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扩列!!!]qq 1724147355
期待每一个小天使的扩列啊QAQ!!!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常驻文圈/手写圈/古风圈 极少出cos
本命小曲儿。
盗笔/全职/凶宅/黑篮/魔道/勇漫/冰上的尤里/凹凸/HP
最近萌DH 德哈甜过初恋!!!!!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2016喻文州生贺(喻总我爱你啊!!)

#2016.2.10喻文州生贺#
霸道总裁鱼×助手少天(走

蓝雨。
一栋高耸入云的建筑,面对着一条川流不息的街。
修长好看的手推开了蓝雨的门,一抬眼,就是蓝雨的logo。
“喻总。”前台一个姑娘微笑着(不要问蓝雨为什么有妹子我也不知道
喻文州也回了一个礼节性的微笑。
一路有许多员工向他打招呼,他也一一回应。
按下顶层按钮,电梯门合上。
喻文州揉揉眉心,似乎有些疲惫。
蓝雨可以说是他一手带起来的,直至今日,与微草,霸图齐名。
两家的Boss都是不好惹的主,身后还有许多新起的企业虎视眈眈。
压力很大。
不过好在喻文州最不怕的就是心理压力这种东西,不但不怕,而且玩的很好。
电梯门打开。
“砰!”喻文州迎面撞上一个青年。
“抱歉,走的有点急,你没事吧,诶,少天?”喻文州伸手准备扶一下被撞的踉跄的青年
黄少天有些心虚的回应“文……喻总。”他的眼睛直往电梯门看,似乎是有什么事。
喻文州微微笑“已经上班了,少天有什么事么?”他分明看见黄少天紧了紧怀中的东西,但没看清是什么。
“那个,文……不,喻总,我今天向人事部请过假了,如果有事,找宋晓吧,不好意思啊!”
喻文州点了点头,伸手理了理黄少天歪掉的领带,又抚平了他白衬衫领子上的褶,才慢条斯理的回答“好,有事就去吧,别耽误了。”
他目送着黄少天离开,几乎都能想象的出他一脸想吐槽却无处可说的憋屈表情,不禁勾起一丝微笑,走进了办公室。
桌上有许多花束,巧克力之类的东西,像是礼物。
喻文州随手拿起一张夹在花束里的贺卡,明明白白四个字“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他想了想,2.10是他的生日没错。
原来一路过来员工们一脸欲言又止是这个原因。
这帮人,正经事儿不见多积极,记这个倒是比谁都勤快。连他自己都忘了,他们倒是记得清楚。
喻文州笑了,商业惯了,这么简单的祝福,倒是有些不适应。
他收拾好桌上的东西,吃的一类收好放进抽屉,花之类的拆掉包装,小心的放进花瓶,明信片贺卡一类的,都夹进了他的笔记本。
静下心来,仔细看起今天会议的安排。
“少天,会议……”喻文州想起什么似的,停了下来。
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了几个数字“宋晓,会场布置了么?”
“恩,是的喻总。”宋晓应到。
喻文州转转手中的笔,“宋晓……”
“喻总还有什么事么?”
喻文州顿了半晌,“没什么,谢谢了。”
“不客气。”

