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扩列!!!]qq 1724147355
期待每一个小天使的扩列啊QAQ!!!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常驻文圈/手写圈/古风圈 极少出cos
本命小曲儿。
盗笔/全职/凶宅/黑篮/魔道/勇漫/冰上的尤里/凹凸/HP
最近萌DH 德哈甜过初恋!!!!!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喻黄]论化敌为友的科学性和可行性06(完结)

论化敌为友的科学性和可行性06(完结)

黑道老大鱼*杀手天

有ooc 有私设

狗血雷

前文走主页!


他觉得,喻文州肯定是看穿他此行的目的了。但是这个剧情走向怎么会歪到他是喻文州心上人这种恐怖的情况。

不过,他内心竟然没有一丝抵触的情绪。

这可不太妙。

在这种令人惊恐的剧情中,黄少天居然还能找到自己原来的定位,他都佩服他自己。

正想着,喻文州就带着一丝温和疏离的微笑回来了。

司机惊恐的看着他,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黄少天,满脸写着“卧槽老大又发飙了你自求多福”

黄少天僵硬的找话题“你……有说什么吗?”

喻文州把那一丝掩藏在微笑后的冷意小心的藏好,很冷静的回答“对我生日宴的布置有些分歧,没什么。”

有点?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我好不爽我想杀人”的气息是什么啊?
喻文州看向他,“你回家吗?”

黄少天丝毫没犹豫,“不回。”

人均几平米和人均一百平无论是谁都会选后者吧?

再者……他也有点自己的私心。

喻文州的笑终于有一丝沁入了眼底,“好。”

司机很有眼色的一声不吭的开车,把他们送到家之后迅速的滚了。

 

他们进了喻文州的别墅之后,喻文州忽然反身把黄少天搂住。

喻文州手上没加什么力气,似乎是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可以来抱住面前的人。

以黄少天的手劲,推开喻文州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但他在瞬间反应过来之后,没有一点要推开的冲动,甚至犹豫着把手环在喻文州的身后。

喻文州好像呢喃着自言自语“你……不杀我吗?”

黄少天苦笑了一下,看来自己的演技还是要好好练。

“我想。”黄少天很坦诚,“但我……”

喻文州笑了笑,“你,来参加我的生日宴吧。就装作要杀我的样子。”

黄少天心想,我本来就是要杀你啊。

喻文州在黄少天耳边低声道“其实到现在告诉你也没什么……其实你的任务,是我让你顶头上司发的。他一直知道你的身份,只不过从来不戳穿,因为你是很锋利又很称手的一把刀。”

太好了。原来自己臆想纠结半天的事情结果是场自导自演的戏。

等会儿?为什么会有人丧心病狂到让人来谋杀他?!这是什么情趣?

黄少天目瞪口呆,一向运转高速的脑袋史无前例的卡壳,“等下,等下,你不怕我一见你就一枪打死你?这样有什么意义?”

喻文州依然维持搂着黄少天的姿势,闻言低低的笑了数声,“不怕。因为我了解你。你不是会这样贸然出手的性格。”

黄少天看上去更懵逼了,“你……你了解我什么?而且你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喻文州淡淡的道“现在社会各界很混乱,不做场戏,我怎么脱身。”

黄少天很诚恳的道“其实你不告诉我更好,我的演技,你是知道的。”

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示意他安心,“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

这句话,熟悉的语音语调,面前的人坚定又认真的神色,黄少天眼前依稀划过几个场景,却又什么也抓不住,只是觉得,这句话他们一定在某个场合说过,并且是真实的做到了,把后背交给对方。

恍惚着,喻文州就放开了他,“不早了,去睡吧。”

 

 

接下来的几天喻文州连轴转的忙,等他稍微能松口气的时候,他的生日宴就到了。

黄少天扒拉出了他的衣服,又眼巴巴的看着喻文州,“我这样……是不是不正式啊?唔,这么多人,我一定要给一个最酷炫的侧脸。”

喻文州哭笑不得,“你平时怎么样今天就怎么样吧。”他顿了顿,又抬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你一直……都很可爱。”

黄少天猝不及防被撩了一句,内心悄悄甜成了一朵花,然后咳嗽了一声,装出了一副“老子处变不惊”的表情。

喻文州对着镜子整了下西装,“走吧。”

黄少天惊恐,“我们,一起?你不要紧吧?”

