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扩列!!!]qq 1724147355
期待每一个小天使的扩列啊QAQ!!!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常驻文圈/手写圈/古风圈 极少出cos
本命小曲儿。
盗笔/全职/凶宅/黑篮/魔道/勇漫/冰上的尤里/凹凸/HP
最近萌DH 德哈甜过初恋!!!!!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瓶邪]情债08

情债08

 食用说明:
1.娱乐圈paro 首席医师瓶×娱乐圈影星邪
2.也许瓶邪only ,不知道会不会有黑花,有的话我提前标一下。
3.吴邪变强设定,雷慎。
4.娱乐圈啥的我不了解凭主观印象瞎写,所以bug 欢迎指出。
还有医生这个职业我也不算很了解,一些常识性错误欢迎指出。
5.结局大概……HE?
6.有一些原创角色,不过不大影响主体
7.ooc 的锅我背。

8.可以接受就继续吧

9.前文走tag(鞠躬

难产五个月的情债08我还有什么用(咸鱼.jpg

放寒假了大概是可以恢复日更了!

这么久没写我已经不记得剧情走向了

 

吴邪定了定神,向张起灵露出一个微笑,轻声道:“谢谢。”

张起灵摇了摇头,本来不想说话,犹豫了半秒,还是道:“没关系。”

吴邪握着手机的手顿了顿,“不是应该说……不客气吗”

张起灵似乎愣了愣,低头没说话,重新坐回了原位。

这种无聊的对话会发生在他们身上真是蛮稀奇的。吴邪心想。

他解开了手机锁屏,看了看最近娱乐圈的新闻,据他事发已经过去三天,大众果然还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刷他的事情,映入眼帘的无非是些谁谁出轨,谁谁获奖之类无关紧要的炒作宣传。

他搜了搜自己的名字,头条跳出来的就是自己剧组被砸的事情,标题加粗加黑

“新生代小天王吴邪拍戏遇意外,疑似剧组故意为之。”

好家伙,还借着他的名头宣传了一把《帝王》,很强势。

吴邪往下翻了翻,大抵是心疼他的,猜测事实真相的,吃瓜观众的评论,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名堂,就给胖子发了条消息,“这两天没什么事吧?再让我躺两天。”

隔了一会儿,胖子回消息:“你的通告堆得已经放不下了。”

再过一会儿,阿宁一个电话雷厉风行,“吴邪,你怎么回事啊!我那个时候有事情出去了一会儿,怎么回来你就在医院了?你休息好了没?赶紧滚起来拍戏。”

阿宁嗓门不小,加上本来就是午夜,周围安静的很,吴邪看了看沉默的张起灵,有点拿不准那是睡着了还是没有,就压低了声音,“我说宁姐,现在几点钟?你有点同情心好不好?你们都不用睡觉的?”

阿宁清了清嗓子,也降低了声音,可语气依然不善,“你当助理和经纪人好当?这几天你在医院躺的很开心,我电话快被媒体打爆了,谁管你死了没啊,广告商主办方都在催你。”

三个人,都很默契的没有提及任何道上的事情,其实也无需吴邪去吩咐,他和胖子出生入死那么些年,真有什么事情,连眼神都不用对。

那头阿宁盖棺定论,“明天,明天八点,开记者招待会,把事情说清楚,然后去拍帝王,恩,对了,下午还有个杂志封面要拍,这个推不了,他们已经催的很紧了。”

吴邪听到帝王,一个脑袋两个大,可是作为艺人,他还是得坚持拍下去。

挂断电话,吴邪把手机扔到一边,脑壳开始一阵一阵的疼。

张起灵一直坐着,既没说不可以也没说可以,看着像是睡着了。

吴邪尝试性的叫了一句,“张医生……?”

张起灵慢慢抬头看着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吴邪问“我明天可以出院了么?”

