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近期萌DH keep calm and drarry on!!!!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DH]挽回爱人的正(zuo)确(si)技巧(一发完)

整理重发 全文8k+ 看的愉快!!!


“噗”Ron一口南瓜汁全喷在了手上的面包上。

“Merlin……有生之年我居然看到了Harry 把头发梳齐.......”他喃喃道
Harry 皱着眉,向Ron 看去,后者被他凌厉的视线吓得一缩。
“我说,伙计,你今天是结婚还是有什么大事?”Ron 嚼着面包,手拍了拍Harry 的肩。
Harry 的脸色无与伦比的黑,他像是用了全身的力气才没让自己躲开那只手,整个人不自然的僵着,说话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早上好,weasel....Ron。”
“我倒是好得很,倒是你,”Ron吃完了面包,拍拍手,“没事吧?今天还有一堆案子要处理呢。别愣着了哥们儿,快干活吧。”
Harry咳了一声,不自然的踱到办公桌前坐下,要处理的文件雪花一样飞到他眼前,上面晃动的流血的人像让他一阵眼花。
他暗自咬牙切齿的骂着什么,一旁的Ron 不时担忧的看他,仿佛他已经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
Draco 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下意识的想要推推眼镜,却只摸到了挺拔的鼻梁。
他缩回手,心虚的坐在办公桌前,他的时间表写着一会儿之后他将有一个会议要开。
“MrMalfoy,会议布置已经......他的助手推门进来,惊恐的咽下她没说完的话。
Draco 骂了一句,“该死..忘了给老秃头的头发上固定咒……啊,好的,我知道了。”
助手惊恐万分的点点头,倒退了两步,连基本的轻轻带上门都没做到,直接逃命似的离开了圣芒戈院长办公室。
同一时间,Harry Draco 敲敲魔杖,将要处理的文件给对方传了过去。
“我不知道你一个魔药白痴该怎么度过接下来的日子。”Harry 用一种鄙夷的语气道,“你输定了,Harry." 
Draco 毫不示弱,“你想想我身边的Herimone,你以为你能瞒过她? 你才输了,Malfoy" 
“呵,走着瞧。”两人同时冷哼,切断了联系。


这要命的魂穿还得从前几天说起。
几起大范围危险性极高的食死徒暴动之后,Harry 管的傲罗司才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尽管还有很多七零八碎的事情要等着Harry 去善后,但总体上还是能够好好的歇一歇了。
说来他和Draco 的职业很有意思,等Harry忙完了就轮到Draco 这个负责伤病治疗的倒霉鬼忙的脚不沾地了。反正他们俩就是怎么都凑不到一起去。
Harry 自认不是什么缺爱缺关注的寂真少妇,(虽说本来就不是),但是在连着两个礼拜只在早上看到Draco 的一个模糊的人影之后,Harry 实在忍不住了。
“Draco”Harry 晃着困倦无比的脑袋,强迫自己从床上爬起来,叫住了整好衣服和头发,马上就要离开的Draco。
Draco 顿了下脚步,“怎么了? ”。
Hary瞪大了眼睛,“你还问我怎么了,我们已经两个礼拜没有好好讲过话了,更别说……”
Draco挑起半边眉,“这么说,我的宝贝是想我了?”他侧过身在Hary 唇上落下一个浅浅的吻,“等我忙过这阵。”。
Hary看起来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Draco 看了下时间,暗骂了一声,“我得走了。”
他最后抱了抱Harry,走进了壁炉,整个人消失了。
Harry张了张嘴,站在壁炉边,看起来有点空落落的。
魔法界很少有几天完全的太平日子,他们总是这样,并不是不爱对方了,只是越来越少的交流让他们不再像是一对伴侣,有时候一天相处的时间还没有和助理,同事来得多。
Harry 决定出去喝一杯,无论和谁。