喻文州笑着拍了拍脑袋,“太紧张。我先走。”

黄少天点头,看着喻文州笔挺的背影,忽然觉得这个场景万分眼熟。

但他没有多想,无所事事的等了半个小时,也悄无声息的跟了出去。

 

到了生日宴的地点,饶是黄少天这种自认见过不少大场面的人,都情不自禁发出了“卧槽这世道有钱人怎么那么多!”

先不说前呼后拥的啤酒肚,就单单看地下室那车的排场,黄少天默默在心里估价,猛地发现,他省吃俭用的积蓄,都够不上这些车总价的一半。

黄少天是名义上的杀手,不能明着露面,于是就无所事事的在各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游荡,等着喻文州的消息。

喻文州的消息一向很简明,“走。”

黄少天勾起一点笑,将手机放好,身形极快的向宴会厅走去。

大门不能走,从大门走穿到主位危险系数太大。黄少天眼睛眯起,电光火石之间错开步伐,转进偏门。

偏门是用来上菜的专门,站着几个服务员装扮的姑娘,看到黄少天的出现,眼睛都没眨一下,表现的极为淡定。

黄少天面无表情毫不手软准备一手砍晕一个,手还没落下去,那几个姑娘轻声朝他比嘴型,“快走,我们是喻总的人。”说着,一个接着一个带着得体的微笑,端着菜出去了。

体态轻盈的姑娘穿梭在各个席位之间,黄少天站在暗处,等那几个姑娘有意无意的挡住几个一看就是狠茬的人物的视线的瞬间,猛地发力,蹬住墙壁,在空中转了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随手从腰侧拔出匕首,手稳稳的握住,不过是眨眼之间,喻文州就已经在他攻击范围内了。

他手一点也没抖,但凭着职业杀手的敏锐视线,一下就瞥见了在侧门处立着一个黑影,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喻文州心口。

这也是喻文州的安排吗?还是……

黄少天几乎一瞬间就拿定了注意,不能拿喻文州冒险。

他收刀向后退了一步,反扣住喻文州的肩,手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竟然硬生生把喻文州从座位上拎了起来,情急之下他挡在了喻文州身前,把后背留给了喻文州。

几乎与此同时,子弹呼啸而来。

如果黄少天此时扭一扭头,就会看到这辈子最惊慌失措的喻文州,素日的平静从容不知被扔到了哪个犄角旮旯,几乎是明晃晃的把情绪写在了脸上。

温热的红色液体喷了喻文州一身,场面一瞬间失控。

那个黑影见一击没得手,皱了皱眉,明智的抽身急退,匆匆来匆匆去,就好像从没出现过。

各界的大佬们身边都被保镖们团团围住,桌椅餐具打翻在地的闷声和破裂声一下一下刺激着人的耳膜,尖叫和呼救声不绝于耳,宴会厅外服务员和客人在匆匆撤离。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将涣散的目光艰难的对准焦,他听到自己颤着声音,“追出去,抓活的。”

他怎么可以拿黄少天冒险?!

这颗子弹,再一次,落在了黄少天的身上。

他的血再一次喷洒了喻文州一身。

喻文州弯下身,轻轻抱起黄少天,他感觉得到他的手在不住颤抖,在面对尔虞我诈的商业交往时,他端着酒杯的手不曾,在面对无数企图暗杀他的人面前,他握着枪的手不曾。

只有面对黄少天,只有他。

驱车直往他的私人诊所,平日里稳当的开车技术早就被扔到九霄云外,只要能尽快到,他什么都顾不上。

 

 

黄少天意识朦朦胧胧之间,只觉得有什么不断的想挣脱记忆的束缚,直到触到喻文州温热的呼吸,有些东西终于挣开了锁死的闸门,洪水似的往外狂涌。

“文州,我穿西装好看吧?”面容年轻些许的黄少天对着镜子整着西装,偏头问身侧的喻文州。

喻文州伸手把他系的乱七八糟的领带重新调整好,含笑点头,“好看。你怎样都可爱。”

黄少天推了他一把,“喻总,赶紧走吧!别墨迹了!”

