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近期萌DH keep calm and drarry on!!!!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drarry]影子

今天是我生日 老文混更 求生快www
我的第一篇drarry 文风什么的可能还很幼稚吧ww
这一更字数1w+了!!

洗去了阴霾的霍格沃茨的天空终于恢复了湛蓝和晴朗。
德拉科 对着镜子整好了领带,将铂金色的发丝梳理的一丝不乱。
镜中的青年眼眶深陷,泛着挥之不去的青灰色。
他勾起一丝熟悉的假笑,却因为面容的憔悴而显得有些狼狈。
德拉科抓起魔杖给自己叠了几个容光焕发咒,将他的疲劳失态归结为战后的乏力和家族不可同日而语的衰败。
他挺起脊背,将下巴扬起一个弧度,熟悉的高傲神色又爬回他的脸颊,和平日的他别无二致。
德拉科步出了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前往了礼堂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
他走到斯莱特林 的桌旁。
这张桌子上的学生少的可怜。不是因为战争的缘故死去就是因为立场原因不得不退学离开。如今桌边只剩下了不多的中立家庭的孩子和低年级的新生们。
“早上好,德拉科.”布雷斯向他点点头,“今天早餐还不错。”
德拉科向他露出一个笑,拿了杯南瓜汁和几块蜂蜜甜饼。
格兰芬多的长桌一如既往地吵闹。
德拉科皱了皱眉,红发男孩和棕发女巫坐进了人群里,他们脸上都挂着笑容。
没有波特 没有那个黑发救世主。
隔着半个礼堂都能听得到韦斯莱咋咋呼呼的声音。
他们都在笑着交谈着。
德拉科忽然失去了食欲,连和他胃口的早餐也食不知味。
“hey,德拉科,你去哪?”布雷斯在他身后问着,“你一会儿还有课,别忘了。”
德拉科没有回身,“知道了。”脚下的袍子掀起波浪。
他离开了。

赫敏 注意到德拉科的离开,她低下头,把笑容里的苦涩藏好,尽力配合着罗恩故作轻松的侃侃而谈。
忽然格兰芬多s都沉默了下来,连带着整个礼堂都静了。
他们在彼此的眼里都看到了一样的情绪。
战争结束了——可是他们有些人却永远的离开了。
永远,永远的离开了。
那个男孩,和伏地魔一起死去了。
不会再回来了。

罗恩裂开了一个难看的微笑,“我说伙计们,第一节课快开始了,别都愣着了。”
赫敏率先起身,她拉上罗恩 “平时总不见你那么积极——走了。”
学生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长桌,三三两两的往自己的教室走去。

德拉科离开礼堂去了黑湖边。
阳光特别好,几乎是从他四年级之后就再也没看见那么灿烂的阳光。
他靠着一棵树坐了下来,眼里却是难以驱散的阴霾。
他望着自己的双手,苍白的肤色在阳光下近乎透明,手指修长指甲剪得平整。
突兀的他想起了波特握着魔杖冷硬而坚决的喊出夺命咒的那一刻。
黑发依旧乱的可笑,可在场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
他绿色的眼睛里翻涌着刺骨的冰冷和憎恨。
德拉科抱住头想,他怎么可以那么自私。
真不愧是愚蠢的格兰芬多啊。
毫无生气的青灰色脸庞一闪而过,那双绿眼睛再也不会睁开,对着他闪着或愤怒或狡黠的光了。

