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近期萌DH keep calm and drarry on!!!!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drarry]墓园

6.29
(这是我写到现在最满意的一篇了!)

这儿似乎一年到头都是如此。
哈利端着黄油啤酒,坐在破败的小酒馆的窗边。玻璃上蒙着一层黏糊糊的,像油腻,还是灰尘一样的东西。
天空晦暗不明,就像这玻璃似的,笼着一层铲也铲不掉的死气。
哈利似乎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好笑,本来这就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墓地,不同于戈德里克山谷的所谓英雄墓园,难不成指望它窗明几净,生机勃勃不成?
灰蒙蒙的生活,毫无可取之处的人生,不值一提的来,不值一钱的死。
葬在这的所有人都只配得上这灰蒙蒙的环境。
真的吗?哈利木然的反问自己,那样骄傲,甚至自负的,那样张扬,甚至跋扈的……不过也是,一个公认的叛徒,一个公认的邪恶者。公众没有挫骨扬灰已是最大仁慈,遑论身后荣辱。
哈利站起身,穿过稀稀拉拉几个疲惫而绝望的上坟人,迈出了酒馆。他感到压抑,甚至有朝无辜路人发射恶咒的隐秘犯罪欲。
但他没有。
他被困住了——什么都是平淡,而且压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有时候他甚至想葬在这儿,和这些寡淡无味的人一起,和……那个人一起。
但是他不能。他必定会被葬在英雄墓园,供后人参观敬仰。
没有不能不可以,他现在的生活只剩下了这些词。
哈利穿过一排一排一矮小的石头墓碑,有的旁边放了花,有的却蒙了厚厚一层灰也没有人打理。
比如他面前这个。
哈利蓦地刹住步伐。他看到一个小女孩正往墓碑上小心的放着一朵小白花。
那花是那么小而柔弱。风一吹就散了似的。
“你乱放什么?晦气不晦气!!”女孩身边是个穿黑裙子的女人,她头发散乱,面色憔悴,又是一个灰蒙蒙的寡淡女人。
她回过头扫了眼哈利,拿起了那朵花,用力的扯断几片沾了灰的花瓣,随手扔下,拉着女孩匆匆离开了。
白色的花瓣在空中旋转,飞舞,像是整个世界的唯一一抹亮色。
哈利施了个漂浮咒,他几步上前,将花瓣拢在手心,小心翼翼到不敢用力。
他怕……他也不知道在怕些什么。
只要他想,大片大片的白花可以堆满整个墓园,更何况这几片小小的都泛了黄的花瓣。
他没有。
他想对着积满了灰的墓碑放声大笑说你活该落到这个众叛亲离人人唾弃的下场连高兴看你一眼的人都没有谁还会来给你送花?他想摆出一副趾高气昂的上位者姿态告诉他是你最瞧不起看不上的圣人波特好心来看看你省的你被历史彻底遗忘。
哈利漠然的盯着那灰扑扑的石头墓碑。没有照片,没有遗物,只有一个名字,昭示着这个人曾经在这世界上存在过留下过他的痕迹。
他抛下花瓣,看着它们从空中飘飞而下,落到墓碑前。
“有个女孩送给你的”哈利开口道“你痛哭流涕吧”
四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也没有风,像按了暂停键一样精准的静止着。
长久的沉默,哈利再说不出第二句话,无话可说,也无法可说。
他只是站着,视线一动不动的落在那个名字上,像一尊雕塑,铁水浇出的外表和内里。
“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哈利忽然开口,声音嘶哑“所有你曾是光明方的证据,被你一把火全部烧完,损己利人的事情你可从来不做”
“以伏地魔左膀右臂的名号死在战争中是不是感到很荣幸?”哈利盯着半截已经沾灰的花瓣“我以为你是为了求生所以投向光明方……既然你不是……”
“德拉科马尔福,我从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在做什么。”
哈利又顿住了,他好像困惑的盯着那名字。
“我都不知道,那还有谁能知道啊……”
他慢慢的滑坐下来,也不在意衣服上沾了灰,“战争过去好多年了,现在一切都差不多重建完成,走上了正轨。”
他又沉默了,似乎这几年的变化,只用这一句话就能完全概括,又找不出与他有交集的朋友和亲人的近况可以告诉。
“我感到很压抑”最终,他自嘲地说起了自己“真的。”
“和你没太大关系,别想多了”他低头拍掉裤脚上沾上的灰“有时候我也想死。一个刀砍咒或者别的伤害咒语,我就能如愿以偿。”
“但我还活着,还耀武扬威的凑到你面前和你絮叨这些废话。我还活着,不为什么,也不为谁。只是不想辜负那么多人的努力,那么多人的鲜血和生命。”
“还有你的一份吧。”哈利平平的补充。
他站起身“我什么都没带,没花没吃的没喝的,本来我是寻仇报复来的,但是我觉得很没意思。”
他又站了一会儿。
忽然风起。
哈利最后一句轻如叹息一般的话被风吹散。
没人听见,也永无人知晓。

写的很难受……因为当时心情也很差……越写越难受……orz

下个练习是婚礼 be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