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近期萌DH keep calm and drarry on!!!!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drarry]不按套路出牌的迷情剂(一发完)


万年助攻潘西布雷斯。

哈利波特在追求一个女孩子——潘西帕金森。
是的,斯莱特林的女级长,黑发的纯血,德拉科马尔福的前女友。
这主谓宾越看越奇怪越看越诡异,霍格沃茨所有人都只有一句——哦草我好像看到了梅林的内裤!
但无论怎样,事实就是如此——哪怕斯内普忽然和颜悦色如沐春风天天给格兰芬多加分,乔治和弗雷德变得一本正经一板一眼——也无法改变。

“我真的认为他喝了迷情剂,并且是潘西给的。”赫敏叉着一根烤肠,盯着斯莱特林桌围在潘西帕金森身边大献殷勤的哈利波特。
罗恩仅仅是从盘子里抬起头瞟了一眼就又低下了头“我只是好奇金妮哪里比不上她——我以为她够好了。”
“不,我可不行”金妮俏皮的声音从一边传来,她眨眨眼“哈利波特爱的可不是我。”
赫敏停下了咀嚼,她若有所思的盯着金妮“你知道哈利波特喜欢——”
金妮嘴角翘起,“哦是啊,显而易见不是吗?潘西其实挺漂亮的,她可不必干这种——强迫性质的事儿,有的是男孩追她呢。”
“我好像没有当着你的面说潘西帕金森送了哈利波特迷情剂。”赫敏挑起眉。
金妮“是吗”然后她脸不红心不跳的接着说“你一定会这么想的,赫敏,你总是太敏锐。”
赫敏瞟了一眼斯莱特林桌,惊恐的发现潘西帕金森正一脸享受的接过哈利波特递给她的食物,那表情让赫敏想给她来一个猪头咒。
金妮抱着双臂,神色不明的望着潘西帕金森身边的德拉科。
“我得说,马尔福看起来刚刚吃下一锅纳威熬的魔药,”罗恩忽然幸灾乐祸的接了一句“自己的前女友被自己的死对头缠上了,甚至还有成的可能!哦豁!我真是喜闻乐见!”
金妮高深莫测的笑了,德拉科刚刚把一把完好的叉子硬生生折断了,磕在桌子上发出了巨大声响。
“哦是哦,马尔福看起来悲痛欲绝呢。”金妮再一次的翘起嘴角,她卷了卷头发“他一定深爱着其中的一位。”
“直接说潘西帕金森好了。”罗恩说。
“哦,万一呢。”金妮轻飘飘的说“男孩子啊。”
她带着Luna身上才有的不知所云的仙气飘然离去,而赫敏却若有所悟的皱起了眉。
她再次扫了眼斯莱特林桌——德拉科的脸色已经差到连罗恩都想问他是不是得了绝症一样,赫敏连再看一眼都是灾难。
“男孩子啊。”最终赫敏不再想管这件事,她想她明白了,只是懒得去操这份闲心,它也和金妮一样,留下了这句话,拖着惨叫的罗恩去了图书馆。

