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rry]Time isn’t healing 03~04

前文走tag

拽哥视角

03回忆杀

03

“哈利!这里有你的好多礼物!”那个红头发韦斯莱满是羡慕的声音远远地从礼堂那侧传了过来。

我哼了一声,连往那边看的欲望都没有。

“你怎么想?要不要去凑个热闹?”潘西一边卷着她的头发,一边向格兰芬多长桌那个被礼物和人群埋起来的黑发少年抬了抬下巴。

“走吧,潘西,这时候不去凑个热闹可不是我们的风格。”我这么说着,似乎是要赶去确认什么似的站起身,潘西立刻意会,挽上了我的胳膊。

随着距离缩短,注意到我和潘西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很警惕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推了推哈利。

“马尔福来了……八成又是找你麻烦来了。”有人低声提醒哈利。

哈利立刻抬起头,手上正抱着最后一个礼物没有拆,他的目光落在挽着我的潘西的手上,随即滑开了视线,不在意一般抿紧了嘴唇。

“瞧瞧我们的波特,”我有些懊恼的听见自己又用上了这个语调,“这是什么?哪个暗恋你的小女生给你送的礼物?”我趁哈利瞪我的时候,附身迅速抢过了他手上的最后一个礼物。

上帝啊,刚刚哈利的呼吸落在我脸颊边……

“虽说私自拆别人的礼物不是什么礼貌的行为,但是……”我将目光落在了我手上包装无比精美的礼物盒上,然后愣了一秒。

墨绿色的底色,还勾着银色的镶边。

潘西在我愣神的时候,适时的出了声,“这不是我们学院的颜色么?不愧是救世主先生啊,连我们学院的小女生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

我有点尴尬的咳了一声,不自在的将手上的盒子往前一递,“看在是我们学院的……份上。”

潘西看了我一眼,但还是配合的冷哼了一声。

哈利用力的夺过了礼盒,“说真的,你能不要带着你的女朋友像发情期的狗一样招人讨厌吗?”

潘西嘴角勾起了看穿一切的微笑,挽着我的胳膊又收紧了点,“怕是怕,他不来找你麻烦你又会觉得寂寞了。”

“所以你们准备在这里站到什么时候?”赫敏抱着胳膊站在哈利旁边,挑起眉看着我和潘西。

“等你们的救世主拆开那个礼物啊。”潘西安之若素的玩着她的头发,“是不是德拉科?”

我心里暗暗对潘西翻了个白眼,这女人究竟是为什么会对这一类事这么敏感?

 

熟悉的呼啸的风声,还有阳光下少年清朗的笑声。

我扭过头的时候,哈利满脸惊喜的捧着一个金色的风铃,翠绿色的眼睛像是泛起微波的湖面一样生机勃勃,他抬起头,眉梢向上微微挑起,“你们听见了吗?”

我听见了。我也听见了自己蓦然加快的心跳声。

他的眼睛折射出风铃金色的光晕,那差不多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眼睛了——尽管我也不是很想承认。

潘西却戚了一声,“我当什么宝贝呢,不就是一个风铃么,丁零当啷有什么特别的。”

我微微哼了一声,要是让每个人都能听见,这个风铃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哈利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低下头将嘴角的笑抿下去,但是眼底的笑却怎么也止不住,他站起身,三两步走到我跟前,他五官的每一个细节瞬间被放大,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艰难的咽了咽唾沫,往后退了一步,挂起熟悉的假笑“怎么?波特收到了来自我们学院的小姑娘的心意迫不及待要和我分享吗?”

潘西又看了我一眼,没出声。

哈利张了张嘴,又看了看潘西,眼底的笑意一点点消失。

他最终什么都没和我说,带着他的朋友们离开了礼堂。

 

“所以我们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正常对话吗?”哈利抹了一把从额角流下的血,脸上手上都沾满了灰尘和干涸的血迹,不无自嘲的说

我耸了耸肩,但随即肩上传来的剧痛让我终止了动作,我抽了一口气,回答“我们不是把嘲笑讽刺对方当成一生的事业吗?”