张起灵过了几秒,回答“可以。”

吴邪在内心翻了个白眼,如果他说不可以,他还可以堂而皇之的在这里继续躺几天。

张起灵看起来还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抿了抿唇,没再说话,只是起身拉开了病房门,看了吴邪一眼,带上门就走了。

“什么毛病……”吴邪轻声吐槽,然后闭上眼睛,准备再睡一会儿,应付下一阵铺天盖地的各种通告。

实在是累极了,他闭上眼睛不久就陷入了睡眠。

等他再睁开眼睛,已经是七点了。

一睁眼,门口的人让吴邪的意识瞬间清醒,他下意识坐起来,牵动了伤口,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但是神色却没有变,“你还是这么客气,进来吧。”

解语花笑意盈盈的推门进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吴邪翻了个白眼,“你这么堂而皇之的进我病房,会有很多非议的。”

解语花扔了个香蕉给他,“进医院三天我还没来看过你,挺不好意思的,来慰问慰问。”

吴邪也不客气,剥开就吃“我可是三天没下床的人,我都快受不了自己了。”

解语花鄙夷,“你快省省吧,当了艺人,就那点矫情。”

“你还没走呢?在医院生根了?”吴邪艳羡,“你经纪人都不催催你,歌坛小天王准备一病不起了。”

解语花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还是托你上次在媒体面前说的好话。”

吴邪伸手打住,“停,我后悔了,真的。”

解语花侧头看了看外面,“我嗓子不好,就不多说话了,心意到了就行,到时候你参演什么电影,我给你唱主题曲。”说着转身,“别忘了老地方见。”然后带上门出去了。

他不说吴邪还真的把这件事忘得没边了。

还说来慰问,狗屁慰问,吴邪冷哼。

哐当一声,病房门又被撞开了,吴邪连头都懒得抬,这种吨位的还能有谁。

“我的乖乖,万恶的资本主义,吴邪你变了。”胖子痛心疾首的打量着周遭的环境,拍了拍手里的付费单。

吴邪随手从床头挑了个苹果扔给胖子,好让他闭嘴。

阿宁人还没到,声音先到,“恩,他的情况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小心点就可以了。”

阿宁和张起灵一先一后走进病房。

阿宁把近期的通告一一列好了递给吴邪,示意他看一看。

张起灵绕到病床另一侧,就离吴邪两个拳头的距离。

吴邪对于他的靠近有点警觉,下意识侧了侧身,然后他就听见头顶上张起灵没有温度的声音“拆绷带。”

“……”这个医院,是没有护士吗。

“你的情况,比较特殊。”张起灵淡淡的解释了一句,然后开始动手。

他的动作很轻,吴邪几乎感觉不到他是在拆绷带,觉得自己这么警觉似乎是不信任他,就慢慢松下紧绷的身体,开始一目十行的扫手上的通告。

直到阿宁对着他道“走吧。”吴邪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绷带已经完全拆下来了,摸摸乱蓬蓬的头发,“一会儿要叫发型师下手轻一点。”

他起身,换上一套他常穿的便服,简单洗漱,架上墨镜,一会儿就收拾的人模狗样。

“你这两天没睡好啊?你这黑眼圈,连墨镜都不用带。”阿宁皱眉,“一会儿……”她看了张起灵一眼,转而催促“走吧。”

胖子率先挤过了门,“天真墨迹啥啊,你不是最受不了医院的味道么?”

吴邪笑,“大概是懒了三天,惯出病了。”他顿了顿,维持好脸上笑容的幅度,“那么,张起灵,再见了。”

“如果要再见还是医院的话,那还不如不见了。”吴邪半开玩笑似的道。

张起灵点点头,没说话。

“走了,再见。”吴邪向他挥了挥手,转过身,“走吧,一会儿舌战群儒。”

门关上了。

 

张起灵低着头,微长的刘海遮住了神情,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也好像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再……见。”



等我不知道哪年把这个坑写完真的好想把老张的心理活动补写齐……原文出现不了真的憋屈(捶地.jpg

喜欢就追下去吧(鞠躬

评论
热度 ( 21 )

© 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