喻文州微笑着 “散会。”
一个人慢慢踱回办公室,向来高效率的他,已经处理完许多积压的事,得空休息一会儿。
一个人喝着茶,思绪就飘到了多年前他和黄少天,郑轩他们刚进蓝雨的时候。
黄少天那时候就非常优秀,可以说是整个蓝雨最优秀的。口才好,反应快,机敏的机会主义者,善于交际。优秀的将所有人都衬得黯淡无光。
而他,那时候却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甚至拖了新人的后退。估计那会儿是挺招人烦的,因为黄少天曾经多次表示他是一个死要面子的吊车尾。他一直以压线的成绩,留在这群人中。许多人认为他根本不是商业的料,性格这么温吞,肯定没戏。
可惜他不喜欢半途而废,于是也就这么坚持了下来。
他看着黄少天被许多新人围住,好像一帮学生,而黄少天是他们的头。
黄少天脸上没被磨去锐气的笑容,阳光的像一个大男孩,而不是一个已经踏入职场的青年。那个笑容,一直,深深的,刻在他的记忆中。
直到有一天,蓝雨状态一路下滑,那时候本就不强的蓝雨,更是惨淡的吓人。
几家大企业虎视眈眈,蓝雨上下一片死寂和紧张。
喻文州看着周围人焦虑的表情,自作主张,买机票飞去了Q市与H市。
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但他说服了当时嘉世的大boss,狡猾但也厉害的叶秋,和霸图大BOSS可以用脸杀人收钱包的韩文清。
他们两家均表示支持蓝雨。
以嘉世霸图那时的名声,他们的支持亲,代表着绝对的权威。
蓝雨渐渐运转过来。
那时蓝雨的boss魏琛深感自己的无力,犹豫后,还是决定将蓝雨交给喻文州,自己则离开了蓝雨,什么都没说,走的好像毫无留恋。
黄少天非常难过。他是由魏琛一路带上来的,可以说,这么些年,魏琛绝对当得起他一声老师或者是前辈。他是影响了黄少天一生的人。
但是黄少天的难过归难过,从来都冷静理智的他却很快的调整了过来。
喻文州记得很清楚,那时候黄少天走到他面前,微微欠身,道“喻总。”
那是他的眼神,没有对他的不屑,看不起,只有满满的坚定,希望蓝雨更好的走下去的坚定。
他要对得起黄少天的信任还有蓝雨那么多人的信任。
不适应也被强压下来,初期的磨合不到位,依然惨淡的业绩,不由让他有些失望,在看到周围众人信任,鼓励的眼神,他不断的调整,适应,终于,蓝雨也获得辉煌的成绩。
一路同行,从未因为职位的差异而有过距离,私下里,蓝雨的元老们都是非常好的朋(ji)友
这么多年,初期的小小的矛盾与不快早就化解,黄少天与喻文州的关系越来越好。
黄少天多次表示怎么当初没看出他是这么个大心脏,要不然哪敢惹他,幸亏他不计前嫌,不然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喻文州很怀念的笑了,抬手看了看表,差不多该下班了。
他收拾好东西,随手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不许动!”有人强硬的捂住了他的嘴,还刻意压低了声线。
“和我们走一趟!”
喻文州眨眨眼睛,好像反应了过来,好脾气的道“好好好,走一趟,你们也注意点,在公司呢。”
身后的人翻了个白眼,松开了他。
“那么没情趣,会老的很快的。”
喻文州整整衣服 ,笑道“谁叫你们那么干的?”
“还不是黄少……咳,黄少说着玩的。”嘴快的卢瀚文说了前半句,然后生硬的转了个弯儿。
喻文州惊异“瀚文,你怎么跟着他们?”
卢瀚文,刚毕业的大学生,蓝雨新人,天资不错,大有黄少天当年风采。

