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扩列!!!]qq 1724147355
期待每一个小天使的扩列啊QAQ!!!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常驻文圈/手写圈/古风圈 极少出cos
本命小曲儿。
盗笔/全职/凶宅/黑篮/魔道/勇漫/冰上的尤里/凹凸/HP
最近萌DH 德哈甜过初恋!!!!!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瓶邪]第十一年

第十一年

 

 

张起灵回家一年啦,今年依然没有办法去长白山,很遗憾,但是也不是很难过了,因为他已经回家了啊(比心

感觉会和很多写手们撞题目……算了,已经没有更好的题目可以表达我的感受了。

边听终章边写写到最后直接哭出声,等了这么久这么久,才等到盗笔这么棒的HE。

现在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好。

 

 

正文开始。

 

“小哥,把醋拿来。”吴邪围着围裙,一改在外人面前凌厉果断的性格,对着厨房乱七八糟的一堆东西显然是手足无措。

张起灵的手在半空中犹疑了一会儿,才拿起一瓶类似于醋但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的东西,递给了吴邪。

吴邪接过看都没看直接拧开了往锅里倒,直到闻了闻发现味儿不对,才满脸无奈的道“小哥,这是生抽……”

张起灵默默地接过生抽,又从旁边的瓶瓶罐罐中挑出了真正的醋,再次递给了吴邪,然后伸手擦了擦吴邪额头上的汗。

吴邪愣了愣,侧身吻了吻张起灵的侧脸,“你出去休息一下吧,我来就可以了。”

妈的老子一个人怎么可能行啊但是张起灵在根本完全没办法集中注意做菜啊怎么办有点急在线等啊!!!

张起灵转身去了客厅,吴邪有点郁闷怎么让走就真走了,但是张起灵不一会儿就又重新回来了。

“已经四点半了。”张起灵指了指锅里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黑暗料理,语气很淡定。

吴邪痛苦的揉了揉太阳穴,“我为什么当时要拒绝小花在外面定餐厅的建议还特热情的把他们拉到家里来……我一定是那时候脑子进了我烧的东西了……”

张起灵好像很认可吴邪的话。

“帮我把手机拿进来吧,我觉得需要让小花他们帮我跑腿买几个熟菜了,按照这种进度到明年我也不一定可以烧的完。”吴邪举手认栽。

张起灵倒是很认真的纠正吴邪,“不会的,只是可能到明年你的菜还不能吃而已。”

吴邪小声的道“这一年还不都是我亲自做菜的……”

为什么忽然感觉张起灵活下来真不容易??

张起灵点了点头,“所以你瘦了。”

吴邪张开双手,“有吗?我觉得我这一年胖了好多好多,可能是日子太安逸了,人就开始长肉。”

张起灵从背后抱住吴邪,“你之前,太瘦了。”他顿了顿,“不要这么对自己。”

吴邪翻了个白眼给张起灵,“你之前可是一声招呼都不打直接把我砍晕扔长白山了,那时候走的那叫一个潇洒,一点都不留恋人间的感觉。”

张起灵没说话,就是默默地一直抱着他。

 

“小哥,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儿啊?”这种相对沉默温馨无比的氛围迅速被打破。

张起灵指了指锅里焦黑的食材和正弥漫着的黑烟。

吴邪的脸色迅速黑了下来,“我觉得这一年我的智商在成倍下降……”他有点自暴自弃的说道,然后开始清理狼藉的厨房。

张起灵主动地把烫手的锅拿起来,倒掉里面的黑暗料理,等吴邪清理完了灶台才把锅放回去。

吴邪生无可恋脸,“我觉得现在定外卖已经来不及了,但比起把我的黑暗料理端出去,直接定外卖被嘲笑的时间可能会短一点……”

张起灵揉了揉吴邪的头发,伸手把吴邪的围裙解下来,“不会的。”

吴邪雷厉风行的冲出去拿手机,“我得尽快定了,在他们来之前送到说不定还能装一装……诶定什么好啊?楼上楼吧/?就十一年前你和我告别的那一家,哦当然不是同一家了,只是同一个名字而已。我们这儿的楼上楼10年就换成服装店了,我还郁闷了好一阵子。”

