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扩列!!!]qq 1724147355
期待每一个小天使的扩列啊QAQ!!!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常驻文圈/手写圈/古风圈 极少出cos
本命小曲儿。
盗笔/全职/凶宅/黑篮/魔道/勇漫/冰上的尤里/凹凸/HP
最近萌DH 德哈甜过初恋!!!!!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欢迎回家,张……起灵

欢迎回家,张……起灵
记 貳零壹伍 捌 拾柒
吾王起靈,踏雪歸來。

我曾一笔一划写下过你的名字,张起灵,張起靈。
带我回家
“你们先走,我断后。”
“我开路。”
“这里很可疑,你们小心。”
“他娘的,那个死闷油瓶又跑哪去了!胖子,咱们这回要折在斗里了!”
“嘿,那不行!胖爷我可要把这个屋子宝贝都倒腾出去发大财呢!哪能说折就折!嘿呦,不好!我这枪子弹没了,狗日的,老子还有匕首呢,不行咱肉搏!”
“你这链子掉的!接着!这枪破!手劲儿小点!”
“天真你行啊!呦就你这破粽子还跟胖爷我这儿得瑟,胖爷我赏你几枪!”
…………
往昔种种画面停顿.。
画面中的人一嘴一张一合,大波的粽子,僵尸如泉涌般直扑他们,片刻的寂静后,墓室开始坍塌,两人有些惊慌。
画面慢放。
一道深蓝色身影闪出,狠力推开了拿着枪一通乱射的两人。
“小哥,你出现的真……卧槽!他娘的闷油瓶你干什么!!!”
“天真赶紧跑吧!小哥他应付得来!”
“胖子你说什么呢!被这砸一下再强的人也会死啊!”
“再不走,咱真要死了!”
……
音像逐渐远去、
墓室坍塌的声音陷入了天地万物,激起了无边灰尘。
两个身影从墓室中狼狈滚出。
他们像在激烈的争吵着什么,但很快他们都沉默了。
两人简单的包扎了伤口,互相扶持着向前走去。
路的尽头,有一抹深蓝色身影。
低垂着头,微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眸,脸上没有任何波澜。
他背着一个条状的包裹,一个人不紧不慢的走在风景里。
好像与一切融为一体,好像又不属于任何事物。
他好像没有目的地一般,就一直,一个人,朝前走去。
“小哥!!!!!!”
他身影微微一顿,又照着原来的步伐走着。
声音由远及近。
“小哥你没事吧?狗日的害我白担心了。他娘的我伤口又裂开了,胖子绷带给我!”
阳光正好,笑容灿烂。
无邪依旧。
他没有听过步伐。
但他知道,
至少这一路,他不再是一个人。
画面定格。
转瞬成为永恒。
待我回家
“他娘的闷油瓶你把话说清楚了再走!我跟了你一路你连个屁都没有!你别走了!你他妈跑哪去不好非来长白山!?”
“……”他顿住了脚步。
那人显然没想到他还真停下来了,“你来了做什么?”
他将目光投向远方的一片连绵雪山,眉目间依然冷漠。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一个很重的背包压在他肩上,但他仿佛无知无觉,一切痛苦在他身上,都好像会变成空气,穿身而过。
“他娘的我问你话呢你看什么呢!”
“为了一个承诺。”清清冷冷的嗓音穿过茫茫风雪,穿过悠悠时光,一丝一丝抽走了那人余生最灿烂最无邪的笑容,只余了一具皮囊,带着摘不下来的面具,变成最仇视的那种人,笑不肆意,哭不痛快,尘封一切关于他的过往,锁进最深处的角落。
他不知道,那人可以面不改色与人谈笑风生转而就吩咐伙计今晚把他做掉;那人可以做到独自一人撑起将要垮台的家族产业,把每一个不服的伙计训到服;他可以承受寻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只为将身手练好,不再成为当年那个需要保护的天真。
他不再是那个碰到危险就双眼一抓瞎的吴邪;
他不再是那个需要人保护的吴邪;
他不再是那个会为每一个人担心希望每一个人都好的吴邪;
他不再是那个会不过脑破口大骂的吴邪;
他不再是吴邪;
他不再无邪。
“如果,十年之后,你还记得我,就拿这个玉玺,打开青铜门,来接替我。”
十年成约。
长白风雪依旧。
一如十年之前。
只是,若那人不慎坠入悬崖,大雪依然那样纷飞,但却再也没有一个人,甩着折断的手骨,跳下30米的悬崖来他。
“十年了。”他听见他用他不熟悉的声音,低声说道。
十年了。
——————TBC——————
By 顾西池

评论
热度 ( 4 )

© 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