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扩列!!!]qq 1724147355
期待每一个小天使的扩列啊QAQ!!!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常驻文圈/手写圈/古风圈 极少出cos
本命小曲儿。
盗笔/全职/凶宅/黑篮/魔道/勇漫/冰上的尤里/凹凸/HP
最近萌DH 德哈甜过初恋!!!!!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当韩文清和喻文州魂穿(o˘д˘)o

*让我们体验一下联盟众如果魂穿

* 脑洞魔性,画风清奇

*ooc ooc ooc

*欢迎捉虫

*这里西池菌文笔不好勿喷╮( ̄▽ ̄)╭

画风最美魂穿——韩文清,喻文州

[我当场就吓跪了quqqqqq!!]

                   

清晨。

“队长,该起床了。”敲门声准时响起。

寂静一片。

“队长,时间到了。”张新杰站在门口,皱了皱眉。

“再不应我就进来了。”

怎么回事?

“别!你等一下!”声音从房内传出。

张新杰有些疑惑,这不像是队长一贯的语气。

喻文州淡定不了地看着镜中韩文清的面容,他用一分钟整理发生了什么。

于是他得出喻文州的灵魂+韩文清的身体=眼前诡异的生物。喻文州尝试微笑,然后他看到镜中狰狞的表情,随即他放弃了。他觉得以后他这辈子笑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表情了。

冷静、冷静、冷静

他去开了门,门口张新杰的脸印入眼帘。

“队长是不是不舒服?”他推了他眼镜。

“张新杰,你先冷静一下自己。”喻文州斟酌如何开口,最终决定委婉一些。

“我很冷静,队长你没事吧?”脸上疑惑更浓。

“我是喻文州。”看着他的脸,喻文州终于放心,直接告诉了他。

“喻队长?什么意思?你慢慢说。”张新杰眼里闪过诧异,随即冷静地问下去。喻文州有一瞬闪过“如此冷静果断的副队真好啊”的感慨,然后就平静的叙述下去,虽然如此“动听”的声音让他好几回笑场。

“......”张新杰皱着眉,抬头看见外壳是韩文清的喻文州,笑得一脸狰狞,不由一阵晕眩。“喻......队长,你先别笑了......”

喻文州咳了一声,也不再笑了。

”那这怎么办?夏休快结束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换回来......这会很严重的影响比赛啊......”两个战术大师相对无言。

与此同时

G市,蓝雨

韩文清表示如果不是这张脸太清秀正常,他一定看得到他冒出的黑气。

一张喻文州的脸猝不及防撞进眼里。

面无表情的这面容还是第一次见,有点吓人,韩文清尝试牵起嘴角,但镜中的人面部好像抽搐了一样,于是放弃。

他很无奈的发现,他现在在喻文州身体里,原因不详,何时回去不详。

他打开了门,碰巧经过的郑轩,徐景熙笑着向他打了声招呼,韩文清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却看见两人的笑一点点消失,然后眼里惊恐万状,头也不回,飞快消失。

“喻队怎么了,好吓人!这气场是怎么回事???”

“莫不是我们昨天......被他发现了,我靠这反应也太不正常啊,和钱包脸上身了似的!压力山大......”

韩文清有些不明所以,站在门口不知如何是好。”唉?队长早,站在这儿做什么?一起走吧。”从房内出来的黄少天拉起喻文州。

“队长?怎么不说话?不舒服么?连迷人微笑都消失了!!!队长队长你别吓我!!”黄少天一脸惊恐。

“黄少天......”韩文清措词结束,准备开门见山。

“我靠!我没做什么坏事我发誓!我就昨天和郑轩他们偷了点儿吃的!队长别这么别这么叫我,我受不了了!!!”

“我不是喻文州我是韩文清。”简洁明了。

黄少天沉默了...默了...了...