“你很喜欢这个餐厅的菜么?”张起灵问道。

吴邪笑了笑“不是,有的时候一个人去那里坐坐,点几个我们仨平时常吃的菜,就会感觉我好像还在过去,我还回得去。”他翻着菜单的手顿了顿,“但其实,我一直都很明白。所以后来的几年我就很少去了。”

张起灵愣了愣,没说话,等他抬起头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门铃响了。

 

吴邪慌乱的站起来,“我靠来这么早?我才刚下单就来了?我还想能不能装一装呢……”

胖子把门拍的震天响,“天真啊快来开门啊,你胖爷我特地带了瓶好酒!我都舍不得喝特意给你们留着呢!够义气吧!”

吴邪望着空空的餐桌,“看来我们今天还是以酒为主了……”

张起灵起身去开了门,胖子整个人扑了进来,亏的是张起灵反应快退了两步躲开了。

胖子见开门的不是吴邪,踉跄了几步,倒也没觉得尴尬,直接和张起灵打了个招呼,“哟我说小哥到的很早啊,我们做客人的还没有你到得早,惭愧惭愧。”

吴邪把胖子从张起灵面前拉开,“不是说好五点半的么?来这么早啊?”

胖子搓着手嘿嘿笑,“我来早点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做好的菜我可以先吃几口,等会儿哥们儿几个就要喝酒了!天真啊,有什么做好的菜让胖爷我尝尝不?”

胖子环视了一圈也没见到什么可以吃的东西,“我说天真,你还没开始做菜啊?”

吴邪面无表情,指了指垃圾桶里的一堆黑乎乎的东西道:“你要吃么?”

胖子被噎了半晌,“合着你之前在小花面前说的多牛逼似的都是装的?”

张起灵瞪了一眼胖子。

吴邪也瞪了一眼过去。

胖子(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哈哈哈哈中国人吗喜欢吹吹牛逼很正常啊。来来来天真喝酒啊!边喝边等瞎子小花他们。”

吴邪去厨房拿了开瓶器,“酒呢?”

胖子递过一瓶酒,“看看,可是好东西。”
吴邪接过看了看,“高粱酒?嚯,58度,还挺烈啊。”

胖子笑了笑,“今儿是中元节,他们都该回来看看我们了。”

吴邪愣住,看向手里的酒,轻声道“是啊,该回来了。都十一年了……”

张起灵拍了拍吴邪的肩,没有多说什么。

 

胖子很煞风景的噗一声开了酒,“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今天就是给小哥庆祝的,搞那么沉默做什么,来来来喝酒喝酒。”

吴邪倒了一杯酒,“敬你。”

这句话没头没尾的,但是多年的默契让三个人都明白吴邪的意思,也都各自倒了一杯酒,“敬你。”

沉默了一会儿,门铃响了,吴邪连忙起身悄悄默默的从猫眼看出去,松了一口气,“还好是外卖到了,要不然真的是脸都没处搁了。”

吴邪欢天喜地拿过外卖,招呼着胖子张起灵来尝尝,自己则从厨房里拿了几个碗,装模做样的把菜都倒在里面,然后迅速的销毁外包装和打包盒,心满意足的坐下来,

“我去天真,这不是我们仨以前经常吃的吗?这么多年了价格蹭蹭的涨还越做越难吃了。真怀念当初咱那时候。”胖子一边吃一边唾沫横飞道。

吴邪筷子啪一下打到了胖子的手,“你差不多吃点儿就好了,一会儿还有人呢!”

张起灵默默地夹菜,吃。

“我靠天真你偏心啊你看小哥这么吃你都不管他!”胖子非常没有自知之明的道。

吴邪噎了噎,张起灵则抬头以无辜的眼神始终盯着吴邪。

“你看小哥那么瘦,多吃点才好,你看看你一身肥肉了你掰着手指头数数你有几次卡在盗洞里出不来了?”吴邪(我不管我家老公最最帅他说什么都是对的)理直气壮的反驳道。

胖子心累,“得得得,我说不过你们俩小两口。”

张起灵表示他很无辜,“我明明没有说话。”

胖子吐槽:“你那叫色诱好吗!”

