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近期萌DH keep calm and drarry on!!!!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喻黄]论化敌为友的科学性和可行性04

论化敌为友的科学性和可行性04

黑道老大鱼*杀手天

有ooc有私设

狗血雷

前文走主页!


喻文州小心的停好车,自己先下了车,准备来扶黄少天。

黄少天脸色一黑,用上了他最快的速度开门下车,让黑道老大扶他,说出去该要被他的手下怼到死。

喻文州挑眉,“怎么?不是痛到走不动吗?”

黄少天讪讪的笑“也没那么娇弱。”

“你倒是坦诚。”喻文州向他招招手,“走吧,不要我上药的话,就进来喝杯茶再走吧。”

黄少天浑身一抖,抬头看“我的妈……”他心里不禁感叹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他住几十平米的小屋子还得和仨人挤,他倒好一个人占了他们人均面积的十几倍。

跟着喻文州走进去,令黄少天有点吃惊地是,整个屋子看起来很干净,很整洁。

喻文州看了看他毫不掩饰的震惊神色“怎么了?”

“太干净了……不像一个……”黄少天接过喻文州泡好的茶,喝了一口。

喻文州又是轻轻的笑,“不要总是重复我的身份,你这样我很想在你的杯子里放点什么。”

黄少天刚刚喝下一口,闻言猛的呛住了,“咳……咳咳咳,这算……威胁吗?”

喻文州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面对喻文州,这个心思很深的人,总是不知不觉的会放下防备,总是下意识的觉得,这个人不会伤害自己。

可是,明明他们才认识没多久。

黄少天被外套里的匕首硌得慌,同时他心里也无端的发慌,他想,到时候他可能会下不了手。

他想了想,还是脱下了外套,假装在脸侧扇了扇风,“有点热,你这儿空调效率真高。”

喻文州意味不明的眼光扫过了他不自然的神色,忽然道“有没有人说过你说谎的时候喜欢下意识的抓着衣角?”

黄少天:“……”

喻文州微微笑着走近他,含笑看着他越来越僵硬的神色。

直到距离已经近到无法再近,黄少天居然奇迹般的没有推开他,而是一直神色僵硬的看着他靠近。

黄少天有一瞬间居然庆幸自己把外套脱了,不然他可没法保证他会不会以杀手的条件反射直接一刀戳进去。

不过他到底在庆幸什么呢?庆幸自己完不成任务吗?那后果自己都没办法想。

他出道以来,出的任务永远一次得手百发百中从未失手更别说失败。

黄少天转了转目光,落到了喻文州近在咫尺的脸上。

他不是很明白为喻文州这个身份,为什么脸还生得那么好看,干干净净的,又总是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让人完全无法对着他生气,他更是没办法想象他生气时候的样子。

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黄少天稳了稳心绪,“怎么了?突然靠那么近?”

喻文州闷声笑,“黄少天,你知不知道正常人对于这种距离会很有戒心所以会条件反射的退后,而不退后的,不是心里有鬼……”他顿了顿,“就是你喜欢我。”

(这句话ooc了不好意思见谅。)

黄少天“……”他是该承认前一项还是后一项?真是难以决定啊。

等等等会儿?

喻文州好整以暇的直起身子,手拂过他的头发,“有灰尘。”

黄少天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神他妈有灰尘,怎么不说有头皮屑还让他更能相信一点。

还好身体素质够好,他面无表情“哦。”

喻文州笑了笑,“你特别可爱,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只不过他现在不记得我了。”

这他妈是失忆梗?可不可以再狗血一点?

(天天你不说出来会死是吗……

黄少天愣愣的回答“哦,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

其实莫名的他心里有点不大舒服。

喻文州抬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你要回去么?”

黄少天有点疑惑“什么时间差不多?”

喻文州好脾气的笑了笑,“我有点事情。”

黄少天眼睛嗖的亮了,这半天喻文州实在闲的可怕,差点让他以为黑道老大就这么好当。

他踌躇,“介不介意我……陪你?”

喻文州一直冷静的表情有一丝裂开的痕迹,脚步也微微趔趄了一下,“……”

黄少天带起一个笑,“如果……介意……,就算了吧。”

他算是看明白了,喻文州一直喜欢着已经不记得他的那个人,他都表现的那么明显了,自己居然等现在才发现,实在是有辱杀手界剑圣的名号。

喻文州好整以暇回身,“如果你可以接受,就来吧。”



今天两更快夸我www

评论 ( 4 )
热度 ( 50 )

© 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