喻文州低头吻了吻黄少天的脸颊,给了他一个微笑。

黄少天忽然有些不安,“你说……你就带我一个……我……可能保护不好你。”

喻文州很从容的微笑,“我相信你。”说着,转身离开了,留给了黄少天一个笔挺的背影。

 

画面一转,一身黑西装的黄少天作为喻文州的副手站在他身侧,表情不耐的陪着喻文州四处敬酒,四处虚与委蛇,好几次差点甩手一杯酒泼到那一个个油光满面的脸上。

转折就发生在这一刻。

黄少天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无法做任何多余的思考,猛地欺身扑向喻文州,实打实的受了这一枪,飞溅的血喷了喻文州一脸一身,那一瞬间喻文州的神色几乎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面前的场景都开始远去,黄少天眼前似真似假的影像归于黑暗和沉寂。

 

“您……当初把他送到他手下当杀手,不就是为了向外界表态他和你不再有关系了吗?可是,这样一闹,您这些年为他做的不都白费了?”

“是啊。”

“可是他……那个杀千刀的却拿黄少天当幌子,自己还安排了另一个杀手来杀你,正好一箭双雕,以黄少天背叛他的借口,明目张胆的做掉他。”

“可他却不会想到,他手下得力的杀手,都是我的人。郑轩,我处理好他之后,这个位子,就给你吧。”

“文州……你……”

 

黄少天颤了颤眼睫,刺目的日光不要钱似的灌入他的眼睛,晃得他眼睛半睁半闭,死活看不清周围的环境。

有一阵脚步声和关门声,闹了一阵又安静了下来。

黄少天用一侧肩膀用力,想坐起来,立刻就有一只手伸了过来扶住了他。

“别动。”嘶哑的嗓音,听起来像是抽了一宿烟又许久没说话。

黄少天一激灵,迟疑着问“喻……”

喻文州手忙脚乱的按铃,脚下却被满地的慰问品绊的一个趔趄。

“你怎么了?”记忆灌入脑海,黄少天猛地坐起来,“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

剧烈的疼痛从肩胛处传来,他倒抽一口冷气,意识瞬间清明,也终于看清了眼前的场景。

他从没见过喻文州如此狼狈的模样,无论是失忆前还是失忆之后。

西装还是那天的,沾到了他的血,已经成了棕褐色,领口松松垮垮,领带也被他随手扯掉了。

记忆中的喻文州一向注重保养,可现在他眼底下有明显的黑眼圈,眼睛里全是血丝,看起来颓废的可怕。

喻文州看着他半晌没吭声。

黄少天带着点讨好的神色对喻文州道“你……是不是生气了?说起来,我已经毁了你两个生日宴了,确实是我对不住你。”

喻文州猛地抬头看向他,“你……”

黄少天想故作轻松的耸肩,结果动作没成型,就痛得一哆嗦,声音也连带着颤了颤“我……想起来了。”

喻文州闷声“我不是气这个。我的生日宴过不过,都一样。我只要……”

我只要你没事。

黄少天有点得意的扬起嘴角,“我才不会和之前一样傻,我好不容易又认识你,万一我又重伤忘了你,鬼知道你要到何年何月来找我。我帮你挡枪的时候,特意调整过角度,以他那时候的角度,绝不会打中我的要害。”

喻文州终于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的微笑,虽浅,却是真真实实的微笑。

他弯下腰,吻了吻黄少天有些泛白的唇。

“以后,我们一直在一起。”

“可以离开这个城市,离开这个国家,到你喜欢的任何地方去……”

没有原来你所接触的任何的黑暗。

从此,我们的世界只有光明。

 

让我依依不舍的,不止你的温柔;

余路还要走多久,你攥着我的手。

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我从未忘记你。

 

——FIN——

 

论化敌为友的科学性和可行性

只要你有个心脏脏的攻就好啦!

 

 

我的天我竟然写完了!!不可置信!!!让我下楼去跑圈憋拦我谁都别拦我!!

我的字数又爆了我原来只想写四五千字的短篇的!一不小心就破万了我的天!!(爆肝吐血.gif

最后,祝我的鱼生日快乐。

现在的他不会知道,他即将承担起整个蓝雨,即将背负起前所未有的重任。

但,蓝雨的夏天,总会到来不是吗?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小天使!

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我就不掐点了今天也算两更www不要脸求夸!

评论
热度 ( 32 )

© 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