他顿了半晌,忽然笑了起来,“真奇怪马尔福,刚刚我忽然有和你讨论一下未来的欲望。”

我挑眉,“随意,我也挺好奇救世主对未来的规划。”

哈利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不怎么讲究的席地而坐,他盯着前面硝烟四起的废墟,声音轻的我快要听不见,“我想,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自己开家店,就和乔治弗雷德一样,不管生意怎么样…”

“还真是伟大的计划,”我评价道,“虽说不怎么样,但还是祝你早日实现你的梦想吧。”

“如果你一直好好讲话该多好。”他瞥了我一眼,然后又转回视线,继续盯着眼前的废墟“我想我这个规划这辈子是实现不了了。”

我笑了一声,“因为你可是救世主啊,想想吧,一个大名鼎鼎的活下来的男孩,最后跑到某条不知名的小街当起了落灰咖啡店的店主,你想去,你以为魔法部就会放你吗?”

他瞪了我一眼,于是我又接了一句“不过凡事无绝对,万一呢。”

“说说你吧,”他拍拍身边,“鉴于我们现在都处在随时可能陷入昏迷的情况,我们还是勉为其难的多交流一下吧。”

我有点嫌弃的皱起了眉,最终还是向我的西装说了声抱歉,跟着在哈利身边坐了下来,“我的话……如果我的食死徒身份……”

我的话没完,哈利丝毫不礼貌的打断我,“我说过了马尔福,你前食死徒的身份不会是你的障碍。”

“哈,我现在可不一定是前,在他们发现之前,在那个没鼻子的家伙死之前,我都是食死徒。”我有点自嘲的说,他又瞪我了“好吧好吧,我想我的魔药课成绩还不错,所以我觉得圣芒戈会很适合我?”

“当个医师?”哈利笑了,“那我们以后会有很多合作机会啊,那就提前和你预约了,以后你就当我的专治医师吧。”

“什么叫有很多合作机会?”我皱起了眉,“魔法部都归你管吗?你还真的当自己是救世主了?”

哈利笑意凝在嘴角,像是被定格住了,他声音依然很低,“不是我当自己是,而是所有人都认为我是。”

“即便我心灰意冷,什么都不想管,就像你说的,魔法部会放我走吗?”他咳了两声,把血迹擦去。

“好了,”他终于还是呼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不如还是想想……”

我也跟着站起身,“不如还是想想怎么活过这几天吧。”

 

 

熟悉的钝痛将我轻而易举的拉离了睡眠。

我知道这是梦境,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清楚。

我又一次度过了一个不到三小时睡眠的晚上,说实在的,我早就习惯了,这又有什么呢?

身后巨大的沙漏刻着繁复冗杂的花纹,细腻的沙子一刻不停的往下落着。

很多事情在刻意的遗忘下早就模糊不堪——只会在我可怜的睡眠时间打扰我。

但又有很多事情——

我扫了一眼身后沙漏最底端的跳动着的数字,那里跳动着最准确却冰冷的数据——

两个月十九天二十一小时五分

一切都完成了,没有什么可遗憾的。

甚至我还多出了三年让我再……

重叙旧情?

哈。

我整了整衣服,闭了会儿眼睛,酸痛感铺天盖地的涌来,两秒后我又睁开了眼睛,头也不回的踏入了壁炉。

又有一颗沙子落了下来。

 

04

我推开DM的门,依然是熟悉的……笑声和风声。

我懒得去回忆已经多少年了,只是不在意的向里面唯一一个人打了个招呼,“今天生意还是不怎么样,恩?”

“总之借你吉言,还过得下去。”他站起身来懒洋洋的打个哈欠,“前两天你的歌写的怎么样了?竟然有人要听你那样碎碎念一样的歌。”

我耸了耸肩,“或许吧,自带圈粉磁场。”

他翻了个白眼,忍住了没继续奚落我。

“还是老样子?”他虽然问着我,但已经开始磨起了咖啡豆。

“是。”我简单的应了一声,坐到了我固定的位子上。

从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他的侧脸,早已不是梦里的,记忆里那样还带着未退去青涩的感觉。

之后多年的杀人机器一般的生涯,让他的脸上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丝表情,手起魔咒落,一死一大片。

终于,哈利波特成为了所谓——容许我笑一声,正义和平的代表。

尽管,这所谓的和平与正义再也不是当时的样子。

矫枉过正的对黑巫师,对纯血的,对斯莱特林的迫害,使魔法部早就不是一个正常的政府部门,换个词,修罗地狱,或许还贴切一些。

哈利早已经失去了对于生命的敬畏,他是和平,是正义的代表,所以,凡是人们不喜欢的,不想要的,他一定会出现,然后结束一切。

 

“又在想什么啊?每次看你都像在做梦一样?”他端着咖啡坐到了我的对面,“梦游呢?每天来这逛一圈?”