他拍了拍袍子站起身,施了清理咒,将自己收拾的一丝不苟,准备赶往他的第一节课的教室。
声音是那一刻响起的。

“哦梅林……我这是在哪儿……”青年带着迷惑的声音在德拉科耳边响起。
德拉科眯了眯眼睛,波特的声音?
他没有开口,心里没有一丝波动。
环顾了四周,一个人也没有,除了他自己。
有人喝了复方汤剂还是一个变声咒+幻身咒?
德拉科没有做声,也不打算追究明白,转身就向教室奔去。
“见鬼的,不管你是谁,总之不要跑成不成?”波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但他持续不断地念叨着,“我刚刚醒来……”
德拉科脚下一个踉跄,这又是什么他没见过的新型恶作剧?连人的语气都能模仿的这么像?
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是波特,他已经死了,死咒不会绕过任何一个人。
是看他还不够惨淡,再想拿他寻点开心?以波特的名义?
他心里一阵愤怒,声音也失去了一贯的从容,“你到底是谁?”他打赌自己的声音一定听起来出奇的粗鲁和没有教养。
那个人顿了两秒钟,“德拉……马尔福?”他声音带着些小心,“是你?”
“yeah,是我,”德拉科带着恶意回答道,“一醒来就发现在令人作呕的马尔福身边是不是觉得特别倒胃口?那就快点滚吧。现在闭嘴,我要上课了。”
他气喘吁吁的跨进教室,没有理会众人惊异的眼神,径直在布雷斯身边坐下了。
“你差点迟到,”布雷斯指出,“你最近不太对。”
德拉科翻着他的课本“yeah,斯莱特林最近都不太好过。”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布雷斯还想继续,但是麦格教授这时转过了视线,于是他闭上了嘴。
德拉科眼神微微有些不自在,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摇了摇头,他低头看课本,又是该死的变形课。
一只透明的手拿过桌上的羽毛笔将他残缺的笔记补全了。
德拉科显然有些被吓到了,他看向周围,斯莱特林的学生都紧紧皱着眉听着宛如天书一般的咒语教学。
连麦格教授都没有发现这里的异常。
“我现在相信你是德拉科了,因为你们的变形课都太糟了。”波特的声音带着几分调侃,“呃我是说……马尔福。”
德拉科脸色不善的看着浮现在本子上的英文。
勉勉强强能看懂,绝对算不上好看,和他流畅的花体英文形成了无比鲜明的对比。
和波特的如出一辙。
他给周围下了个静音咒,好整以暇的望向一边。
哈利波特漂浮在半空中,黑发乱糟糟的,一身校服,金红色的领带系的七歪八扭。
德拉科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但他遵循了马尔福一贯的行为准则,他很好的掩饰住了眼神里轻微的情绪波动。
“我现在就是这个情况,一醒来就发现是灵魂体状态,还只能跟着你。”波特挠挠他的头发,“我观察了一下,别人应该是看不到我的,连我造成的破坏……”他声音顿了顿,魔杖滑出袖子,嘟哝了一个咒语,德拉科的墨水翻了一桌子,“别人也看不见。”
“oh,fuck!你!见鬼!”德拉科迅速的念了个清理一新,周围的学生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你到底是谁?”
波特眨了眨眼睛,还没来得及回答,周围一阵骚动,学生们都拿起了自己的魔杖,开始实践新学的咒语。
德拉科也跟着拿起了魔杖,挥了一下解除静音咒,“刚刚讲了什么?”
“阳光幻化咒,把空气变成阳光的咒语。”布雷斯心不在焉的回答道,“我敢打赌,这个咒语除了那个格兰杰——根本没人在学。”
“毕竟没人会去特意学这个不实用的冷门咒语——”他接着道,在看到麦格教授严厉的视线之后,装模作样的晃了两下魔杖,“真是该死的……”
