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近期萌DH keep calm and drarry on!!!!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DH]挽回爱人的正(zuo)确(si)技巧 02

前文走主页
ooc属于我
魂穿梗

“Harry!我要报告!!!这篇报告你已经拖了三个礼了!"Heimone 风风火火的冲进了Harry的办公室,“很快你就要有第二篇了!”
Draco 眯了眯眼睛,思考了一会儿,“well,我会写的。”
他敲敲那堆纸,“报告飞来。”。
毫无动静。
这意味着Harry一个字也没动! Draco 第无数次在心底暗骂Harry。
“你今天必须写完!”Herimone 毫不迟疑的说着,“必须。”
“well....”Draco 叹了口气,“我会写完的。”
也许他答应的太快了,Herimone 狐疑的打量了他一会儿,最终还是没多说什么,点点头,“今天晚上有个聚会,在陋居,晚上没什么特殊情况我和你们一起走。”
Draco 脸上强撑的微笑一下垮了下来,让他在一堆Weasley 之间呆一个晚上!
Merlin! 不如杀了他! Draco 屏住呼吸,绝望的想着。
“...呃Herimone,我晚上还有事,我是指.....Draco 可能会等我。”Draco 眨眨眼,努力模仿Harry 的语气,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come on,Harry! 之前是谁说他都不关注你了!”Herimone冷哼了一声,她的眼里闪着奇异的光,‘来吧Harry,让他尝尝爱人彻夜不归的滋味儿!”
Draco 险些将水非常不雅观的喷出来,他? 不关注Harry? 他怎么不知道?
圣芒戈的工作非常繁忙,脚不沾地的团团转一个白天也未必能在准点下班,更何况近几个月黑巫师暴动忽然增加,他们的工作量更是几何倍增长着,再加上他是院长,还担负着一个应付外界和媒体的职责。
Draco 思考着他是否为了工作有一点忽略爱人一一好像确实是有一点,再仔细想好像不止一点。
可他向Merlin 发誓,他没有一刻不想着Harry,他的声音,他的身体一一oh,不能再想了。
Draco 咽了咽唾沫,忽然意识到Herimone还在等着他回答,他想Harry 那个混蛋为了气他还真可能夜不归宿,于是他张了张嘴,看起来像是一条濒死的鱼,“well,我会到的。”
Hermione看起来终于满意了,她一挥魔杖,将Draco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成功的固定咒解除了。
“看着怪吓人的,让我想到了你们家那个小心眼脾气恶劣的家伙。”
Draco恶狠狠的看着她消失的背影,发誓要不是她幻影显形动作快,他可能已经施了好几个咒语了。
Harry 按照draco 的指示,好不容易将一场他完全不懂的会议开完,又要面对圣芒戈上上下下的问题。
每天圣芒戈的医师里里外外脚步生风,各式各样的病人被送进来,又有各种各样的事务等着他处理。
他想他有点明白Draco 的风尘仆仆究竟是从何而来的了。
“Mr Malfoy,我想就Benny 的病情和你做一下商讨。”一个女医师抱着一叠资料喊住了Harry。
Harry 盯着这个女医师看了半天,才勉强记起这是Draco 带的医师,是个挺善良的姑娘,“你的安排在14 :30,我以为你跟着我学了那么久会长点记性。”他用Draco 工作时那种平平的声音。
拒绝一个看起来很焦急的女性一直不是Harry 的强项,或者说,对付女性。这种刻薄不留情面的话也就只有那个金发混蛋说得出口。
“可是.....可是Benny 病的很重,她家...家境不好,付不起医疗费用,她说她已经找了很多医师了,可是没有愿意帮助她的....女医师小跑着跟着疾走的Harry。。
Harry 抿了抿唇,虽然draco 无数次警告过他要按指示做事,但是.....这种情况他也无法坐视不管,一时间Harry 有些犹豫。
女医师见他没有反应,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安排可以改变,但人命不行!”。
Harry 顿住了脚步,作为一个傲罗司司长,生离死别他见过太多了,也明白在医院这种地方金钱才是王道,才是主宰。
付得起钱,那好,给你治,没钱,那对不起,你烂在这都不会有人来搭理你。
Harry 经常听见Draco 嘲讽的向他提起这件事,并且一再和他宣称,钱是万能的,但是Harry了解他伴侣这个口不对心的别扭程度。尽管Draco 本人就是个万恶的资产阶级,但他绝不会坐视不管,这从他带的医师可以看出。
“什么情况。”Harry 终于还是开口。
女医师连忙翻开资料,“Benny 是半年前食死徒暴动被无辜伤及,当时有个食死徒向她发射了一个夺魂咒,但是打偏了,所以现在她的灵魂是残缺不全的...”
Harry 握住病房把手的手微不可查的颤了颤,食死徒...
“修补灵魂的治疗方案至今都不成熟..”女医师依旧在他耳边说着。
病床上的女巫眼神空洞的仰躺着,看起来已经和死亡只差一口气了。
Harry 竭力维持着表面的淡漠,他握着魔杖的手在剧烈哆嗦着。
他不知道Draco 面对这些时是怎样的感受,但他可以肯定,Draco 要是看见他现在的这幅样子,一定会嗤之以鼻的来一句“圣人Potter,又把这些死伤的责任安到你自己头上了?”
可是他又要怎么说服自己,这不是他的错他的疏忽呢?
他举起魔杖,缓缓地低声吟出冗长而繁复的咒语。


评论
热度 ( 25 )

© 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