“是,”我随口调笑道“梦你啊。”

他愣着看了我一会儿,然后骂了一声“喝你的咖啡吧。”

“说实在的,每天想爬上你的床的女人数不胜数吧?”他掰着手指头数“长得好,有钱,还会写歌会唱歌。”

我被他两句不算赞美的赞美夸得有些身心愉悦,“再顺便一说,我还是一个知名医院的院长。”

他默默起身,走出两步又折了回来“所以你为什么至今还是单身?”

我挑了挑眉“你不觉得有点冒犯?”他眼神里写着“你觉得呢”

“我有爱的人了。”我喝了口咖啡,昏暗的灯光落进了他翠色的眼睛里,染成了我最喜欢的墨绿色。

他眼睛里划过一丝我难以定义的情绪,然后又撇了撇嘴“真是俗套的剧情,是不是最后她还失忆了?”

我呛了一口,“咳咳……咳,你怎么会这么了解?”

“难道是真的?”他瞪大了眼睛,“我还以为这种剧情只能在电视剧里见。”

就发生在你自己身上,难道你就没点感觉吗?

“这种操蛋的事情,可不是你们这种没脑子的电视剧可以比较的。”我眯着眼睛。

“你们?”他蹙起了眉。

说漏嘴了。

“我的意思是,你们这群爱看没脑子的电视剧的人。”我手指敲打着桌面,带着刚刚我脑子里的节拍。

“行吧行吧,”他显然懒得和我争执这些无聊的问题,“今天你怎么会来的这么晚?”

“我说了我有工作要忙,”我无比流利的说出这句话。

他半信半疑的看着我,我无比坦然的回视他。

“可是你……”他指了指领口,“血迹。”

我顺着他的指向看过去,然后心里暗骂了句天杀的狗屎。

但是我只能冷静的告诉他“哦,这是我做一台手术的时候不小心沾到的,我是个医师。”

他眯起眼睛,“你们不用换白大褂而是直接穿着西装?”

他为什么该死的会这么敏锐!?

“或许每个医院都有不同的习俗?”他自圆其说一般的接了下去,但他的眼神告诉我他完全不相信我说的狗屎,只是为了不让我为难才这样做。

“是啊,碰巧我的那个医院就不那么讲究。”我干脆的点点头,顺着他的话茬胡扯下去。

“我的歌写了一半了”也许是他的眼神太过吓人,我主动转移了话题。

他脸色略微缓和,硬邦邦的开口“就是那首写给你情人的?”

我撑着脸颊看他,“是啊,你要听听吗?”

他在我对面坐下,“你不是死活不让我看——行啊,虽然早你情人一步有些不太合适。”

因为我怕来不及。

我清了清嗓子,将刻在脑子里的音符连贯的哼出来,我不知道自己唱的怎么样,我略微闭着眼睛,眼前的人影不断交错穿梭,还在霍格沃茨的年轻朝气蓬勃的哈利,和朋友们并肩作战的坚定强大的哈利,战后重建时期冷漠又压抑的哈利,现在的……哈利。

全是他,全是他。

我蓦地睁开眼睛,哈利微张着嘴,愣愣的看着我,绿眼睛里有隐约闪烁的水光。

去他妈的的狗屎吧。

我微微往前探了一点,哈利也没头没脑一样往前撞了过来。

我不经思考的,轻而易举的,吻到了他的嘴唇。

他的唇瓣还带着微微的咖啡香气,我舔了舔,觉得有点甜。

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在做什么,身体僵了僵就要推开我。

我按住了他的后脑,逐渐加深着这个吻。

他顿住一秒,很快开始回应我,我感到他的手握住了我摆在桌上的手,温度源源不断的从他手上传递给我,难以言喻的燥热。

我甚至觉得我开始有了正常人的体温。

我在他的唇齿间辗转研磨,像是最后的,抵死缠绵。

 

风拂过风铃,还是当年清朗的少年意气。


评论
热度 ( 18 )

© 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