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近期萌DH keep calm and drarry on!!!!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drarry]slow like honey

我真是存不住文……大概会在小龙生日之后两三天更完到时候直接放全文


01
“sweat house ……er……”

“真是恶俗的名字,”来人毫不留情的指出,“很符合你的审美。”

一大多浅紫色的紫罗兰掉进了坩埚里,那里面原本澄清的稠状糖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无可救药的让人毫无食欲的——紫黑色。

“Fuck!”围着围裙站在落地透明玻璃窗后的黑发男人猛地拍了下桌面,“嘭”一声巨响。

他怒视着来人,而后者耸耸肩,轻松的露出一个“这可不怪我”的嘲讽微笑。

他弯下腰,玻璃窗下是一个很小的窗口,方便他和光顾他店铺的小可爱们交流,“你他妈就是个灾难,马尔福!!你怎么找到这来的??”

德拉科用手指敲打着下巴,“也许你可以从你的——工作室里出来,再给我来一份你亲自做的蜂蜜可可,和一杯紫罗兰奶青,我们好好的,亲切的交流一下。”

哈利抓着魔杖看起来想给他个什么咒语,但他最终挫败的哀叹一声,痛心疾首的望着那一锅——失败品,趁四下无人的时候来了个清理一新。

“我不是写了今天歇业?”哈利用力拍上制作台的门,“还有谁让你来的?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慢点,小甜心,”德拉科漫不经心的说,“蜂蜜可可?紫罗兰奶青?”

哈利看起来更怒了,他绿色的眼睛几乎在喷火,“你还敢提紫罗兰马尔福!!你知道一朵可食用紫罗兰多贵吗???”

德拉科挑眉“哦?很贵吗?”

哈利“万恶的资本主义世家”的仇恨表情,“你得赔我,那一朵花要好几百麻瓜货币呢!”

“假如我能得到你的甜点——”德拉科挑了一张柔软的沙发,他发现这张位子正对着透明玻璃窗。

黑发的男人围着围裙,阳光静静地洒进他明亮的翠色眼睛,甜蜜柔软的甜香弥漫在不大的空间里,平日里孩子们的笑声和不时的交谈声,而黑发男人会弯下腰,变魔术一样的递给他们新出炉的糖果或者甜点。

时间温柔了他的棱角和戾气,像是融在了这像蜜一样香甜的空气里。

Slow like honey.

“啪”一声,两个精巧的碟子拍在了德拉科面前,接着是一杯浅紫色的饮品,哈利还很有心思的弄了个金色飞贼做装饰。

见德拉科的目光停留在金色飞贼上,哈利哼了一声,“昨天的杯子,我还没洗呢。”

清淡的紫罗兰香弥漫在德拉科口腔,闻言,德拉科猛地一窒,呛住了。

哈利别过头,笑得浑身发颤,好一会儿才恢复平稳的呼吸,“我骗你的,马尔福,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波特,”德拉科剧烈的咳了一阵,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哈利拉开德拉科对面的椅子,“好吧,现在来说说吧,怎么回事?”

德拉科吮吸着一块蜂蜜可可,浓郁的可可香混合着清爽的蜂蜜,恰到好处的甜而不腻。“那么先请你赏脸解释一下,你不告而别并且在麻瓜世界出现的理由?”

哈利摩挲了一下他的双手,“厌倦了吧,也许。”

德拉科盯了他一会儿,才转开视线,“你想回去了吗?”

“不,不想,”哈利很快回答,他犹疑的盯着德拉科,“你不会说的?如果我——”

德拉科眯起眼睛,轻轻咬了一口可可,令人陶醉的浓郁甜香在舌尖迸碎开来,“如果你用甜品收买我,我可以考虑。”

哈利又冷哼了一声,“马尔福少爷,请您移步市场买紫罗兰吧。”

“一起?”德拉科喝完最后一口紫罗兰奶青,稍稍靠近了哈利——近到足以闻见他发梢的糖果香气。

“当然。”哈利怔了半秒,然后迅速退开,往门口走去。

德拉科轻轻笑了一声,然后快步追上了前面的黑发男人。

阳光照亮浮空的尘埃,它们不急不缓的漂浮着,像被裹挟在蜂蜜里。

02

“你是准备吃空马尔福家?”德拉科冲拎着大袋小袋原材料的哈利翻了个白眼,“三年不见你越发不客气了。”

哈利心情颇好,“你少来,你们家族不是号称混吃等死也能养活十几代人吗?再加我一个?”

