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近期萌DH keep calm and drarry on!!!!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待授翻/德哈德]A present(一发完)

[待授翻/德哈德]A present
Written by faithwood
Translated by Acid

在德拉科谦卑的观点里,送给某人一份圣诞礼物是绝对可以接受的。他当然值得一份礼物。圣诞是欢庆的日子,但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并且也不太可能被任何人所振奋,他也许要自己做到。(cheer him up)
挑选出他的礼物是非常简单的,但实际上想拿到它却需要谨慎的计划。事实上,大部分八年级生都留在了学校里过假期,为他们的NEWTS做准备。这是一个明显的,所有人都站在他这一边的标志。他应该真的做到它。(这句没看懂。是字面翻译了一下。)
在12月25号圣诞节的早上,他会亲吻哈利波特。他所需要的所有东...

2018-08-04

[drarry]无题+化身孤岛的鲸

很久以前写的 当文风练习混个更。

“生日快乐,我的小龙。”他母亲怜爱的注视着他“你瘦了很多。不用这么拼命的。”
父亲与母亲并肩而立,依然不苟言笑,淡漠的灰眼睛盯着他与他如出一辙但有几丝来自母亲的柔和的眼睛,他冷冷的点头,“做的不错。”
德拉科移开视线,呼吸平稳又有力。他笔直的站着,马尔福庄园灿烂的灯影落在他黑沉沉的西服上,无声跃动起炫目的光纹。
他的目光透过父母,像是在注视一片黑暗,又像仅仅是为他的目光找个落脚处。
“谢谢父亲。谢谢母亲。”他略略低下头。
母亲轻松的说,“我真为你感到骄傲。如果尽快找个姑娘,就更好了。纯血……无所谓了。卢修斯!你为什么那么顽固?战争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没有想明白吗?这战争简直...

2018-08-01

[待授翻/德哈德]The punching mistletoes (一发完)

The punching mistletoes
哈利生日快乐!!!!勉强让你稍微攻那么一点(???

Written by faithwood
Translated by Acid
Summury:有时候槲寄生想让你猛揍对方一顿。
(大概就意思就是想离开就得打对方一顿然后亲对方一口)
“马尔福。”
“波特。”
哈利对自己摇了摇头。偶尔在霍格沃茨的空旷走廊上遇见马尔福是不可避免的。他希望这些偶遇可以不那么尴尬,但很不幸的是,他们总是不能简简单单的快速点个头或者简短的招呼。
也许有一天——
哈利的鼻子狠狠地撞到了某样东西,他没法前进了。他面前除了空气别无他物,但他仍然不能通过。他惊恐的触碰着这屏障。
“不,不,不。”...

2018-07-31

[drarry]Endless(一发完)

7.5 

“啪”哈利摸索着按开了客厅的灯。 

他推开护目镜,感到有橘黄的暖光透过眼瞳,没着没落的迷失在他空洞无物的眼睛深处。

 他还能感光——这是现在他的眼睛给他的唯一一个用处,他有些自嘲的想,至少他还没有生活在完全的黑暗里,是件很值得庆幸的事情了。

 只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告知他周围的温暖和明亮,再将他一脚踹进黑暗的深渊。还不如从来没有过希望,永生永世生活在死寂般的黑暗中好。

 身后忽然传来高跟鞋叩击地面的声音,哈利皱起眉,再仔细听了一下。 

头发摩擦衣物的窸窣声,魔杖收进衣袋内的轻微摩擦声。

 肯定是赫敏了...

2018-07-20

[drarry]婚礼(一发完)

6.30


请柬。
俗到无药可救的大红色。烫金文字镂空雕花,流转着若有若无的金红色——生怕别人不知道喜结连理的是对格兰芬多似的。
他几乎怀疑是哈利波特那混蛋特意送到他手里恶心他的。
他确实不太舒服。照片里的哈利笑得很羞涩,就算看见了马尔福也丝毫不影响他搂着未婚妻金妮的幸福表情。
他拍上请柬,烈火熊熊就危险的悬在魔杖边——但是他硬生生的忍住了。
出于该死的外交和社会关系,他,德拉科马尔福,作为新纯血派的一个出众代表,无论如何都得参加哈利波特的婚礼。还必须奉承巴结讨好,包上一个大个的红包送上一堆心疼的令他牙酸的礼物。
局势所迫,即使他再不情愿,也不得不这么做。

婚礼地点就在陋居。
德拉科得承认在恶心他这方面,...

2018-07-17

[drarry]墓园

6.29
(这是我写到现在最满意的一篇了!)

这儿似乎一年到头都是如此。
哈利端着黄油啤酒,坐在破败的小酒馆的窗边。玻璃上蒙着一层黏糊糊的,像油腻,还是灰尘一样的东西。
天空晦暗不明,就像这玻璃似的,笼着一层铲也铲不掉的死气。
哈利似乎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好笑,本来这就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墓地,不同于戈德里克山谷的所谓英雄墓园,难不成指望它窗明几净,生机勃勃不成?
灰蒙蒙的生活,毫无可取之处的人生,不值一提的来,不值一钱的死。
葬在这的所有人都只配得上这灰蒙蒙的环境。
真的吗?哈利木然的反问自己,那样骄傲,甚至自负的,那样张扬,甚至跋扈的……不过也是,一个公认的叛徒,一个公认的邪恶者。公众没有挫骨扬灰已是最大仁慈,遑...

2018-07-06

[drarry]和我走吧

6.24
文风练习写到现在的唯一一篇he

“马尔福先生,您的信。”麻瓜邮差将信递过低矮的门栅,他面前的金发男人冷淡的颔首,像避瘟疫一样躲开他的手,仅仅捏住信的一角,将它抽了出来。
“谢谢。”他微微牵起面部肌肉,多余眼神都懒得施舍。
他退开半步,雕花铁门合上,带起些微震颤。
德拉科扫了眼信封,来自英国魔法部的“例行问候”。
在他接触到信的那一刻,远在英国的那群蠢货就会知道自己依然乖巧的呆在美国某个乡下的破房子里,依然乖巧的过着他该死的麻瓜生活没有试图密谋复活伏地魔也没有聚集残余的食死徒势力推翻他们摇摇欲坠岌岌可危的统治。
他冷笑一声,将信扔回桌上,看起来想给它来个烈火熊熊。
其实他该感激的,而不是像个得不到满足...

2018-07-05

[drarry]意识流

6.22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哈利。”

 哈利稍稍侧过头去,窗外有裹挟着腥气铁锈味的热浪翻涌而过,像是一个以天地为边界的巨大焚化炉。 

为什么血都是一个味道呢?哈利恍惚的想,蒙尘的玻璃上隐隐的映出他身后的棕发女人。 

他分辨不出是谁的血。是他的朋友的,还是他的敌人的。

 所以他学会了漠视,漠视一切创伤,一切死亡。

不只是他敌人的,包括他朋友的,包括他自己的。 

“今天还算是个好天气”女人没话找话的说,她干巴巴的笑了,“出去走走?”

 哈利看着不远处,一只落在了裹着黑袍子里的人脚边的麻雀,灰不溜秋,毫不起眼。...

2018-07-02
1 / 5

© 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