耳边传来一阵清晰的笑声,“我之前在书上看到过这个咒语,没想到会在课上教学。”
德拉科垂下眼睛,灰色的眼瞳被空气里闪闪烁烁的阳光映的看不分明。
上次听到波特不是苦笑和假笑的时候,已经久远的……好像一场梦了。
“你是谁……?”他压低了声音问着。
“什么?”布雷斯皱着眉头看着课本,“噢梅林啊……为什么会有变形课这么……”
“哈利 波特”波特回答道,他似乎有些苦恼,“救世主,黄金男孩,恩……疤头……我想这个称呼你会更熟悉一点……”
德拉科施了个隔离咒,他的灰眼睛里翻腾着少有的愤怒,而且似乎完全忘记了他还在课堂上,“波特,已经,死了。”他一字一顿的说道,“他被伏地魔的索命咒击中了。”
“而我不相信他还能走运到第二次避开死咒,”德拉科垂下视线,对他没来由的愤怒感到不安,他将桌上的羊皮纸变成了羽毛,抓在手里,“他死了。”他强调。
“yeah,yeah,”波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泄气,他放低了声音小声嘟囔着“我死了,所有人都觉得我死了——也见鬼的包括我!而我现在就人不人鬼不鬼的跟着你,一个马尔福,上课——我宁可死了。”
德拉科眯起了眼睛,这种语调他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
世界上没有人能模仿出波特这种……他也说不上来的……
可是他不是已经死了?葬礼轰轰烈烈的办完了,事迹被轰轰烈烈的报道了,已经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了,他甚至亲眼看见了波特的死亡。
可是……那又该怎么解释他身边飘着的救世主?而且波特的灵魂为什么会和他联系在一起,而不是韦斯莱格兰杰或者任何一个格兰芬多?
但是在确定了波特没办法离开他四处乱跑之后,德拉科的心情微妙的有些变好,他露出一个甜腻腻的笑,慢悠悠的拖长声音“well,事实上我也不想再看见你了。尤其是你那皱巴巴的脏衣服和永远理不顺的头发——如果那还能称为头发。”
他愉悦的挥了下魔杖,但是眼底的那点笑意在接触到麦格冷冷的视线之后,完全转化成了心底的一声哀嚎。
“马尔福先生,我想你可以为我们展示一下……阳光幻化咒?”麦格走到他的身边,脸上不带一丝微笑。
“fuck。”他小声骂了一句,身边的布雷斯向他投来了自求多福的眼神。
周围的学生都幸灾乐祸的看着他——一个带头背叛霍格沃茨的马尔福。
他将脸上茫然的神色悉数换上高傲,微微扬起下巴,这几乎是他维持表面镇静的必备动作。
“而我想你并不会这个咒语。”波特的声音闲闲的响起,“你的表情只会让你被嘲笑的更惨,不如试着谦虚一些?”
德拉科灰色的眼睛里看不出一丝情绪。
马尔福只会对自己所忠诚的人谦卑。
“well,收起你那宁死不屈的表情……”波特嘟哝着,“就知道你这个自大的讨厌鬼不会愿意。”
一只冰冷的手覆上了他的,“不巧以前闲的没事学过这个咒语,你配合我一些。”
德拉科为他忽然的靠近而浑身僵硬。
“放轻松,”波特的声音近在咫尺,“不要表现的像个未经人事的……well,跟着我念。”
德拉科由着波特握紧他的手,跟着他的发音念出晦涩的咒语。
手上的触感是一片冰凉,德拉科有些畏寒的想要抽回手,这确实提醒了他,哈利 波特 死了,在他身边的,只是灵魂。没有人的体温,没有人的形态,甚至连存在也只有他知道。
但随即,波特在帮他?他居然还默认了这样放肆的行为?
苍白的手握着魔杖,不同往日的,一只透明却有力的手覆盖着他的。
德拉科甚至还能感觉到自己的体温传到波特的手心,温度蔓延在他们接触不多的皮肤上,静而缓的流转着,一路蔓延到了他全身。
轻柔,却……真实的不像话。
德拉科眼底的无措翻倒出了一些。
他……以为会再也见不到他了——
他和所有逝去的人一样,用死,换来了霍格沃茨的重生。

