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扩列!!!]qq 1724147355
期待每一个小天使的扩列啊QAQ!!!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常驻文圈/手写圈/古风圈 极少出cos
本命小曲儿。
盗笔/全职/凶宅/黑篮/魔道/勇漫/冰上的尤里/凹凸/HP
最近萌DH 德哈甜过初恋!!!!!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欢迎回家,张……起灵

代我回家
“嘿哟,他娘的终于十年到了!胖爷我头发都愁白了。”胖子表情夸张地指着他的头发。
对,胖子老了。
“不要再有什么粽子啊我现在除了使枪溜点,要论肉搏,可还真的没有当年那份神勇。人老了身体吃不消啊!你看我这一头白发,一脸皱纹,云彩要知道了,准心疼死我!”
“少贫了你”他笑了推着胖子一下。
“天真啊,你觉得,他还会记得我们吗?”
他面不改色反问:“你还记得云彩么?”
“你他妈这不是句废话!”
“你他妈也知道你问了句废话?”他面无表情。
胖子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一下有些噎住。
“小花他们怎么还没来?”他看了看四周。
风景无异。
“天真你确定是这儿啊?你鼓捣明白怎么进去了没?”
“扯!要不是闷油瓶给了个我假玉玺,我至于傻逼兮兮等在这儿?”
“咦所以你才等他?不人道!”
“滚他娘的!”他摸了摸随身带的物品,确定全齐了,才放下心。
如果能少连累一个人他内心的负疚感才能更轻点。
“来了来了!”胖子嚷着。
“他娘的我让他一个人来的!”他面色不善。
“资产阶级毒瘤,那么娇贵?出门还带伙计?”他等到人到面前,开口就嘲讽。
小花从包里掏出玉玺,扔给了他,颇为同情:“你眼睛被雪晃瞎了?”
他晃眼看去:“我日!瞎子?你来干什么?”
黑瞎子“哟”的一声,“来看看我教出来的成果,要实在太垃圾,我都要质疑一下自己。”
他掏出一个瓶子,对着就喝了一口,然后一饮而尽。
“我操天真你冷静点!服毒自尽好歹一会儿开了门再服!”
“滚你妈的自尽!要死我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这他妈是高粱酒!”
“多大点人还喝酒壮胆……”胖子忽然沉默,“天真还有么?给我来一口。”
“滚你的蛋!我有硫酸你喝不?”他拿着手中的瓶子。
烈火一般的灼烧感刺痛了他的全身。
昔年的红高粱,红的似火。
“走了。”
大胆地往前走,别回头。

玉玺完好的嵌进青铜门内。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没有人发出声音。
“咔……嚓。”裂缝蔓延的声音。
裂缝一丝丝游走在门上,慢慢扩大,慢慢蔓延。
“我操快跑!这门要炸了!这破门根本打不开!!!!”他眼见不对,返身蹬上雪堆,单手翻过,一瞬已经离青铜门有些距离。
“狗日的你跑那么快!胖爷我跟不上啊!”
三人嚷虽嚷,但动作却依旧急速。
“这就他妈最终极?拿扇破门炸炸死所有人就他妈算终极?狗日的汪藏海,难怪张家人那么仇视你!该!”
世界好像被按下了静音键。
一扇巨门的坍塌,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没有激起雪崩,,连坍塌后的碎片也不剩。
就好像整个世界从没存在过这一扇门。
“他娘的等了十年就等了个爆炸到底谁脑子有病啊!”小花手上的长棍舞的要撕裂空气,也忍不住爆了粗。
黑瞎子把刀在手里转了一圈,什么也没说。
“那这么说,小哥……早在十年前……就死了?”胖子还是小心翼翼的点出真相:“凭他的身手,逃掉完全不成问题,他应该是……”
胖子没有再说下去。
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明白这道理,但他们都没有资格说出来。
这十年,谁最痛苦,谁改变最多,谁此时承受的最多,他们也都知道,不必言说。
“你们都死爹死娘了?跟见了鬼一样。愣这干什么?走了,回家。”
他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面不改色。
“行了,十年赴也赴了,心也死的干净了,都回家干自己该干的事儿吧。”他单肩背上了包。
压在瘦弱的他身上,显得异常沉重。
但他仿佛无知无觉。
一如当年的,张起灵。

杭州
他只身一人来到了三叔家里。
伸手抚过每一件家具,全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
“啧,都多大年纪了还爱回忆过去,吴邪啊吴邪,你越活越回去了哟。”他看了看满手的灰,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他回头看了看,一切最初的开始。
然后面无表情关上了门,下楼。
他,将手插到裤袋里,慢悠悠的往回走。
擦身而过,
蓦地,一种强烈的熟悉和不可命名的情绪狂涌至心头。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平缓的念出:“
张 起 灵。”


两人几乎是同时顿住了脚步。
几乎是同时转过了身。
一如一切刚开始那样。
他没有变,眉目如初,没有丝毫的表情。
身后背了一个长长的包裹,双手依然修长好看。
其中有2根手指特别长,让人过目难忘。
头发半遮了眼睛,抬头望着不远处的那个人。
一如当年的平静无波。
“好久不见,张起灵。”他微微笑着。
“嗯。”他有些迟缓的应着。
“还好你没死,啧,果然多做善事积德,不过再德高望重,也让我这两年败光了。”
他低头,再抬头。“你没忘了我。”
“嗬哟,这是你张大爷会说的话?你没格盘格掉我才算谢天谢地,你出现的真是令人没有一点点防备啊,啧,还敢忘了你。”他有些好笑。
“……”他沉默。
“你可以歇歇了?”
他略一点头。
“那么,欢迎回家,张起灵。”他隔着不远的距离,用着不大的声音,没有多激动,没有多释然。
只是安心地笑着,道一句,
“欢迎回家。”

——Fin——

于2015.8.16 22.52
BY顾西池

评论
热度 ( 10 )

© 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