“Harry?你怎么在这?”“有没有兴趣尝尝我们最新的产品!”
Harry此时已经半瓶火焰威士忌下去了,眼前的影像带看重景飘看雪花,他艰难地通过声音辨别着来人,“George,Fred?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Merlin告诉我们会在这里看见你”“其实是因为我们来找新产品的灵感”
他们一唱一和的说话方式显然已经超过了Harry 能理解的范畴,他晃了晃脑袋,企图让自己清醒点,但还是于事无补。
放弃了理智和思考,Harry 又灌了一大口酒,双生子对视了一眼,“Harry 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l?”“那不如说出来让我们开心一下?”“不是,开玩笑的。”
Harry 借着酒劲,也不管倾诉对象是否合适,将他的郁闷全倒给了Wealey 家的双生子。
“哦! Harry! 那真是太不幸了!”“我想你很需要这个! 我们的热销产品! 绝对没有副作用的!”“我想它能很好地帮助你解决这个问题!”
他们笑眯眯的将一颗墨绿色的糖丸递给了Harry。
“.....这真的有用.....?”Harry 带着浓重醉意的声音问他们,完全没看见他们眼底一闪而逝的等着看戏的幸灾乐祸。
“我向Merlin 发誓!”他们异口同声道。
等他迷迷瞪瞪从家里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和Draco 互换了灵魂。
就不该信那对以恶作剧为己任的双胞胎的话,Harry 恶狠狠的想。
“Potter !”Draco 用拖长腔的腔调自己的声音喊了自己的名字,“你得对你的行为负责!”。
Harry 瞪了眼前的黑发男人一眼,他瞪了自己一眼,这真奇怪,“说到底还不是你! 但现在的情况是,我们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正常.....这得取决于他俩的心情。”
Draco 眯起眼睛,看起来正在消化着这个消息。
“我们来打个赌吧,Draco”Harry 忽然道,“赌谁先会被发现。输的人答应一个要求。”。
Draco 嗤了一声,“你多大了Potter? 你以为你还十七岁吗?”
Harry 非常自信的抱起双臂,“你会接受的,我发誓。你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这样的机会。”
Draco 厌烦的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该死的,Harry,我真的没办法拒绝。”
“那就这样说定了,”Harry 飞快地道,他举起魔杖,却很惊奇的发现他可以在两人之间建立起单独的联系,旁人无法打断和介入。
“我不会输的。”Draco 傲慢的宣称。
“而我怀疑这一点!”Harry 不无嘲讽的道
在互瞪了对方一眼后,他们各自奔赴了伴侣所在的职位。