他眼前忽然一片光明,暖和的像往他身上扔了十来个保暖咒。
“wow……”他喃喃道。
波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炫耀糖果的孩子,“为了一个傻瓜学的这个咒语——”他的声音顿了顿,然后转移了话题,“看看他们的眼神吧,那不是你一直渴望看到的?”
德拉科当然感受得到投向他的各种各样的复杂眼神,可是第一次,他没有因此而得到满足。
也是第一次,他疯狂的渴望着看见那一双……翠绿的眼睛。
闪着恶作剧得逞的狡黠光芒。
哦,不,确切的来说,他第一次这样想,是在绿光没入波特身体之后。
在所有人因为不忍而闭上眼睛的时候,只有他还沉默的看着,绿光盛的他几乎睁不开眼。
恍惚间,他看到了波特并没有合上双眼,依然是翠绿色的眼瞳,但是空洞,像是用索命咒将两个漆黑的瞳孔染成的。
闭上眼吧,救世主,你这样简直比你乱糟糟的校服要丑一万倍。
德拉科很想这样大吼出声,可是他却难以抑制的惶恐着——不要闭上,不要闭上。
他再也……看不见了,永远的。

德拉科深吸了一口气,带上一个傲慢的假笑,将看向他的视线统统忽视,他偏过头去。
波特歪着头,也学着他的样子,露出了一个斯莱特林式的假笑。
他的眼里盈满了灵动流转的绿光。

“我居然帮助了一个斯莱特林,一个马尔福,六年来让我食不下咽的讨厌鬼……”他摇摇头,声音里带着愉悦,“难以置信。”
“wonderful!”麦格教授拍拍手,“完美的一个咒语!斯莱特林加十分!”
周围又响起了抱怨声。
“yeah,善心泛滥的救世主,圣人波特,做什么都完美的哈利 波特。”德拉科嘲讽着道,没有忘记压低声音。
波特耸了耸肩,“我想预言家日报把我吹的太无所不能了,但无论如何——还是比你强一些。”
“你是怎么学会的?”布雷斯还处在成功的咒语所带来的震惊中,没听清德拉科仿佛自言自语般的嘲讽,“你根本不在听课!”
“well,”德拉科慢慢的翻着他的课本,感受到波特盯着他的视线,嘴角扬起一丝愉悦的微笑,“可能是该死的见了鬼吧。”


罗恩宁可再上十节魔法史课,也不愿意和斯莱特林们一起上一节斯内普上的魔药课。
“真是灾难……”他咕哝着,一边把水蛭汁满脸嫌恶的滴了两滴在坩埚里面,黏黏糊糊的液体立刻蒸腾出了令人作呕的气味,旋转着变成了深绿色。
赫敏侧头往他那边看了一眼,立刻露出了惨不忍睹的表情,“梅林……我已经看到了格兰芬多扣分的将来了……”
“格兰杰小姐,你说得不错。”斯内普丝滑的嗓音在他们身边响起,“韦斯莱先生,我想你的脑子里也装满了你制作的这些垃圾——”
罗恩和赫敏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罗恩还皱了皱鼻子。
随着真相的报道,关于斯内普的流言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他的赞颂和表彰。
他本人却丝毫没有变化,依旧是一身黑袍子,头发油腻腻的像是从不洗,对待学生的态度还是尖酸刻薄——只是听起来没有杀伤力多了。

“wonderful!”斯内普的声音在对面的桌子出现,“斯莱特林加十分!”
“呕……”罗恩做出了一个呕吐的表情,“能让老蝙蝠说这种话的就这有那只雪貂了——”他偏过头去,正巧看到马尔福脸上还没来得及褪下的得意微笑。
他往他们的方向投来一个“我就知道”的轻蔑视线,然后转过头压低声音说了句什么。
“我敢打赌他又在说:愚蠢的格兰芬多之类的话……”罗恩小声抱怨着。
“well,我想你得重新制作你的魔药了。”赫敏毫不留情的指出,她正在给她的魔药装瓶,刚刚她得到了斯内普简单的认可,“而不是在这里抱怨个不停。”


“愚蠢的——”德拉科嗤笑了一声。
“格兰芬多……”波特懒洋洋的接道,“我想你可以换个词。我可是听你这句话听了快七年。”
“那很不幸,你可能还得忍受——”德拉科不怀好意的道“我想想,可能得忍受到我死为止,而你还孤零零的飘荡在这个世界。”
波特沉默了一会儿,“可能吧。”他没有嘲讽回来,只是带着点迷茫的接下了他的话。
“一个哈利 波特的灵魂,”德拉科眼底似乎划过了一道后悔,他抿了抿唇,“在霍格沃茨飘荡,真是……很刺激啊。”

战争其实没有改变他很多,至少德拉科是这么认为的。
只是懂得怎么选择自己想要的,学会了将所有的情绪都藏在高傲面具下的本领。
战争后期他和波特的关系就变得有些微妙了,不能很快意的恨,又不能拉下脸来讲和,一直不温不火的相处着。
德拉科也不记得到底是什么时候,自己的眼光会情不自禁的跟随着波特,只要是他出现的场合。
波特能做到的,他也会不服输想要做的比他更好。魁地奇是,课堂上是,战争时也是。
但他总是比不上那个黑发巫师——让他恨得牙痒痒的格兰芬多!

