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扩列!!!]qq 1724147355
期待每一个小天使的扩列啊QAQ!!!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常驻文圈/手写圈/古风圈 极少出cos
本命小曲儿。
盗笔/全职/凶宅/黑篮/魔道/勇漫/冰上的尤里/凹凸/HP
最近萌DH 德哈甜过初恋!!!!!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瓶邪]情债09

情债09

 首席医师瓶 影星邪

前文走tag

难产了三天才生出来我大概是写了假文……


黑瞎子生快!!!特意加了戏份(你滚


跨出医院大门,本来打了一肚子腹稿的吴邪对着空无一人的医院门口,竟一时失语。

“我已经……过气到这样了吗?”吴邪面无表情的问胖子

胖子把他塞进了车里,“就说你有受虐倾向吧。”

吴邪懒得理他,自顾自拿出手机看微博,热门第一是某位他们公司的前辈拍戏意外正在某个医院治疗。

吴邪放下手机,闭着眼睛,大概想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首先,这位前辈拍戏风格一向严谨而且很注意安全,这次的事故可见不是剧组方面的失误就是这位前辈本身的失误,无论哪点都值得娱记去挖一挖。

其次,时间掐的正好,而且医院并不是仁德,所以用意就很明显了。

显然,是有人因为他要出院所以特意安排的这场事故。

但是想表达什么呢?他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除了帮他解决了一个头痛的问题能得到什么好处?

吴邪摇了摇头索性不去想,等到了招待会上,打好的腹稿总算派上了用场,他进退自如的回答完记者的问题,避重就轻的谈了下这次的受伤,更着重于宣传他的新片《帝王》

招待会结束不久,吴邪翻看着手上的剧本,思考着一会儿要怎么面对黑瞎子,最终还是得出了不和他一般见识的结论。

随随便便宽恕别人不是他的风格,但在不清楚对方目的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剧组。

“我不在这几天大家想我没有?”吴邪笑意盈盈

“大邪啊!可想死你了!来来来,去化妆换衣服,马上开始拍了,喏,等这一幕搞定,你就可以开始了。”江叙的助理很热情的迎上来,礼貌的给了吴邪一个拥抱,然后指了指身后,“你出院要不要请我们吃一顿好的?我们全剧组上下可都指着你呢。”

吴邪露出一个为难的表情,“现在娱乐圈不景气啊,医院的治疗费又贵的吓人……”

“……”助理给了他一个白眼,“今天的戏比较简单,就是情绪流露到位一点,本来这场是动作戏,但正好你出院,就趁热打铁,先拍了这一部分。”

吴邪点头,“好。”

说话之间,那边江叙喊卡的声音响起,有工作人员开始走动。

江叙回头看到吴邪,很热情的向他一挥手,却没有跑上来嘘寒问暖,因为几个主演都已经围上吴邪了。

吴邪被造型师捣鼓着头发,正疼的在心里骂娘,就听见贱兮兮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当即有把剧本扔到他脸上的冲动。

“哟出院啦?好了没?”说着黑瞎子还不怀好意的准备拍拍吴邪的头。

吴邪一歪头看向他,“怎么?看我龇牙咧嘴的做头发很开心?你怎么陪我那点损失?”

黑瞎子作沉思状,“要不请你吃饭?”

吴邪很痛快的点头,“咳,那个江导啊,黑瞎子说要请剧组吃饭,一直到我杀青为止。”他回头向黑瞎子笑了笑。
黑瞎子似乎愣了愣,然后痛心的捂住胸口,“大邪你是要吃穷我啊!我一穷二白两袖清风可禁不起你们这么吃!”

他的话引来了全剧组的一致不屑。

吴邪轻飘飘的拍拍他,“我的精神补偿费,也不高。”

黑瞎子似笑非笑的,没说什么,只是叫了助理让她帮忙定个餐厅。

吴邪笑了笑,状似不经意的道“你助理,跟了你多久?”

黑瞎子向不远处打电话的身影扬了扬下巴,“她吗?从我进这个圈以来就是了。”他顿了顿,“咱们关系这么好了,还要拐弯抹角的问么,她是我公司里的人,不是道上的。”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自带读心术这个天还怎么聊下去!

黑瞎子冲吴邪扬眉,“不和你似的。”

“…………”

吴邪翻了个白眼,对于他的话只是装着不明白,自顾自低头看剧本,强迫自己忘记伤口处传来的阵阵疼痛。

“是不是很痛?”黑瞎子没头没尾的冒出一句。

自己逐客的态度摆的不够明显吗?还是他今天不巧真的瞎了?

吴邪低头看剧本,发现这是一句台词,于是就顺着接下去“你呢?哥哥?”

“你应该是不会痛了,心里只装着毒的人,怎么会痛。”
这一段对话之后是长久的沉默。

寥寥几句话就构建出剧本中的环境,让吴邪有机会去揣摩那一段沉默中所表达的情感。

虽然没有一句台词,但是沉默无疑是所有场景中吴邪最头疼的了,因为情感太丰富,对演员的演技有极高的要求。

但他喜欢这种难以驾驭的感觉,这是他骨子里天生而来的一股冲动,几乎无法克制。

吴邪开始沉思,甚至忽略了伤口的疼痛,也忽略了黑瞎子的离开,直到江叙开始喊各就各位。

再次站在摄像机前,面对着披着黑瞎子外衣的楚落,吴邪几乎有一瞬间的晃神,好像自己就是楚菱,正在和他的亲哥哥交谈。

对话部分不出意外的一条过了,在拍沉默部分之前,江叙喊停,先例行夸了演员一通,然后打发吴邪去好好琢磨情感,争取一次过。

吴邪走进无人的接待室,准备好好思考,就看见有人亦步亦趋的跟了上来,出人意料的,并不是黑瞎子,而是他的助理,胖子。


评论 ( 1 )
热度 ( 3 )

© 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