“Harry!我要报告!!!这篇报告你已经拖了三个礼了!"Heimone 风风火火的冲进了Harry的办公室,“很快你就要有第二篇了!”
Draco 眯了眯眼睛,思考了一会儿,“well,我会写的。”
他敲敲那堆纸,“报告飞来。”。
毫无动静。
这意味着Harry一个字也没动! Draco 第无数次在心底暗骂Harry。
“你今天必须写完!”Herimone 毫不迟疑的说着,“必须。”
“well....”Draco 叹了口气,“我会写完的。”
也许他答应的太快了,Herimone 狐疑的打量了他一会儿,最终还是没多说什么,点点头,“今天晚上有个聚会,在陋居,晚上没什么特殊情况我和你们一起走。”
Draco 脸上强撑的微笑一下垮了下来,让他在一堆Weasley 之间呆一个晚上!
Merlin! 不如杀了他! Draco 屏住呼吸,绝望的想着。
“...呃Herimone,我晚上还有事,我是指.....Draco 可能会等我。”Draco 眨眨眼,努力模仿Harry 的语气,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come on,Harry! 之前是谁说他都不关注你了!”Herimone冷哼了一声,她的眼里闪着奇异的光,‘来吧Harry,让他尝尝爱人彻夜不归的滋味儿!”
Draco 险些将水非常不雅观的喷出来,他? 不关注Harry? 他怎么不知道? 
圣芒戈的工作非常繁忙,脚不沾地的团团转一个白天也未必能在准点下班,更何况近几个月黑巫师暴动忽然增加,他们的工作量更是几何倍增长着,再加上他是院长,还担负着一个应付外界和媒体的职责。
Draco 思考着他是否为了工作有一点忽略爱人一一好像确实是有一点,再仔细想好像不止一点。
可他向Merlin 发誓,他没有一刻不想着Harry,他的声音,他的身体一一oh,不能再想了。
Draco 咽了咽唾沫,忽然意识到Herimone还在等着他回答,他想Harry 那个混蛋为了气他还真可能夜不归宿,于是他张了张嘴,看起来像是一条濒死的鱼,“well,我会到的。”
Hermione看起来终于满意了,她一挥魔杖,将Draco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成功的固定咒解除了。
“看着怪吓人的,让我想到了你们家那个小心眼脾气恶劣的家伙。”
Draco恶狠狠的看着她消失的背影,发誓要不是她幻影显形动作快,他可能已经施了好几个咒语了。
Harry 按照draco 的指示,好不容易将一场他完全不懂的会议开完,又要面对圣芒戈上上下下的问题。
每天圣芒戈的医师里里外外脚步生风,各式各样的病人被送进来,又有各种各样的事务等着他处理。
他想他有点明白Draco 的风尘仆仆究竟是从何而来的了。
“Mr Malfoy,我想就Benny 的病情和你做一下商讨。”一个女医师抱着一叠资料喊住了Harry。
Harry 盯着这个女医师看了半天,才勉强记起这是Draco 带的医师,是个挺善良的姑娘,“你的安排在14 :30,我以为你跟着我学了那么久会长点记性。”他用Draco 工作时那种平平的声音。
拒绝一个看起来很焦急的女性一直不是Harry 的强项,或者说,对付女性。这种刻薄不留情面的话也就只有那个金发混蛋说得出口。
“可是.....可是Benny 病的很重,她家...家境不好,付不起医疗费用,她说她已经找了很多医师了,可是没有愿意帮助她的....女医师小跑着跟着疾走的Harry。。
Harry 抿了抿唇,虽然draco 无数次警告过他要按指示做事,但是.....这种情况他也无法坐视不管,一时间Harry 有些犹豫。
女医师见他没有反应,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安排可以改变,但人命不行!”。
Harry 顿住了脚步,作为一个傲罗司司长,生离死别他见过太多了,也明白在医院这种地方金钱才是王道,才是主宰。
付得起钱,那好,给你治,没钱,那对不起,你烂在这都不会有人来搭理你。
Harry 经常听见Draco 嘲讽的向他提起这件事,并且一再和他宣称,钱是万能的,但是Harry了解他伴侣这个口不对心的别扭程度。尽管Draco 本人就是个万恶的资产阶级,但他绝不会坐视不管,这从他带的医师可以看出。
“什么情况。”Harry 终于还是开口。
女医师连忙翻开资料,“Benny 是半年前食死徒暴动被无辜伤及,当时有个食死徒向她发射了一个夺魂咒,但是打偏了,所以现在她的灵魂是残缺不全的...”
Harry 握住病房把手的手微不可查的颤了颤,食死徒...
“修补灵魂的治疗方案至今都不成熟..”女医师依旧在他耳边说着。
病床上的女巫眼神空洞的仰躺着,看起来已经和死亡只差一口气了。
Harry 竭力维持着表面的淡漠,他握着魔杖的手在剧烈哆嗦着。
他不知道Draco 面对这些时是怎样的感受,但他可以肯定,Draco 要是看见他现在的这幅样子,一定会嗤之以鼻的来一句“圣人Potter,又把这些死伤的责任安到你自己头上了?”
可是他又要怎么说服自己,这不是他的错他的疏忽呢? 
他举起魔杖,缓缓地低声吟出冗长而繁复的咒语。

结束咒语时,汗已经打湿了他的后背。
这是他最近几年才研发的咒语,针对灵魂残缺这方面的。
他一直拿不准这个咒语是否有效,但Benny的情况由不得他再犹豫了。反正他体内的Gryffindor因子蠢蠢欲动不是一回两回了,而且他也不怕Draco的咆哮。
Harry默默望着病床上的女巫,她失焦的视线逐渐显出生动的活性,她眨了眨眼睛,但剧痛让她抑制不住的发出尖叫。
Harry上前两步,用魔杖探查了一下,如释重负的长叹了口气,对一众惊讶不已的医师们露出一个克制的微笑,“伟大的Potter先生研究的咒语,你们知道他很擅长。”
用Malfoy的语气议论自己可真有够让人不舒服的。
“Mrs Richard,Benny的病就先交给你了,”Harry吩咐道,“Mr walker请跟我来,将这个咒语记录一下,进行一些实验。”
转身的一刻,疲惫掩饰不了的侵上他的脸容,这个咒语消耗实在有点大。
果然这个位子更适合理性的(虽然他并不想承认)Draco一些。