波特这个人的存在简直是噩梦,简直是灾难。
有时德拉科会恶意的想着,他为什么不早点消失掉——直至这一刻真的来临。
直至葬礼结束,直至魔法部走上正轨,他的生活也恢复正常,他才后知后觉的像个波特一样反应过来——
他早已沦陷在名为哈利 波特的诅咒里,无法解脱。
无数次他对着马尔福家族的公事文书筋疲力尽的睡过去,梦里全是叫嚣着要奔出脑外的绿光。
有邓布利多的,有伏地魔的,有哈利的,还有许许多多他见证了死亡却无能为力的傲罗和DA成员。
可最终定格的,永远是那双空洞的,绿眼睛。
第二天早晨再披上马尔福的外衣,光鲜亮丽的走进公众视野——即使是恶意的。

“死要面子活受罪啊马尔福”波特用马尔福才有的语调对着他说。
德拉科狠狠地翻了个白眼,“你什么时候才能消失呢波特?”
“消失?”哈利波特眨了眨他的眼睛,“不不不,这儿还有个精神萎靡的可怜虫要我拯——”
“闭嘴。”德拉科抽出魔杖,威胁似的挥了挥。

布雷斯最近觉得不太妙。
问题出在德拉科身上。布雷斯深知这个马尔福的脾性——绝不是一个阴郁的人。
前段时间德拉科的消沉阴郁,布雷斯是一眼不落的看着,其实他非常清楚原因所在。
他的压力大过战后所有人,谁都不可否认。
但布雷斯清楚得很,波特的死给了他难以承受的打击,即使他对此只字不提,还颇加嘲讽。
但他最近忽然又……混蛋了起来。
那种熟悉的德拉科专属的调子不再是浮于表面的,而是真正的——和德拉科契合了起来。
“早上好,布雷斯。”德拉科懒洋洋的说道,“今天的牛肉三明治看起来永波特的臭袜子泡过,令人作呕。”
布雷斯咀嚼了一半的三明治,忽然失去了所有食欲。
德拉科带着说不清意味的微笑,从头至尾都写着金光闪闪的“春风得意”,从他走路的姿势,到他说话的腔调。
这简直是……灾难。
布雷斯丢下半个三明治,愤愤不平的拿起松饼——腻的他连喝了两杯南瓜汁。
德拉科慢条斯理的给他的牛奶加上糖,优雅的小口吃着早餐。
布雷斯哀怨的看着他吃完了松饼喝完了奶,施施然站起身,“一会儿课上见,布雷斯。”
淡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这没可能,除非波特死而复生。”布雷斯小声嘀咕着。


“这家伙是不是新交了女朋友——”罗恩皱皱鼻子,望着德拉科远去的背影,“他看起来好像——正处在发情期。”
赫敏往她的土司上抹上黄油,“哦,罗恩,这才是他的常态,你应该知道的,就像以前哈利在的时候一样。”
她的语气并没有悲伤,只是带着一种若有所思。
“快,快别提了。”罗恩露出了惨不忍睹的表情,“这让我想到了我今天的魔药课——”
赫敏咬了一口她的土司,“而你的论文还没影子呢。”她耸耸肩,意料之内的看到了罗恩惨白的脸色,“你还有一个上午。”
罗恩夺门而出“课上见赫敏。”
赫敏微微笑了笑,三两口结束了自己的早餐,也站起身离开。
“Hi,赫敏,去哪?”她在礼堂门口遇到了Luna,她善意的向她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Luna,我去图书馆查点关于灵魂的资料。”赫敏点点头。
“祝你好运。”Luna挥了挥手里的桔梗花,离开了。