“潘西帕金森!”德拉科阴森的声音,昭示着他有多不快。
这蠢女人是不懂如何拒绝吗?还是看着救世主围着她整天打转很有成就感?
“哦,是的,德拉科”潘西在接触到德拉科阴沉的视线之后缩了缩,但又很快挺直腰。
他会感激的——在事成之后。这个迟钝又胆小的要命的家伙。
潘西帕金森说服自己,然后小心翼翼的问“德拉科,有什么事?”
“或许你可以让你的——先放开你?”德拉科冷冷的扫了一眼正挽着潘西帕金森胳膊的手。
“德拉科……你知道……他不是我的。”潘西帕金森暗中冷哼了一声,然后刻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诚恳又楚楚可怜“德拉科,我一直只喜欢你一个人,从来都是。”
“那你为什么不直截了当的拒绝?”德拉科微妙的看了一眼黏在潘西帕金森身边的哈利波特,扫过他扬起的唇角,没扣好的衬衫领口——停止!!!
德拉科忍无可忍的一把扯过哈利,“你到底是什么毛病?”
哈利看起来很开心,这给德拉科一个微妙的错觉,他是因为自己的反应才如此开心。
狗屁吧,这蠢货正在追求另一个蠢货!德拉科重重的冷嗤一声,他俩就不能清醒点!
“你知道,德拉科,女人总是对这些没有抵抗力。”潘西帕金森羞涩忸怩的说,“世界闻名的哈利波特正在追我!我还不错对不对?你要不要考虑和我复合?”
哈利的脸色黑下来了,挣脱德拉科拉着他的手,果断上前拉住了她要贴上哈利的动作。
“小甜心,注意你的行为。”哈利柔情蜜意的开口了“你只能是我的。”
潘西在心里呸了一声,俩迟钝又胆小的蠢货!她居然还要忍受这种精神污染!还居然没人和她这样积善积德的好人说个谢谢!wtf!
“我还没答应你呢,哈利。”潘西强装出一副羞涩的样子。
潘西满意地看到德拉科再次瞪着自己的眼睛像是在喷火,几乎将他浅灰的眼睛烧着了。
潘西忽然很感慨的想到不久前自己还为这一双眼睛神魂颠倒,现在却在做这种为他人做嫁衣的高尚事儿。潘西简直想为自己鞠一把同情泪。
“你会的。”哈利很肯定的说。
潘西忍着“哦瞧这蠢货真想给他来一打迷情剂”的冲动,凉凉的在一旁开口“无意打扰,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两位有情人——已经宵禁了,而我和那位布雷斯先生,要一起与你们度过这一个夜晚。”
潘西当然知道布雷斯在,他可是自己的应急救场,万一玩脱了哈利真的对自己干了什么,德拉科非阿瓦达了自己不可。
布雷斯讪讪的从一旁绕出来,“hi。”
潘西身边围着三个男人,给她一种自己被宠到天上的错觉,然而她和布雷斯对视了一眼,绝望的承认自己不过是个万年助攻。
“咳,也许我们需要找个地方度过这一晚。”潘西干巴巴的说。
“是啊,万应屋如何?”哈利立刻响应,但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看了德拉科一眼。
德拉科显然知道哈利想到了什么,他给了他一个假的不能再假的微笑,略过了那一场大火不提,“哦?好让它为你提供一张温暖的床和潘西共度良宵吗?”
这话酸的,牙都要掉了。潘西啧啧的摇头,布雷斯也给了她一个无奈的宛如看智障的眼神。
哈利又挽紧了潘西的胳膊,她现在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吃醋中的男人真是太可怕了!!!
“是啊,温暖的床,美丽的姑娘。”哈利毫不客气的回应,他扬起下巴,转身带着潘西走了。
布雷斯干巴巴的瞧着好友显然快到极限的臭脸,“呃……他们挺配的?呃,我是说,要追上去吗?”
德拉科冷冷的笑了,“不然等着哈利真的睡了潘西这个女人吗?哦,那真是天大的笑话。”
布雷斯一脸牙疼的表情,“倒了血霉了……”他咕哝着,然后自认倒霉的去追他的好友。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
他们四个人,处境尴尬的面面相觑在万应屋提供的房间里。
既格兰芬多又斯莱特林的布置显然让德拉科心情不太好,但鬼知道他是为了什么心情不好?
潘西挥出一个报时咒,她默默的计算时间,还有三个小时!她只要趁这三个小时为他俩创造合适的机会!然后她和布雷斯就可以全身而退了!再也不要受德拉科神经质的念叨了!!
真令人感动——忽略哈利还挽着她的话。
这个局面产生的原因很简单——某天金妮韦斯莱找到了她,非常直截了当的和她说她已经受不了哈利在她耳边天天对马尔福的念叨还他妈居然自己毫无所觉!
“对于哈利为什么会喜欢上那个臭——呃,马尔福,我想我也无可奉告,那是他们俩之间的事。”金妮说,“最重要的一点是我真的没办法忍那个蠢货在他女朋友耳边念叨另一个男人!所以我和他分手了!”
潘西当时只想给她一个同病相怜的悲惨微笑。
“我得做点什么!”金妮眼睛闪闪发亮,“我有一个想法。”
……于是就这样了。金妮给她提供原料,潘西用她那点仅剩的魔药知识配制迷情剂(天知道她有多担心配制出一锅颜色不明的东西把哈利给毒死,然后德拉科给她一个索命咒。不过谢天谢地效果还不错。)布雷斯负责全天候在德拉科身边鼓吹哈利和自己有多么般配,然后在关键时刻收拾各种烂摊子。
当然最倒霉的还是她自己。毕竟她才是首当其冲承受德拉科各种各样 语言+眼神+精神攻击的可怜人。