Draco发誓自己宁可输了那个该死的赌,也不愿意在再这个地方多呆一秒。
“Harry,最近怎么样?”Molly走过来搂了搂他,“好一阵子没见你了。”
oh!!!!!Merlin!!!!!一个Weasley在拥抱一个Malfoy!!!!!!
Draco用了生平最大的勇气,维持好表面的僵硬微笑,轻轻的应“还不错,你们呢?”
“生意很差Harry,”“没有你做代言,我们的产品都滞销了。”
双生子一唱一和的挤开了他们的妈妈,“不考虑一下吗?”“年轻的Harry Potter 联手笑话商店!!”
“哈,生意很差,”Ron举着一杯酒,搭上Harry的肩,“如果你们管把楼上的地板挤塌了叫做生意差,那可确实不太妙。”
“呀小Ron!”“要不要来几颗糖?”“新鲜出炉,包你满意!”
Ron皱皱鼻子,大为戒备的躲开了,“不用了,你们自个留着吃吧。”
“那Harry呢?”“你不会和Ron一样的对吧?”
Ron翻了个白眼,“Harry你别理他们,走,去吃点心去。”
Draco挤出一个善意的微笑,如果那还能算是个笑,“不,我可不想成为试验品,再一次的。”
“你瞧那其实是个失败的试验品。”“你这不是完好无损没缺胳膊少腿也没灵魂穿越吗”
他们一唱一和试图撇清自己给Harry吃过这种恶作剧糖。
你怎么知道没有?Draco恶狠狠的想着,恨不得当场拔出魔杖给他们一个透心凉心飞扬的清泉如水。
Draco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下了心头怒气,眼光瞥见Molly气势汹汹的朝这边冲过来,于是勾起了一个HarryPotter式的蠢到骨子里的微笑,“那我就试一试吧。”
双生子狐疑地对视了一眼,正准备把一颗褐色的糖果递出去,Molly爆炸似的怒吼把他们吓得浑身一抖,“那一会儿见了Harry!”“吃不到这颗糖真是太遗憾了!”然后他们转身钻进了花园。


“这一桌菜都是Gin烧的,”Molly笑着在餐桌上说,红发的漂亮女巫吻了吻妈妈的脸颊,在Draco对面的位子上坐下了。
Ginny浅浅笑了笑,“Alex工作很忙,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她身侧的棕发男巫给了她一个温柔的亲吻,Ron迅速地扫了Draco一眼,然后在Herimone发现之前把视线挪回了餐盘。
Draco忍住朝Ron丢恶咒的冲动,他不发一语地把整个人埋进餐盘,装作忽然发现Weasley家餐盘花纹很好看的样子。
“我工作也忙得很,可我从没……嗷!!”Ron吃痛的大叫,他身边的Herimone冷哼一声。
“Harry和你在同一个部门,可没说什么。”Molly责怪的说
Ginny善意的向Draco眨眨眼,“我想你们就算有空也不会给彼此烧顿饭?更何况你们工作都很忙?”
“是的,是的”Draco感觉自己语气有些不耐,他实在厌烦了这些问题,“我们没有太多时间相处。”
“来吧Harry!!不醉不归!!”Ron举起了手里的酒杯和Harry的碰了碰,然后把自己杯子里对喝空了。
Molly和Arthur也没有阻止。
Draco看着杯子里的橙黄液体,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黄油啤酒,廉价。
不过偶尔喝一次也是不错的体验。他举起了酒杯,配合着Ron。
“来,再来!”“Harry你酒量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Draco挂着奇异的微笑,接下了所有的酒,从啤酒到烈酒,来者不拒。
“就凭这些垃圾,还想灌醉我。”Draco冷哼一声,扶了扶昏沉的脑袋,他思绪有些混乱,但这比起东倒西歪的Weasley们来说,可要好上太多了。
Herimone照例是那个收拾残局的人,她有些讶异的对上Draco尚算清醒的眼睛,“你什么时候酒量这么好了?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要不然就在这睡吧?你这样幻影显形我不放心。”
Draco的魔杖在Herimone开始说话之前就已经疯了一般传唤他,想必Harry有什么事。
他勾起一丝假笑,特地等到了Herimone说完,才施施然拂过魔杖顶端。
“fuck you Malfoy!!!我好不容易处理完你那令人作呕的工作,准时回了家,而你现在人呢?你要是敢借着我的名头出去鬼混比如去什么麻瓜酒吧——Malfoy你就永远别想踏进家门一步!!”
Harry硬生生将正常的消息吼成了吼叫信的感觉,也算是个人才。
Draco面无表情的揉了揉耳朵,他感觉自己快聋了。
“Malfoy……?Harry……你,你是谁?”Herimone警觉地退了两步,下意识的握紧了魔杖。
她听见了?Draco皱眉,这没理由,除非这魔法快失效了。
但随即,Draco意识到什么,一阵轻松漫过他的思绪,愚蠢的Gryffindor就这么暴露了自己,而他Draco才是赢的那个人。
“好了,Granger,我终于可以从这种糟糕透顶的生活里解脱了。”Draco挂上熟悉的假笑,“我是Draco Malfoy,托Weasley的福,我成了现在这样。”
“不过看来我和Harry相当了解对方,连你也没看出破绽来。”Draco抓好魔杖,“我真是惊诧于没给Harry这令人难以忍受的生活带来什么欣喜的改变,令人吃惊是不是?”
“作为我勉强承认的唯一有智商的一个Gryffindor,我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你一声,”Draco微笑,“迫不及待让他接受Weasley们的盘问了。”
“my honey Harry还在等我。”Draco颔首,幻影显形不见了。