“你真的可以消失了波特。”德拉科眯起眼睛,在他第无数次破坏了他的魔药的时候。
“yeah,yeah,”哈利敷衍的应道,“你已经说了这话第七十八遍了。”
“我很欣慰他取代了愚蠢的格兰芬多,”他危险的说道,“你迟早要逼疯我的。”这句话他说的很小声。
哈利望进他灰蓝色的眼睛。
他在死之前,望进的最后一双眼睛。
惊慌无措,在阳光下浅淡的宛如琉璃。
丑爆了马尔福。
哈利这样想着,这一点也没有他平时的冷静从容。
“看看你现在的表情马尔福,就想吃了鼻涕虫一样糟糕。”哈利想扭出一个马尔福式的假笑。
金色的发丝贴在前额,他略低着头,阳光在他脸上投下了一片杂乱的阴影。
整个人单薄的……像与阳光融为一体。
哈利的心猛地被揪痛了。他从不知道,原来还有一种痛苦能比钻心咒痛苦一万倍。
生命在源源不断地流出体外,哈利固执的不肯闭上眼睛。
他就要死了?这简直不可置信。
他还没有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不被伏地魔困扰
可以放声大笑放声高歌的,随性的生活。
他还来不及和朋友们拥抱,为死去的人们哀悼。
和并肩作战的人们高歌庆祝,和自己所爱的人亲昵私语。
他甚至来不及对马尔福说一句抱歉,为了那个神锋无影。

在黑暗和战争面前,谁不是懦弱胆怯的,他们都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立场。
痛苦,弱小,茫然,无助。
“我……我没有选择!他他会杀了我……会杀了我全家!”
他们不过都是为了自己的家庭,为了那种可笑的认同。
可是,他却最终选择了光明。

哈利模糊的思考到这里,勾起了一点微不可查的笑容,然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他没有看见德拉科比往常更加惨白的脸色,和颤抖不止的双手。
一切归于沉寂。

“我们伟大的波特先生还是一如既往的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里。”德拉科略带嘲讽的说,“真是无比的礼貌。”
德拉科气恼的瞪着哈利,他望向自己的眼睛,然后绿色的瞳孔就失了焦,茫然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的情人在呼唤你?”德拉科换上了熟悉的马尔福语气,“迫不及待想要逃离我了?”
哈利猛地将视线聚焦到面前人的脸上,依旧还是他看了六年的面容,只是少了青涩稚气,多了沉稳内敛。
他淡金色的发丝因为收拾魔药的缘故,有些散乱的垂在耳边,他稍稍仰着头,看着飘在半空的哈利。修长白皙的脖颈形成一个迷人性感的弧度——而他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点。
哈利眼神飘忽着挪开了,他咽了咽口水,“well,嗯……我没有什么情人。”
“哦?”德拉科抱起双臂,挑起了眉。
哈利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和马尔福谈论这个话题,但他就是没忍住接着说下去,“我和金妮很早就分开了……ummm……”
德拉科灰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愉悦,他用上扬着的声音道“我在和波特谈论他的情感问题。well,真是妙不可言。但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听说她找了个男朋友,而且比你强多了波特。”
哈利几乎是脱口而出一般“yeah,金妮值得更好的,我不值得她耗费青春。”
哈利似乎看见德拉科抿了抿唇,他像是经过了很大一番斗争后才艰难的开口“你不会死的,波特。”
哈利苦涩的露出一个笑,“是吗?那我现在——”
“我可不会让你这样下去”德拉科打断,“半人半鬼的跟着我?波特,这太恐怖了。”
他用的还是一如往常的恶劣语气,但是哈利通过这层斯莱特林的别扭,体会出了另一层情绪。
是他想多了吧?哈利说服着自己,他只是迫不及待想找个人来发泄他糟糕的情绪。
哈利举起自己的手,它散发着飘渺的薄雾,像是风一吹就要散了。
如果……他那么搞再次让别人感受到自己鲜活的体温——能真实地触摸到——
不不不。

哈利无声的叹了口气,重新将视线落在了德拉科身上。
他正皱着眉专心的配置他的药水,一个人将所有事进行的有条不紊。
哈利忽然意识到他们都长大了,通过一种极为严酷的方式。
尽管面前的人依然是个混蛋,但是他坚毅的侧脸线条,条理清晰的动作,无不昭示着他不再……是那个二三年级的幼稚淘气鬼了。
撇开一层宿敌关系不谈,哈利还是愿意承认德拉科是相当值得依赖和信任的。
或许他会成为一个医师?救死扶伤好帮手?
哈利忽然笑了起来。
他们都成年了,这一年之后,他们将离开霍格沃茨,去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
太好了,哈利想着,大家都还有这么久的路要走。
他和德拉科的故事,说不定,才刚刚开始。