“钱包脸!?你......你......我们队长呢?你怎么在这?你说清楚啊!!”黄少天震惊。

韩文清脸黑了一层,但苦于这张脸没什么杀伤力,他理清思绪又冷静了一会儿,将事情简单叙述。

沉默,寂静,无人说话

黄少天拿出手机,打了韩文清的号码,铃响不久后接通:“少天......?”

黄少天吓得差点儿当场摔了手机。试想,一个粗犷无比的声音对着电话那头深情款款地喊  “少天”的画面ヾ(´A‘)ノ゚

“队......队长?”黄少天已经说不出话

“是我,看来你也发现了。”喻文州已经适应了这个声音,只是脱口而出的称呼让他也恶心了一会儿。

“队长你什么时候回来啊!!!韩文清的气场太可怕了啊!!!虽然顶着你的脸但还是好吓人!!!我再也不调侃你手残和迷人微笑了!!!”黄少天犹获救星般,背对着平时那张百看不腻的脸。

“黄副队是么?我是张新杰,我看这样,先把各自的队长换过来,先适应一段时间,如果到比赛,就千万不能露面,上场比赛就行,媒体方面,我们先碰面再细说吧。”张新杰如是说。

“好......好吧。”黄少天表示他不想说话了!

他他痛苦万分地想又要面对韩文清的钱包脸,就不由气血上涌,堵的他一阵难受。

Q市机场。

黄少天和[伪]喻文州的霸图所在地。

“队长!!!”黄少天特想直接扑过去,但看着那脸,又没了欲望。

“副队你好,韩队......好。”张新杰咳了一声,坚持说完了。

“少天早。”[伪]韩文清努力柔和面部表情,但似乎没用。

【伪】喻文州冷着脸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怎么会这样?”四人并排走出机场,选了个僻静的咖啡馆。

“不知道啊,一早上醒来就发现这样了。”【伪】韩文清道。

“快要新赛季了,这样可不行啊。”张新杰死皱着眉,忧虑万分。

“队长,我终于感觉到你的美好存在了!!!你赶快恢复正常吧,队里三个人天天食堂偷吃的呢,别这样看我!我就偷过一次!真的!这那么看我!你在韩文清壳里啊队长!!!”黄少天心惊胆战的直视【伪】韩文清的脸。

“队长有什么不舒服么?”张新杰慢两步,走在了【伪】喻文州身边。

“暂时没有。”他摇了摇头,只是声音变得那么柔和那么苏。让生生一句毫无感情的话变得好像多了点什么。

“那就好,不要有什么压力,不行就这么上场比赛吧,别让媒体发现就好,但怎么应对,确实有点难说......”张新杰思忖着。

“这要说实话,估计也没人信啊。”黄少天在前头接了一句。

于是几天后。

“卧槽钱包脸怎么来蓝雨了?我的妈还笑!”宋晓震惊脸。

“太太太太可怕了!!一定有隐情!!!我前几天早上就发现喻队不正常了,然后就和黄少一起消失了几天,看这架势,八成是去了Q市!”郑轩分析的头头是道。

“那黄少怎么拉了韩文清回来?他正常的很。”徐景熙抖了抖。

“队长......这怎么办啊要是回不来......这么上场打比赛也太匪夷所思了!堪称全联盟奇迹之首啊!”黄少天愁眉苦脸。

“一定有办法回来的。”【伪】韩文清回忆了一下。“可我找不到原因。文前那天我也是很正常的上上游戏,看书,锻炼,研究战术什么的......”

“我看看网上有没有说这个事儿的。”黄少天打开百度。

“......”黄少天沉默了。

“怎么说?”

“他说......诱因是灵魂寂寞太久,出去找刺激去了......要解决的话......只有找到最心爱的人,然后表明心意,再然后就能正常了。”黄少天沉默。

“......”[伪]韩文清反应同上。

“虽然我知道蓝雨没妹子,但队长你总不至于如此饥渴吧!”黄少天重新找回说话的能力。

“少天你相信这个?”莫名有种浓重杀意。

“......不然也没有别的方法了吧”黄少天心里默念“这是喻文州”x3.