“fuck。”Herimone自诩冷静反应能力强,但在Draco语气极快的解释下,愣是花了三秒才慢慢反应过来。
Merlin!Herimone打了个哆嗦,她忽然意识到,Draco在Weasley之间呆了一晚上还没有和他们吵起来或者更要命的打起来,而这之前她还用魔咒解除了他的固定咒,还议论了他。
而他居然没有用刻薄难听的话贬低她一通?
想到刚刚DracoMalfoy的满面春风,Herimone心里想着能让一个Malfoy露出这种表情的,也只有她的挚友,魔法界的救世主,Harry Potter了。
Herimone在心里默默給好友点了根蜡。

处理好那个时间表上的任务已是晚上七点。
哈利离开圣芒戈的时候饿得前胸贴后背,助理很好心的递了一份甜点给他。
哈利皱了皱眉,想说不爱吃甜食,但忽然意识到那个金发男人,简直嗜甜如命,从在一起到现在,德拉科每一次吃甜食都会对哈利来一句,“没有你甜。”把哈利撩的跪下任操。 (buni
哈利收下甜点,准备离开的时候助理忽然道,“马尔福先生,您和波特先生,越来越像了”
助理笑着再接一句“无意冒犯,但确实如此。”
哈利脚步一顿,他和马尔福那样自大的斯莱特林像?
但不可否认,哈利露出一丝微笑,“谢谢”,他颔首向助理道别,踏入壁炉,回了家。

哈利为自己倒了杯咖啡,等着他的爱人。
他已经很久没有思考过他和和那个金发混蛋之间的关系,事实上他们从来没有过。他和Draco能在一起,这期间经历了很多事情,哈利很少去回忆,德拉科也一样,因为这实在算不上什么愉快回忆。
Draco和他几乎是两个极端相反的个体,在哈利学生时期,要是有人和他说,他和马尔福像,他能一套魔法组合让那人妈也认不出。
而且哈利私下认为德拉科那么糟糕的脾气,全世界加上麻瓜,除了他找不出第二个能忍他这么多年的人,(实话说哈利有时候也不大忍的了,一般这时候他会选择和德拉科打一架,最后是以赫敏的,你们今年几岁了的怒斥告终。)(cc里这一幕印象太深笑到吐奶(。