“德拉科,我先回地窖了,”布雷斯打了个哈欠,望着德拉科金色的脑袋。
德拉科应了一声,继续埋头于厚厚的家族事务。
“德拉科……”布雷斯犹豫一会儿,“你该为你的前途做打算了,而不是抱着没落的家族……”
他没有说下去
德拉科抬起了眼睛,昏暗的灯光照不清脸上的神情
“well,你也早点睡。”布雷斯识趣的闭上了嘴,耸耸肩出去了。

“你闭嘴好吗波特。”德拉科手下笔不停刷刷声不断,“我可不是你长篇大论的合适人选。”
“哦……well”哈利声音顿了顿,“但实际上——我也只能对你说。”
哈利在他身边坐下,绿色的眼睛映着他魔杖顶端的荧光,恰到好处的柔和。
“可说真的,马尔福家族想要维持下去真的太难了——当然我不是说你没能力——只是你完全有更好的选择,比如去圣芒戈当个医师什么的……”
德拉科手上的笔停下了,“圣人波特?嗯?我怎么选择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他的语气里没有刻意带出来的嘲讽,只有平静。
他看到那双绿眼睛里一闪而过的黯然,德拉科动了动嘴唇,说“收起你胸怀天下的情怀,我还没不济到要你关心。”
还是不太好听。德拉科眼里划过气恼,但最终没再说话。
一阵沉默过后,哈利站起身,“well,我想你该睡了。”他的手拂过魔杖顶端,荧光消失了,“不然你又要接着丢人了——在变形课上。”
“还不是拜你所赐疤头。”德拉科恶狠狠的说着,有点庆幸他转移了话题。
“可事实上,不是我你也一样糟糕。”哈利轻快的说着。
“闭嘴,”德拉科翻翻眼睛,然后整个人僵在了门口。

“呃……Hi,德拉科。”布雷斯干巴巴的说,“我有东西忘在这儿了。”
“哦梅林,”哈利声音有点慌乱,他滑出魔杖咕哝了句咒语,“哦……你忘记施隔离咒了……我想他可能会听到你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德拉科脸上神情不变,向布雷斯点了点头,“早点回去。”然后没事人一样往地窖走去。
“德拉科——”布雷斯的声音听起来欲言又止,“我想……我想你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德拉科挑起了半边眉,“我怎么了?”神色无辜,声音冷淡。