不让他们直接上床简直愧对自己是个斯莱特林。潘西气哼哼的想。
温暖的大床,赏心悦目的男孩们。潘西阴恻恻的笑了。
也许还要一个伸缩耳。
“……潘西?”哈利摇着她的胳膊,潘西回神的时候,哈利正等着他的绿眼睛,紧张地看着她。
不远处坐在德拉科 ,他上身绷得笔直,无声的对着潘西比口型“你敢。”
哈利又朝她更靠近一点,哦天啊,潘西感觉自己要窒息了。她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布雷斯在一边用眼神示意她到德拉科那边去,最好撒个娇打个滚什么的。
德拉科真的不会把自己拍到地上吗??但潘西还是逃命一样的抽身退开,她强迫自己用上最恶心的声音道“德拉科!你……你听我解释……!!”说着她作势要扑进德拉科的怀里。
自己喜欢德拉科的人设不能崩,蠢女人的人设也不能崩!wtf!!潘西只想骂句mmp。
当然德拉科会躲开的,但奇怪的是当她距离德拉科还有一米多的时候,就被窜下床的哈利拎住了凌子。带着威胁意味的把她拖回了他身边。
他盯着自己,满满的温柔下面是咬牙切齿的威胁“宝贝儿,不要离开我超过三米也不要靠近别的男人。”
是不要靠近别的男人还是不要靠近德拉科?潘西眯着眼想。
哈利挑眉看向她。
等等!药效过了吗!?这不应该啊?潘看了下时间。难道是自己配置的迷情剂的问题吗?
德拉科几步走上前,大力拍开了哈利拉着她的手,“波特你有什么毛病吗?不和你的红毛韦斯莱一起好好呆着,来招惹斯莱特林的人?”
“那又如何?我和金妮分手了,我就是喜欢斯莱特林的人。”哈利理直气壮的说
打着保护自己的幌子明目张胆的讲情话!!!太过分了!!!潘西捂着眼,居然还有点甜!!有没有道德底线啦!!!
“你再说一遍。”德拉科沉下了声音
潘西偷偷睁开眼,几乎要绝望了,这蠢货是看不见哈利眼睛里明晃晃的写着喜欢你三个字吗??在她即将开口澄清之际,她听见哈利说“我再说一遍,我喜欢斯莱特林的人,我喜欢潘西帕金森。”
“哐当”一直沉默的布雷斯扎比尼从椅子上掉了下来。他立刻诚惶诚恐的扶起椅子,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是她的错,把迷情剂做的如此优秀。西弗勒斯都要给她E。
德拉科灰色的眼睛像用冰水淋过,森冷冷的直冒寒气。
他挑起唇角,是个礼数周到的,牵动了固定几块面部肌肉的假笑。
“德拉科其实我真的很不理解为什么……”布雷斯弱弱的开口“波特喜欢谁,你可没必要太认真,要我说,你的反应太过头了……”
非常好!!!潘西趁德拉科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前,迅速谄媚又带着点惊喜的问“德拉科,难道你是为了我在吃醋吗?”
呕……
德拉科嫌弃地扫了她一眼“当然不是,你想多了”
潘西先应声做出了受伤的委屈表情,然后再逐渐露出震惊的神色,虽然她可是快烦透了,又只能装作什么都没看出来。
“德拉科……你……”潘西退了两步,“你居然喜欢……哈利波特吗……”
是的是的是的我的上帝啊快让我解脱吧!!!!
德拉科挑起眉,似笑非笑的扫过面前三个人,“演到高潮了?你们三个?”
????????????
潘西觉得自己的面部肌肉失去了控制
德拉科站起身,假笑“我为了摸清你们到底打的什么算盘,配合的真的很累啊。”
“如果你们这么拙劣的把戏我还看不穿,”德拉科慢条斯理的说“马尔福家族早该亡了。”
“你,”潘西咽了口唾沫,“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小甜心,注意你的行为”德拉科放柔声音“这里开始。”
“我得说我是个斯莱特林,你们两个还没一个格兰芬多演得像。”德拉科嗤了一声。
潘西弱弱的指出“哈利波特不是在演……他喝了迷情剂……”
“哦?”德拉科挑眉,“我很怀疑。”
哈利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边,并且悄悄向他垂在身侧的手摸去,于是他翻过手,主动扣紧了哈利,十指紧扣。
“你熬的迷情剂?”
潘西点点头。
“我喝了,”哈利说,绿眼睛在灯光下闪着光,流光溢彩,“但是……恶……除了难喝并没有别的用。”
“我从金妮那里知道了你们的计划,于是我想与其让你们三个熬出一锅一锅的毒药来毒害我,还不如委屈一下我自己。”哈利解释,他耸耸肩“就事论事,没别的意思。”
德拉科毫不留情的嘲讽“哦,潘西帕金森完美!斯莱特林加十分!”
要不是你俩那么怂那还有这么多事儿???
潘西凶神恶煞的站起身,“你们,”她一指床,“给我滚上去。”
“现在,立刻,马上!!!!!”她怒而摔门和全程目瞪狗呆的布雷斯怒气冲冲的离去。


德拉科漫不经心的笑“小甜心?”
“小宝贝儿?”哈利回击
“谁让你这么喊她?”德拉科把哈利拉进怀里,炙热的吐息在他脸颊边,“演也不可以。你可要好好补偿我。”

夜还很长呢,路还很远呢。

——fin——
蜜汁契合愚人节主题(???
接下来会消失一段时间

评论 ( 9 )
热度 ( 312 )

© 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