“这可有点不妙……”哈利喃喃道。
爱这东西本身谁也说不准,也许什么时候就潜移默化的改变了自己,改变了爱人。
刺人的棱角会随着时间磨合,即便他们依然吵架,互骂,甚至打架,但这些都是他们爱情的——
打住打住,哈利被自己恶心的一身鸡皮疙瘩,他抬头看了看时间,腾一下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他端着咖啡沉思了近三个小时的感情问题,而现在已经11点多了,最要命的是德拉科马尔福那个混蛋顶着他的皮不知道浪到哪儿去丢他的人!
之前德拉科一直向他提议去一个麻瓜酒吧——一个gay吧,去喝一杯,但因为他们的工作问题就一直搁置了。
如果他去了那个酒吧,他抖了抖,而且哈利赌他会很乐意让所有人知道,这是哈利波特。
哈利恶狠狠的磨了磨后槽牙,他非让德拉科输了这个赌不可。
一挥魔杖,哈利将他的声音扩大了数倍,他怒气冲冲地骂完给德拉科传去。
反正别人听不见,震聋了他正好,哈利冷哼。
他居然不接!!!!Merlin!!!!哈利感觉体内那把火烧的更旺了。
“别让我捉到你”哈利暗骂。

“哈利,你没事吧?……”赫敏的声音。
哈利瞪大了眼睛,德拉科在陋居,和罗恩他们在一起?
天知道德拉科会干些什么让他无法解释的东西。
“马尔福?你,你是……”赫敏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
魔法看来要失效了,哈利想着,忽然一愣,赫敏认出德拉科了,这就意味着…德拉科输了!
一阵狂喜卷过哈利,这比他任何一次打败德拉科马尔福都令他欣喜。
“你落到我手里了,马尔福”哈利咬着牙道,勾起一抹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像极了德拉科的假笑。
两秒钟后,壁炉里的火晃动了一下,德拉科马尔福顶着自己的脸拍打着身上的灰出现在了眼前。
“你输了德拉科。”
“你输了哈利。”
两人异口同声道。
“你在说什么?”“你又开始耍赖了,是不是,反正我赢不过你?”
两人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哈利才犹豫着开口,“我想我们赌的是谁先被人发现……?”
“难道不是谁先暴露吗……?”德拉科顿了顿望向原本属于自己的灰色眼睛。
一阵沉默。

哈利发出一声短促的笑声,“真奇怪是不是?连问题理解方式都不同的两个人居然作为对方毫无破绽的活了一天,挺难以相信的。”
“不不不,你的生活我一天也不要再过了,神神叨叨的韦斯莱,处理不完的案子,”德拉科皱了皱眉,“寒酸的要命的办公室,Merlin啊,你是怎么忍受的?”
“那当然比不上你了,马尔福先生,每天上下班都有无数女人围着打转儿?即使她们知道你结婚了,并且对象是我,”哈利不无嘲讽,“令人艳羡”
“如果你把他们无脑的吹捧和令人厌烦的明示暗示当做爱的表现,那确实很令人羡慕。”德拉科勾起一丝不带笑意地笑。
两人对视了一阵,忽然都大笑出声,还得带上夸张的肢体表现。
“well,well,既然这么糟糕的生活,我们都忍下来了,那对你,我还有什么忍不了的。”哈利揉了揉眼睛,(德拉科对这个行为以皱眉表示不满,因为自己的脸上露出了一种不优雅的狼狈姿态。)自言自语
“是的,就算你极其——不整洁的个人习惯我也都忍了这么久不是吗,”德拉科扬起下巴一种夺目的斯莱特林式倨傲爬上了哈利的脸颊,“而现在——”德拉科猛地压低了声音,“我迫不及待的想要使用你的身体了。”
“干你自己的吗?come on Draco!你太重口了!”Harry抬起头,迎上德拉科的吻,“但我得承认我很期待。”

刚刚就在他们唇相触的那一刻,德拉科忽然感到一直有些不适应的异物感消失了。
哈利正在吻他,尽管他眨了眨眼睛,翠色的瞳孔写着迷茫。
“毫无疑问的,我们正常了。”德拉科低下头,在哈利耳边轻语。

他们是如此契合,如此默契。
“我爱你,德拉科。”哈利发出一声满足的轻叹,小小声道,看起来下一秒就要睡过去了。
德拉科平复了一下呼吸,施了个清洁咒,俯身吻了吻哈利的唇角,“我也是。”
他们从不曾失去对方,又何谈挽回。
——fin——

本意是写个一两千字的小短篇,结果越写越顺手,刹不住车……orz

DH超好!!!!爱着DH的你们,看到这儿还不嫌弃我的你们,都超好!!!!

比个心!!下面就会专心更影子啦!!!

妈的辣鸡lof不让我发 最后删了两三段 不过不影响阅读!!!
 

评论 ( 2 )
热度 ( 70 )

© 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