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近期萌DH keep calm and drarry on!!!!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drarry]和我走吧

6.24
文风练习写到现在的唯一一篇he

“马尔福先生,您的信。”麻瓜邮差将信递过低矮的门栅,他面前的金发男人冷淡的颔首,像避瘟疫一样躲开他的手,仅仅捏住信的一角,将它抽了出来。
“谢谢。”他微微牵起面部肌肉,多余眼神都懒得施舍。
他退开半步,雕花铁门合上,带起些微震颤。
德拉科扫了眼信封,来自英国魔法部的“例行问候”。
在他接触到信的那一刻,远在英国的那群蠢货就会知道自己依然乖巧的呆在美国某个乡下的破房子里,依然乖巧的过着他该死的麻瓜生活没有试图密谋复活伏地魔也没有聚集残余的食死徒势力推翻他们摇摇欲坠岌岌可危的统治。
他冷笑一声,将信扔回桌上,看起来想给它来个烈火熊熊。
其实他该感激的,而不是像个得不到满足的十足怨妇。
至少他还活着,还衣食无忧,生活平静的活着。
德拉科深吸一口气,将耳边的凄厉哭喊湮灭到最阴暗角落。
他站起身,将信收到了抽屉里,那已经有满满一沓了。今天是个好天气,在伦敦的时候,他会和父母一起出去野营或者别的什么,但他现在,一个人在麻瓜生活区,没有魔杖,只有一座孤零零的老屋,和一片他不常打理的花圃。见鬼了他才会想出门。
想到这儿,他往窗外看,满园的郁金香在风中摇曳,窗开了条小缝,柔和的花香就这样澄明的吹进他呼吸里。
美好的不像是真的。德拉科恍恍惚惚的想,在瞥见门口的人影的时候,他更是坚定了这个想法。
“呃……没有打扰你的赏花时间,我猜?”
绿眼睛的人站在门口,他正费力地清理着脚底因步行而来沾上的泥巴,汗珠顺着脸颊滑落到他陈旧但尚且干净的地毯上。
“刚比完赛顺路来看看我们的马尔福先生”他指指队服。
“这防御做的太差了。我不干傲罗好多年也都随便破开了,他们到底有没有认真对待你啊!”他絮絮叨叨地说,一边换了鞋,一边将扫帚搁在一旁的置物架上。
他变了好多,和他记忆里依旧鲜明的瘦小又苍白的男孩实在是天差地别。似乎所有人都在成长,所有人都在变化,只有他还停留在那段岁月里,驻足不前。
但他也没想过要前进。
德拉科抬起手阻止了救世主自来熟的行为,“你从哪知道的我的住处?”德拉科声音毫无起伏,“魔法部就这么对待我的隐私吗?”
“宁可呆在麻瓜堆里,也不和我一起回魔法世界?”哈利也没有生气,作为公众人物,这么些年他早就习惯应对各类刁钻为难的问题。
“20年,波特,”德拉科抽出一沓信。“庭审那天你也在”
哈利狡黠的笑了“规则意识很强哦马尔福。”
“黄金男孩面前没有规则,”德拉科嘲讽的挑起一边唇角,“我早就明白了”
“你要不要和我走?”哈利问,他的手搭在了扫帚上,看起来随时可以腾空而起远远的甩开这恼人的一切。
“我不……“”拒绝的话已到嘴边,哈利不由分说的挤进前厅。
他抓住德拉科的手,“和我走还是我留下来?”
“你就非要挤进我的生活吗?”德拉科脸上终于露出了厌倦,“停止你乱洒的圣人光辉吧,波特。打从一开始我就不想和你产生任何瓜葛,现在也一样。”
哈利动作丝毫不放松,“你在撒谎,马尔福。”
德拉科盯着那双绿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最终叹了口气,抽出自己的手,“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波特,我和你早就该明白了。并且我以为你会比我更了解那么一些”
“我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但我热衷于挑战任何你认为不可能的事。”他微笑着“格兰芬多你知道。”
“我挺喜欢这儿的,最起码这花不错。”德拉科沉默良久,最后干巴巴的挤出这一句话。
“和我走吧,我那有更多的茉莉,也有郁金香”
“你听起来像个人贩子,波特。而且照你的职业来看,他们大概早就化成一堆残花败柳了。”
“反正有你打理了,马尔福,他们都惨遭我毒手好几年了”
“终于讲实话了吧。”
笑声混合着微风,远远的从树梢,从天空中飘来。
是久违了的天空啊。


后半部分基本瞎jb乱写了……
本没想he的但想想全是be也太丧了……
下一个练习是葬礼 提前预警一下 我觉得很刀……orz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