“……”

两个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麻瓜世界的大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谁也没空回头看一眼这两个在魔法界负有盛名的男人。

“有付出有回报,”德拉科最终说,“你的回报呢?”

“sweat house 的终身免费券?”哈利居然真的歪着头开始认真考虑,“我开业这么久还只给过两张呢。”

德拉科敏锐的捕捉到一丝信号,他装作漫不经心的问“哦?我很荣幸。还有一个呢?”

“一个麻瓜女孩,她帮了我很多,”哈利耸耸肩,“我想你不会想认识的。”

德拉科沉默两秒,半嘲讽的说“你身边真是多贵人啊。”

哈利没有意识到德拉科的意思,所以他接着说“玛利亚是个好姑娘,没有她我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么多事,啊!之前她还帮我邀请了一位蛮有名的记者来给我的店做宣传来着。”

德拉科继续嘲讽,“哦,我说呢,你怎么可能懂这些,原来是有贤内助啊。”

哈利终于后知后觉的体会出德拉科语气的奇怪,“……”他悄悄微笑起来,“是啊,德拉科,你知道吗,她有最顺滑的棕发,最甜美的笑容,她褐色的眼睛就像蜜一样温柔——”

德拉科大步往前走,将哈利远远甩开。

“嘿德拉科。”哈利带着笑意和轻微喘息的声音由远及近,他拉住德拉科然后站定。

德拉科回过头,午后的光线落进他闪烁着狡黠笑意的绿眼睛里,他故意拉长声调,像很久以前德拉科那样,“马尔福你的脑子被巨怪吃了吗?还是你根本没有脑子?”

德拉科的脸颊浮现出一丝薄红,而哈利也适时的转移了话题,“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找到我的?”

“心灵感应咯。”德拉科毫无诚意的敷衍,语气还带着隐约的羞恼。

哈利无奈的扫了他一眼,“你十二岁啊?要不要来块粉红奶冻来安慰一下你受伤的心灵?”

“好啊,”德拉科迈开步子,耳边的碎发随着步子起伏,“你的——玛利亚,帮你做的宣传很到位。”

“不是我的——什么意思?”哈利皱眉。

德拉科笑起来“我看到那篇采访了。”

麻瓜杂志上的照片并不会动,但无论那张照片如何模糊,德拉科依然一眼就认出了哈利——从魔法世界消失三年,连格兰杰韦斯莱都对他的去向一问三不知的救世主。

哈利回想了一下那位记者问的第一个问题,“Dan,你是怎么想到开一家甜品店的?”

德拉科从哈利怀里抱着的袋子里拿了一颗草莓,水灵灵的,他放进嘴里,笑意在他原本冷漠的灰眼睛里漾开,“很甜。”他评价道。

“因为有些人喜欢甜食,而我恰好享受做甜品的过程。”哈利记得自己如此说,“还有可爱的孩子们总喜欢吃甜食。”

“有些人?”玛利亚在他旁边故意用很暧昧的口吻问。

哈利微微笑了,“有的人。”

而这位“有的人”已经在他身边快把一袋子草莓吃完了。

“你失去了你的草莓奶冻。”哈利哼道,及时从德拉科手里抢回了仅存的三颗草莓。

德拉科理所当然的说“再买嘛。”他又从哈利手里抢回来一个,迅速的摘去顶端的叶子,准备送进嘴的时候,哈利凉凉的扫了他一眼,于是他转了个弯送到了哈利嘴边。

哈利没有任何威慑力的瞪了德拉科一眼,嘴角勾起一丝微笑,他故意一口将草莓咬进嘴,他感到自己的唇擦过德拉科的指尖,有些凉,和德拉科看起来一样淡漠又疏离。

酸甜的果浆在舌尖迸碎,融化,流淌,加上午后恰好的阳光,胜过任何他引以为傲的糖果的甜蜜。

“我不是已经把马尔福家吃空了吗?”哈利含糊不清的说

草莓的甜混合着哈利特有的味道,扑在德拉科脸侧。

德拉科轻松的说“如果你愿意接受成为我的族人,让你吃个几辈子还是不成问题的。”

哈利像是被汁液呛住了,他的脸颊也许是因为剧咳,也许是别的什么,染上几抹红晕,他掩饰一般的咳了许久,才小声嘟囔着“万恶的资产阶级……”

德拉科微微笑起来,但很快他的笑就凝固在唇边。

一个身量高挑的棕发姑娘正等在sweathouse 的门口。

(修罗场使我快乐(住手


评论 ( 7 )
热度 ( 48 )

© 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