[drarry]游乐园(一发完)

上接

婚礼

游乐园向来是他最不爱去的地点top3。
闹得翻天的熊孩子们,刺破耳膜的尖叫,到处乱窜穿着不知所云的垃圾表演服的工作人员,想想他就头疼。
“父亲,我刚刚看见了阿不思”斯科皮小心的在他面前说着,和他如出一辙的金发乱糟糟的,他刚刚才从那个什么机器上下来,连气都没喘匀,他局促的抚平头发“我能去找他玩吗?”
阿不思波特?那就是说哈利波特也在这儿?
德拉科抬头望向不远处,黑发的小男孩儿正拿着钱眼巴巴的在排队买冰淇淋,他身侧站着一个同样是黑头发的中年男人,他正弯着腰向他的儿子说着什么,万年不变的眼镜片在阳光下折射出一道晃眼的光。
德拉科眯起眼睛,他似乎没怎么变,依然看起来温温和和的,像是岁月从没在他身...

2018-08-30

[待授翻/德哈德]in need of a proper hug(一发完)

In need of a proper hug
Written by faith wood
Translated by Acid

德拉科在拐角处停下了脚步。
“教授,你一定可以帮上忙的!”格兰杰说,她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安。
德拉科想选另一条路来避开愤怒的格兰杰,这总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但然后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被吓到,于是他踏进了通向魔药教室和斯莱特林地窖的走廊。
映入他眼帘的景象是如此令他吃惊。格兰杰站在那怒视着斯拉格霍恩教授,双臂抱着一个奇怪的毛茸茸的小动物,它看上去很不开心也很不安分。
太可爱了!这可能是德拉科一生中见过的最可爱的东西了。它是如此可爱以至于德拉科甚至不为承认它而感到羞愧。因为really...

2018-08-22

[drarry]balance 1~3

更一发!很久以前写的了!

“你只能是我的,哈利。”德拉科宣布一般的说道,黑发巫师挑起了眉,“那你需要亲手证明他”

德拉科认为自己的世界观需要重塑。
德拉科三分钟之前打开了霍格沃茨的校园网,并在贴区看到了最火的一个文帖,标题是“写你不知道的冷门cp——德拉科马尔福×哈利波特”
德拉科承认自己确实在论坛里是个经常被提及的知名人物,并且也时不时和波特相提并论,但梅林在上,在他和波特之前加上cp这两个字母,他还是头一回见。
想来学生们也是出于猎奇心理,纷纷点进来,看结果一吃之下大呼“超级萌,作者大大快更新啊!”日积月累,这个帖子已经相当火爆,不限于霍格沃茨官网,还有全世界的巫师都慕名而来。
他和一个愚...

2018-08-21

[待授翻/德哈德]A present(一发完)

[待授翻/德哈德]A present
Written by faithwood
Translated by Acid

在德拉科谦卑的观点里,送给某人一份圣诞礼物是绝对可以接受的。他当然值得一份礼物。圣诞是欢庆的日子,但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并且也不太可能被任何人所振奋,他也许要自己做到。(cheer him up)
挑选出他的礼物是非常简单的,但实际上想拿到它却需要谨慎的计划。事实上,大部分八年级生都留在了学校里过假期,为他们的NEWTS做准备。这是一个明显的,所有人都站在他这一边的标志。他应该真的做到它。(这句没看懂。是字面翻译了一下。)
在12月25号圣诞节的早上,他会亲吻哈利波特。他所需要的所有东...

2018-08-04

[drarry]无题+化身孤岛的鲸

很久以前写的 当文风练习混个更。

“生日快乐,我的小龙。”他母亲怜爱的注视着他“你瘦了很多。不用这么拼命的。”
父亲与母亲并肩而立,依然不苟言笑,淡漠的灰眼睛盯着他与他如出一辙但有几丝来自母亲的柔和的眼睛,他冷冷的点头,“做的不错。”
德拉科移开视线,呼吸平稳又有力。他笔直的站着,马尔福庄园灿烂的灯影落在他黑沉沉的西服上,无声跃动起炫目的光纹。
他的目光透过父母,像是在注视一片黑暗,又像仅仅是为他的目光找个落脚处。
“谢谢父亲。谢谢母亲。”他略略低下头。
母亲轻松的说,“我真为你感到骄傲。如果尽快找个姑娘,就更好了。纯血……无所谓了。卢修斯!你为什么那么顽固?战争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没有想明白吗?这战争简直...