【伪】韩文清眉皱得很紧,“虽然荒唐的很,但似乎只能试一试了。”

黄少天和张新杰说了,严谨如他也是迫于无奈才答应试一试。

“韩队,那个方法......”

[伪]喻文州打断:”我没有什么心爱的人。”

“那理想类型呢?”张新杰得到如此回到也不意外。

他有些艰难的思考:“不用我操心,严谨,能适应我的性格,不用太高,外貌,斯文一些吧。”

话音落下,[伪]喻文州发现这些条件类似一个人。

张新杰扶眼镜:“韩队的理想型,和我有点像。”他倒也不掩饰就说出来了。

“只是霸图女队员不多,又要这般性格,估计很难。”他继续说着。

“也许,你可以试试。”【伪】喻文州话说出口就有些后悔。

“韩队的意思......’’张新杰有些迟疑,“我可以。”

【伪】喻文州没有多做纠结,直截了当。“张新杰,我喜欢你。”张新杰咳了许久,对着一张面无表情的喻文州的脸,还一本正经的说那么肉麻的句子,即使心里强大如他,也难免承受不了。

“没用.”

“也许你没有让我了解到你为什么喜欢我,经历了什么,让我也产生同样感情。”张新杰分析着。

“......可能是你每一次在恰到好处对我,对全队的救援,可能是你每一场静谧的战术安排,可能是你从第一次与我并肩开始,并且并肩了近十年。”【伪】喻文州开始找词,可能他一生除了这回都用不到排比句式。

“你永远是我,是霸图的全员,最坚定的后盾,最精密的那个石不转。”

张新杰听着并不相同的声音,望着截然相反的面容,但他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他的韩队,从未离开,一如既往。

与此同时。

G市蓝雨。

“队长队长,这让我好像可以得到不得了的消息啊!!快说吧队长,喜欢谁!!!”

“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谈过恋爱。”【伪】韩文清答。

“黄少天差点脱口而出“那也正常”但一想到是队长,便压下来道:“那喜欢的总有过吧!”

“喜欢我的人倒是不少。”【伪】韩文清道。

“那也不会一个有感觉的都没有吧!”黄少天疑惑。

“因为还没有遇到对的人啊。”他想笑,但及时止住了动作。

“......那队长喜欢什么样的?”

他没怎么思考,好像早有准备:“乐观,开朗,话多些也没什么,笑起来要很可爱很阳光,不要太高,没我高就行了,不会抱怨我性子慢......”他又想了想“没了吧。”

“呃......队长在说......我?”黄少天吓得只说了一句话。

他没有说话。

“那太好了!多方便啊还省得费劲儿找!来来来表白吧队长!忍了那么多年我都没发现要不是今儿这回事我都不会发现吧!”黄少天爆语速道,脸却越发红。

“少天,其实每一次在危急的时候,你都能判断出最该做的事情,某种意义来说,你其实是个很冷血无情的人。”他顿了顿:“但蓝雨,要的就是你这样一双敏锐的眼睛,这样一把妖刀,我很庆幸能凭借这样的手速站在这个位置,也很感谢每一位队员对我的保护,但我最应该感谢的,只让我遇见了你,遇到了最强大的剑与诅咒。”

黄少天愣愣地听着,一时无话。

“无论是训练营时那个骄傲的像个小太阳的你,还是在战队时那个最敏锐最强大的你,还是在对战时不停刷文字泡的你,每一个你,我都喜欢。”

黄少天张张嘴,却发现他什么也说不出。

可能是哪次他奋不顾身地挡在索克萨尔身前,可能是哪次他的失误被精密的战术弥补过来,也许就是这样的相互依靠,让他无比安心。

那个少年,温润淡然的笑,从未消失。

那个少年,也从未离开。

                                 ——Fin——

By 顾西池

评论 ( 24 )
热度 ( 140 )

© 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