吴邪面不改色心不跳,“我乐意。”

玩家:王胖子  HP-99999999 玩家死亡。

 

胖子主动地走到门口,“我帮你们看看他们啥时候来。”

刚一开门迎面就撞上了低着头玩手机连路都不看的解语花,还有他身后戴着墨镜挑眉笑着的黑瞎子。

“哟,咋这么巧?”黑瞎子挥了挥手道。

吴邪站起身,“都来了啊?可以开始了吧?”

解语花拎着熟菜,往桌上一搁,却很意外的看到了一桌子的菜,“嚯,吴邪你有点长进了啊?都会做菜了。”

胖子好像想说点什么,被张起灵一个眼刀,就默默吞下了想说的话。

吴邪笑的那叫一个奸商,“是啊,和小哥生活那么久是该有点长进了。”

解语花质疑的看了看吴邪,“我怎么觉得你那么心虚呢。”他瞥了眼胖子欲言又止的表情,“不像,有诈。”

吴邪拍了拍张起灵,“怎么不相信我呢!你可以问问小哥!”

张起灵默默点了点头表示支持吴邪。

胖子本来是优哉游哉喝着酒的,看到张起灵吴邪俩人一唱一和,差点一口酒憋在喉咙口呛死,“我靠,才一年啊,就这么老夫老妻模式,我眼睛本来就不是很好了!”黑瞎子一本正经的扶了扶墨镜。

吴邪摇了摇手指,“nonono,我们这是过命的交情,都快认识近二十年了。”

黑瞎子很鄙夷的切了一声,“这儿在座的和咱看不见的,无论是敌是友,哪个不是过命的交情?”

解语花摇了摇头,“行了行了,吴邪啊你们家碗都放哪了?厨房的碗柜里么?我得把这些熟菜倒出来。”

吴邪戳了戳张起灵示意他去拿,他自己则在餐桌上摆碗筷。

“我去,瓶仔你看,现在微博话题榜都在刷啊!”胖子捧着手机道。

吴邪以一种没见过世面的眼神看了看胖子,“2015的时候刷的厉害多了好吗?也不看看我们是谁。”

“妈的我难道没有张起灵帅吗?我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话题讨论居然差那么多!!”黑瞎子搜了搜话题,愤愤的表示不平。

解语花毫不给面子的泼冷水“没办法啊,谁让你就参与了一次盗墓呢,活该打酱油。”

黑瞎子觉得他很冤枉,“我盗过的墓多了,为啥没有这俩人就没人爱看了?难道是我人格魅力不够?”

解语花很怜悯的点了点头,眼睛里写着满满的“你真有自知之明我很欣赏你”,“你看我人气不如他们从来不抱怨,因为我知道我是高富帅。”他给黑瞎子比了个拇指。

胖子悲痛欲绝“我才是最可怜的一个好吗?明明我们仨是铁三角,他们俩却成了倒斗生死恋,我好不容易真心喜欢云彩,结果她不明不白就被杀了。”

吴邪拍了拍胖子的肩,“你要不唱一首‘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今天她应该听得到。”

胖子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要不一会儿咱去KTV唱个通宵?”

吴邪刚想拒绝,解语花就抢着答应了,“我已经很久没开嗓了,今天心情好,唱唱看。”

黑瞎子道“那就这么定了。来来来,吃饭吃饭。”

张起灵看了看吴邪,这次倒是破天荒没有护着他,而是默认了他们的提议。

吴邪无奈的也点头同意了,然后就招呼大家在餐桌边坐下。

“吴邪,你们之前不是在福建发展的有滋有味的么?怎么现在又回杭州了?”解语花呷了一口酒,显然是酒有点烈,他皱了皱眉。

吴邪指了指房间里一地的行李,“这不刚赶回来吗,也是特意为了凑今天。”

“没必要吧,大老远的,飞来飞去。”

吴邪看了看张起灵,没料到张起灵也正在看着他,“不一样的,人啊老了就是迷信,杭州是一切刚开始的地方,也是我第一次遇到小哥的地方。无论什么事儿都要有始有终啊。”

“嗬,我们俩认识那么多年了也没见你搞个什么聚会啊。我也不要求多高了,就北京吧,新月饭店随便吃点啥就可以了。”解语花一边吃着菜一边慢慢的喝着酒。

吴邪悲痛脸,“新月饭店叫随便吃点?富二代啊给抱大腿吧!!”