布雷斯感觉很惶恐,他可不希望德拉科的恢复正常是在幻想出一个波特的基础上。
他很早就觉得德拉科不对劲,不止是他举止上的变化,更是他时常撇开他一个人走,错开学生高峰时期,行踪不定的像是在和什么人偷情。
结果比和什么人偷情还要刺激,布雷斯干巴巴的想着,一个马尔福幻想出一个波特,这可太刺激了。
这可不太妙,布雷斯心想,而且这种事说出去,肯定更不可行他必须得找时间和德拉科谈一谈。
布雷斯听完了全程的对话,直到德拉科出现在他面前。
幻想出来的这个波特居然还挺像的,这么多天了他们居然没打起来,布雷斯精神恍惚的想着。
“我们得谈一谈,”布雷斯说,“你这样……”
“谈什么?”德拉科抱起双臂,换上了懒洋洋的调子,“谈谈潘西和你?”
布雷斯上前一步,施了个静音咒“你知道我的意思。”
德拉科眯起眼睛看他,灰蓝色的瞳孔里似乎有光。
“我们可以边走边聊,我不认为潘西还会想和你见面,你不如放弃她吧……我想韦斯莱家的——”
他吃痛的揉了揉头顶,眼里闪过愤怒,但是抿了抿唇,一个字都没说。
“是你的波特给了你一下?”布雷斯知道自己的声音尖锐,但他不得不这么做,要不然德拉科永远不会聊上正题。
“你的?”德拉科似乎听到了一个惊天秘密,但没否认波特的存在。
这之前德拉科脸上有一丝询问,大概是在征求波特的意见。
天啊,一个马尔福,在征求一个波特的意见!布雷斯总觉得是自己中了混淆咒。
“布雷斯你的观察力要是用在学习咒语上,你一定会非常优秀的,甚至超过格兰杰。”德拉科接着用他欠揍的声音说道。
“所以你真的,幻想出了一个,哈利波特?”布雷斯吞了口唾沫,艰难的说,“因为你太过想他?”
“我想波特。”德拉科嗤笑了一声,瞪了身边一眼,“别笑疤头,我想他,我宁可喝韦斯莱做的魔药——或许垃圾还更贴切一点。”
“幻想?”他接着又哼了一声,“我要是幻想出一个哈利波特,要么是我自己疯了,要么就是被施了混淆咒,最顶级的那种。”
布雷斯张口结舌。
“你怎么不说是他非缠着我不可?”德拉科眼睛里泛起恶意的微笑,“哈利波特,救世主,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缠上了一个前食死徒,你说,这报道出去该多么有看点?”
“oh,oh,是的,你也不想,”德拉科敷衍的应着,“那怎么偏偏是我?而不是你们的格兰芬多们?”
布雷斯听着德拉科一个人的独角戏——他现在希望自己立刻幻影显形消失在这里,而不是站在这当一个插不上话的呆子。
“呃……波特,德拉科”布雷斯试着打断只有一个人的争吵,“我是说,我还在这儿呢……”
“yeah,我知道,你并没有变成波特那个惨样,我很庆幸。”德拉科分给他百忙中的一瞥。
不知道波特说了些什么,德拉科语塞了一秒,“是,我是说过,但我只想看你应付媒体和韦斯莱一家‘哦哈利,我亲爱的!’那一定,对你来说是个灾难——比死还可怕。”
布雷斯翻了翻眼睛,终于放弃了和德拉科正常的对话。

“口不应心的斯莱特林,”哈利小声嘟囔着,“我真是早该知道了。”
“别说的好像你很了解我”德拉科眯起眼。
哈利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德拉科,”他顿了顿,“你要听吗?”
德拉科抱着手臂,“那么你有什么高见?”
“而且我不认为我们有熟到可以互称教名。”
哈利满意的看见布雷斯一瞬间惊恐的表情,“他说了什么德拉科?他是不是喊了你的教名?”
布雷斯抱住脑袋看起来正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是啊,我们伟大的哈利——”德拉科顿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才接着说“波特先生。”
“喊我哈利吧,我想你是愿意的。”哈利微微挑起眉,“你别想骗我了。”
“梅林的裤子啊!”布雷斯不可置信的摇头,“现在我相信是波特缠住你了,你幻想的波特可干不出和一个马尔福互称教名这种事——德拉科?”
“德拉科,让我看看你在想些什么……”哈利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你在想,‘哦这可不一定该死的我怎么又想到了那个梦——’”他慢慢欣赏着德拉科逐渐变的震惊的脸色。
“好吧,这很不礼貌,”哈利接着说,“对不起,但是我还是很好奇,扎比尼的话说中了什么?”
“没有,什么都没有。”德拉科脸色僵硬的说。
“好吧,没有,”哈利好整以暇的说,“没有。”
“疤头,我不管你知道了些什么,只要你敢多说一个字——”德拉科恶狠狠的说着。
“你就让我消失?”哈利语气里是上扬的调侃,“comeon 事实上别人也听不见我说了什么,不是吗?喊我哈利吧。我知道你一直想这么做了。”
德拉科扫了扫布雷斯,而后者识趣的爬上自己的床,把帘子也放了下来。
“马尔福的自尊和骄傲?”哈利笑着说,“你真是一个斯莱特林,标准的。”
德拉科抬起下巴,灰色的眼睛望着盘腿坐在自己整洁的床上的黑发青年,“谢谢,这是我从你嘴里听见的最像样的夸奖了。”

评论 ( 8 )
热度 ( 78 )

© 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