“我们那么正直善良,怎么会带坏他!”郑轩一脸大义凛然。
喻文州慢悠悠的“我可没说你们带坏了他。”
“文州,你今天生日,我们一起出去吃吧。”徐景熙道。
“恩是啊,很久没一起了。”李远道。
喻文州应“行啊,你们都在啊,那少天呢?”
宋晓接了一句“黄少不是请假么今天,大概是有事吧。”
喻文州看着他们一脸“快相信我看我真诚的双眼”,抿唇微微笑了笑“那好,走吧。”
大家的车都没开,叫了两辆车,报出地名时,喻文州皱了皱眉,但没说什么。
越开越冷清,到最后路上都不见几个人。
下车时,众人一会儿借口上厕所,一会儿借口肚子疼,一个两个消失的飞快。
喻文州无语的看着他们一溜烟远去的身影,低声“难道合伙卖了我?”
周围黑漆漆的,没什么人。
喻文州绕着建筑物走了几圈,很是怀念。
这是蓝雨的旧址,来蓝雨的前几年就是呆在这儿的。
虽然偏僻,但是那时候年轻气盛,也会玩,最近的商业街离这儿并不是很远,高兴的时候骑单车去,不高兴的时候,叫辆车,反正周围一圈都摸得很熟悉,所以喻文州并不着急。
不知道现在这建筑物是什么,但是空荡荡的,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进去看看。
缓缓步上台阶,几乎是与飞速而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喂,吊车尾的,走路不看路啊!”熟悉的声音,带着几分很多年都不曾听见的骄傲。
喻文州颇为迷惑的抬头,看到黄少天,愣了愣,没反应过来。
黄少天眨眨眼,笑道“很多年没听到这个称呼了吧,怀念吧?熟悉吧?”
喻文州拍拍胸口表示吓到了,“当然怀念啊。亏你还记得那时候的事。”
黄少天嘿嘿笑“当然记得,我可要向后辈宣传我当年是怎么欺负现在的大boss的。”
喻文州看着他好似多年未曾变的笑容,“你不怕我扣你工资啊!”
“喻总,我们是好朋友对吧对吧。”黄少天装出一脸我很委屈,“趁你生日,咱们故地重游吧。”说着,他拉过喻文州的手,往前走去。
房间都是空的,只有一间,像是特别打扫过。
“这是我们当年一起工作的办公室。我打扫了一遍,还是蛮有当年的感觉的”黄少天怀念道。
“那少天今天请假……”喻文州话说了一半
“呃……那个……哈哈哈喻总我以后一定如实相告。”黄少天抬头看天花板。
喻文州笑了笑,揉揉他头发,拿起了桌上的一叠纸,翻开来,是他们在蓝雨的档案。
上面贴着那时的证件照。一个笑得淡定,但却掩不去眉目的稚嫩,一个笑得有些傻气,但却非常阳光。
“这不是都在公司么,怎么在这儿?”喻文州明知故问
黄少天顾左右而言他“那啥,哈哈哈今天天气不错!”
喻文州浅笑“是的,是不错。”
“你看啊这是原来的会议室。”
“这儿你总不会忘吧,嘿嘿,这是原来的食堂,那时候的伙食可差了,哪像现在啊……”
黄少天一路絮叨着,喻文州则一路微笑着听,偶尔插上两句。
“到顶楼了。”黄少天爬上楼梯。
喻文州跟在后面也慢悠悠的爬了上来。
这是他们当初化解矛盾的地方,想到黄少天变变扭扭的说“不好意思,文州”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想笑。
“这边风景不错”
微凉的夜风裹携着几许冬天的气息,吹起面前人额前细碎的发。
“我记得第一年认识的时候,你生日还是一个人过的吧,是不是只有我还说了句生日快乐的啊?”黄少天摸摸脑袋,笑了。
喻文州好看的眉眼弯了起来,温温和和的,一如当年听见祝福的他,“恩,是啊。”
黄少天也笑了,“听说人老了就是喜欢回忆,可我才没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倒是你啊,看着年纪轻轻,怎么习惯都那么老龄化?”
喻文州宠溺的笑着,没说话。
“好辣……我承认,我就是单身狗一个。”
喻文州没接话,有一瞬的安静。
“少天……”
“文州……”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他们默契的一起停下,然后有默契的,黄少天清了清嗓子,道“文州,我们认识有很久了吧……”
“是啊。”喻文州应。
“以后你的每一天,每一个生日,我都……”黄少天微微脸红。
“我都会陪你。”黄少天抬头很阳光的笑了。
“我都会陪你。”喻文州眸里漾起笑意,接下话。

我会陪你走过蓝雨的每个夏天。

一点点后续:
“那我的礼物呢?”喻文州不怀好意的笑
“我靠我都……你还问我要礼物!”黄少天不服“要不喻总你给我加薪啊!”
喻文州一脸恍然“哦!原来少天你是礼物啊!那我可以拆开么?”
黄少天护胸,警觉“你要干什么!”
“干你啊!” (之后干了个爽 (。

没了。


喻总生日快乐!!!年年有鱼!!!




评论
热度 ( 8 )

© 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