张起灵瞬间抬头,一个眼刀扔向了解语花。

解语花举手认错“吴邪,我发现有了男人保护就是不一样。”

黑瞎子道“怎么,花儿羡慕吗?”

胖子:“我怎么感觉我已经亮的快烧起来了????”

吴邪深有同感的点头,“我也这么想。”

胖子悲痛拍桌,“你们还好意思说啊!本来我在巴乃种地种的好好的,天真一个夺命电话就把我喊出山了,我给云彩还没守满孝啊就被拉出去了!!”

黑瞎子比了个‘嘘’的动作,“她可能就在这里呢,你别瞎嚷嚷。”

这话一出,整个饭桌都是诡异的寂静,是吴邪首先斟满了一杯酒,举起来。

“今天,无论是逝者,还是在座的各位,既然都在,我也就稍微说两句。”

胖子道“我靠,天真,你现在一套一套的很会搞嘛!一股子老干部讲话的味道。”

吴邪瞪了一眼胖子,“酝酿一下情绪。”

 

“这第一杯酒,敬我自己。”这一句话吴邪没有过多的言辞,只是斟了满满一杯酒,仰起脖子就喝完了。

袖子微微有点滑下,吴邪不动声色的往下拉了拉,遮住了手臂上触目惊心的伤口。

张起灵眼疾手快的抓住吴邪的手,撩开衣袖,瞳孔收缩了一瞬。

“怎么……回事。”张起灵抬起头,深邃不见底的眼睛里只有满满的心疼。

吴邪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带过,“没事儿,自己不小心划的。”

黑瞎子愣了愣,“合着哑巴你还不知道这件事儿呢?”

解语花脸色沉了沉,暗示黑瞎子不要再说了。

黑瞎子像是没看到吴邪不好的脸色,说道:“这是他自己划的,整整十七道。”

张起灵顿了顿,轻轻抚摸着吴邪的伤口,但却没有再多问什么。

在这样的日子里,那些过往,无论多么艰辛和痛苦,还是不要多提的好。

吴邪握住张起灵的手,放下了衣袖,“第二杯酒,敬盗墓铁三角。”

他举起酒杯向胖子和张起灵示意,然后又是一口干。

胖子也倒满了一杯酒,“我靠天真你喝这么猛,一会儿后劲很大的!你这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不喝。”然后很爽快的一杯酒喝下去。

张起灵默默地倒了酒,“嗯。”然后也是很潇洒的一口闷。

黑瞎子和解语花在一旁看的都呆了,“我靠一个两个酒量都可以啊!平时都看不出来啊!”

吴邪笑了笑,“第三杯酒,敬你们。”

你们,这些和我一起,盗过墓,经历过生死的兄弟们。

“谢谢你们。”

“还有,潘子,不知道你在不在,我准备了你喜欢的高粱酒,58度,最纯正了。这儿一直会备着,三叔的盘口也会备着,想喝了就来吧。”

 

 

一时间房间内没人说话,沉默一阵后,还是吴邪打破了沉默。

“第四杯酒,敬我的家人。”

父母,三叔,二叔,爷爷奶奶。

“太矫情的话我不会多说,这是第十一年了,一切都结束了。”

“第五杯酒,敬张起灵。”

黑瞎子非常主动地拿起手机“好了,说吧,刷了这么久微博,终于可以爆点实料了。”

“第十一年,我还在。”吴邪略显紧张,看着张起灵。

“我没有离开过。”张起灵笑了。

我们,一直都在。

从来不曾离开。

 

 

 

 

 

 

最后喝到不省人事的吴邪被张起灵干了个爽(?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