2018-08-01

[待授翻/德哈德]The punching mistletoes (一发完)

The punching mistletoes
哈利生日快乐!!!!勉强让你稍微攻那么一点(???

Written by faithwood
Translated by Acid
Summury:有时候槲寄生想让你猛揍对方一顿。
(大概就意思就是想离开就得打对方一顿然后亲对方一口)
“马尔福。”
“波特。”
哈利对自己摇了摇头。偶尔在霍格沃茨的空旷走廊上遇见马尔福是不可避免的。他希望这些偶遇可以不那么尴尬,但很不幸的是,他们总是不能简简单单的快速点个头或者简短的招呼。
也许有一天——
哈利的鼻子狠狠地撞到了某样东西,他没法前进了。他面前除了空气别无他物,但他仍然不能通过。他惊恐的触碰着这屏障。
“不,不,不。”...

2018-07-31

[drarry]Endless(一发完)

7.5 

“啪”哈利摸索着按开了客厅的灯。 

他推开护目镜,感到有橘黄的暖光透过眼瞳,没着没落的迷失在他空洞无物的眼睛深处。

 他还能感光——这是现在他的眼睛给他的唯一一个用处,他有些自嘲的想,至少他还没有生活在完全的黑暗里,是件很值得庆幸的事情了。

 只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告知他周围的温暖和明亮,再将他一脚踹进黑暗的深渊。还不如从来没有过希望,永生永世生活在死寂般的黑暗中好。

 身后忽然传来高跟鞋叩击地面的声音,哈利皱起眉,再仔细听了一下。 

头发摩擦衣物的窸窣声,魔杖收进衣袋内的轻微摩擦声。

 肯定是赫敏了...

2018-07-20

[drarry]婚礼(一发完)

6.30


请柬。
俗到无药可救的大红色。烫金文字镂空雕花,流转着若有若无的金红色——生怕别人不知道喜结连理的是对格兰芬多似的。
他几乎怀疑是哈利波特那混蛋特意送到他手里恶心他的。
他确实不太舒服。照片里的哈利笑得很羞涩,就算看见了马尔福也丝毫不影响他搂着未婚妻金妮的幸福表情。
他拍上请柬,烈火熊熊就危险的悬在魔杖边——但是他硬生生的忍住了。
出于该死的外交和社会关系,他,德拉科马尔福,作为新纯血派的一个出众代表,无论如何都得参加哈利波特的婚礼。还必须奉承巴结讨好,包上一个大个的红包送上一堆心疼的令他牙酸的礼物。
局势所迫,即使他再不情愿,也不得不这么做。

婚礼地点就在陋居。
德拉科得承认在恶心他这方面,...

2018-07-17

[drarry]和我走吧

6.24
文风练习写到现在的唯一一篇he

“马尔福先生,您的信。”麻瓜邮差将信递过低矮的门栅,他面前的金发男人冷淡的颔首,像避瘟疫一样躲开他的手,仅仅捏住信的一角,将它抽了出来。
“谢谢。”他微微牵起面部肌肉,多余眼神都懒得施舍。
他退开半步,雕花铁门合上,带起些微震颤。
德拉科扫了眼信封,来自英国魔法部的“例行问候”。
在他接触到信的那一刻,远在英国的那群蠢货就会知道自己依然乖巧的呆在美国某个乡下的破房子里,依然乖巧的过着他该死的麻瓜生活没有试图密谋复活伏地魔也没有聚集残余的食死徒势力推翻他们摇摇欲坠岌岌可危的统治。
他冷笑一声,将信扔回桌上,看起来想给它来个烈火熊熊。
其实他该感激的,而不是像个得不到满足...

2018-07-05

[drarry]slow like honey(一发完)

Slow like honey
进度比我想的快,正好能赶上生日!

01
“sweat house ……er……”


“真是恶俗的名字,”来人毫不留情的指出,“很符合你的审美。”


一大多浅紫色的紫罗兰掉进了坩埚里,那里面原本澄清的稠状糖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无可救药的让人毫无食欲的——紫黑色。


“Fuck!”围着围裙站在落地透明玻璃窗后的黑发男人猛地拍了下桌面,“嘭”一声巨响。


他怒视着来人,而后者耸耸肩,轻松的露出一个“这可不怪我”的嘲讽微笑。


他弯下腰,玻璃窗下是一个很小的窗口,方便他和关顾他店铺的小可爱们交流,“你他妈就是个灾难,马尔福!!你怎么找到这来的??”


德拉科用手指敲打着...

2018-06-05
1 / 4

© 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