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扩列!!!]qq 1724147355
期待每一个小天使的扩列啊QAQ!!!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常驻文圈/手写圈/古风圈 极少出cos
本命小曲儿。
盗笔/全职/凶宅/黑篮/魔道/勇漫/冰上的尤里/凹凸/HP
最近萌DH 德哈甜过初恋!!!!!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喻黄]论化敌为友的科学性与可行性01(2017喻文州生贺)

论化敌为友的科学性与可行性01

黑道老大鱼*杀手天

一个伪相爱相杀的故事

有ooc 有私设

 依然狗血依然雷


夜色很深。

黄少天旋身躲进一片黑暗,夜色中一片昏沉,只有他泛着冷意的眼睛是唯一的光源。

他飞快地把沾血的匕首插回腰侧,撇了撇嘴角,似乎是在不满任务的难度。

“一帮废物,这个死肥猪还要我亲自动手。”黄少天冷笑了一声,抬头望了望天色,随即转身隐入一片黑暗。

 

“孩儿们我回来了!”黄少天一脚踹开摇摇欲坠的大门,随手脱下被喷了一身血的衣服,自顾自的倒了杯水,一口灌下去。

如果说工作时的黄少天是不近人情的恶魔,那么平时的他可以把人聒噪的恨不得他立地成佛。

然而平时他一回来,和他一道住的几个就会跳起来要么碎碎念心疼迟早要掉下来的门,要么唠叨他也不知道给他们带点吃的,只有这次,他们却出奇的沉默。

黄少天看没人接他的话茬也有点疑惑,凑过去问了句“咋了?又有什么任务了?”

徐景熙沉默的把上头的任务推给黄少天看,黄少天一边念叨着“不是刚搞定一个怎么又来了还让不让人活……”一边一目十行的过了一遍统共只有两行字的任务,也一致的沉默了下来。

目标:喻文州

两个月之内,对方很谨慎,建议潜入内部。

 

喻文州?!自家顶头老大脑子坏掉了吗?谁给他的胆子动喻文州?!

黄少天奇怪的想,喻文州作为黑道老大,不随意杀人罚人,已经做得够仁至义尽了,这几年也都和社会各方面相安无事的相处,道上得罪的人也少,杀喻文州?不仅时机未到,而且,黄少天私心觉得,喻文州坐这个位子还是挺合适的。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那个……今天我有点累,先睡了。”

徐景熙郑轩宋晓齐声喊“黄少!此事非你不可啊!”

黄少天脚步僵了僵,“怎么的?你们被太监附身了?说话这个腔调?”

宋晓准备动之以理晓之以情“黄少啊,你看,这意思摆明就是要色诱啊!你看我们仨一帮大老爷们儿,色诱个啥?”

黄少天趔趄了一下,匪夷所思的看着宋晓,“我说你们是废物还真的准备承认自己是废物了?你这话说的好像谁不是个男的?”

徐景熙肉麻兮兮的蹭到黄少天身边,“黄少,咱们这四个,长得好的就你了,你不上谁上?”

黄少天做了个停的手势,“打住打住,就算我上,就算我色诱,你们怎么知道喻文州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郑轩神神道道“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他喜欢男的还是女的?你长得这么好看,喻文州要是贼心一起……嗯?是吧?”

黄少天忍无可忍,把他当女的就算了,喻文州这个目标还顺带被黑了一把。

杀手的职业素养是什么?该杀人就杀人不对对方进行人身攻击,杀完就走干净利落。

黄少天一直把这句话当成他工作的至理名言,因为有句话不是叫做反派死于话多么?

对于他这种话唠像是天生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杀人的时候就不得不收敛一下和目标攀谈的欲望。

徐景熙终于正色道“我们几个,真的能接这个任务的只有你了。首先,这个任务的危险系数你心里不清楚吗?喻文州什么人?想杀就杀?”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呢?”

郑轩接着道“喻文州很小心,城府也颇深,我们之间随机应变能力够得上的,也就只有你了。”

宋晓看起来还想劝,黄少天一摆手,“行了行了,真是饭桶,我接就我接。”

剩下三个人见劝动了黄少天,迅速对视一眼,谄媚的围了过去,“黄少啊,想吃什么?我给你去买?”

黄少天一脚踹过去,“滚。等等等别滚,回来,下楼给我捎碗面回来,今天累死我了,一个暴发户还搞得那么小心……”

黄少天最终没等到仨人带上来的面,他体力有点透支,神经紧绷了一天,很快就睡着了。

然而可能是暗杀喻文州这件事对他的冲击太大,导致进入他梦境的……

“文州,我……”

梦中的人向他温文尔雅的笑了笑,然后倾身将他搂进了怀里,凑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他看起来很震惊似的,然后发狠似的吻住了喻文州。

黄少天咣一声从床上滚了下来,睡得满身冷汗,从床边拿了杯水一口饮尽,才勉强压抑住自己狂跳的心。

黄少天精神崩溃的捂住脑袋,深吸几口气,轻声道“事实和梦是反的。”

但,事实证明,现实和梦境是反的这种说法也不一定完全正确。

 


评论 ( 4 )
热度 ( 81 )

© 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