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近期萌DH keep calm and drarry on!!!!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叶蓝]无可代替(一发完)

421fo点文 旧情复燃梗。 为了这个标题我已经秃了。真的不会取这么正经的题目(。 


“来,您的钥匙,请保管好哦。”青年头也不抬的递出一把钥匙,“男士左拐,女士右拐。” 

“叶修,我先进去了!你等我哦。”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向叶修眨眨眼,然后右拐进入了更衣室。 

青年猛地抬起头,恰巧撞上那个女孩子看向他的狡黠的眼神。 

苏沐橙,和他同校同届的一个姑娘,性格超好,长得那叫一个没话说。 不过她……应该是已经名花有主了。

 青年扫了扫站在服务台门前的人影,心里有点微妙的不平。 

“哟,小蓝!这么巧!”叶修似乎是注意到坐在服务台里面青年的目光,笑着打了个招呼,抖了根烟出来,叼着,没点。 

“是啊,我们有蛮久没见了。”许博远笑着点点头,一边忙着给来往的人递钥匙,“等女朋友啊?” 

叶修似乎是很无奈的笑了笑,“沐橙?” 

“前两天她和云秀一起来的,回来之后就吵着要我陪她来,拿她没办法。”叶修叼着烟,显然很想点上抽几口。 

这算不算回避问题? 许博远默默想着,但却也没表现出来,

“最近怎么样?” 叶修往旁边让了让,让人从通道走过去。

 他犹豫了会儿,终于还是说“沐橙那丫头出来还要好一会,你要结束了吗?一起聊聊呗。” 

许博远手上的动作停了停,后面立刻有人不耐烦的喊“能不能快一点啊!” 

许博远好脾气的对他们露出一个抱歉的笑,然后对叶修说“恩,快结束了,你等我会儿吧。” 

“好。”

叶修在一边找了个座位坐下了,靠着椅背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着青年忙忙碌碌的身影。
叶修在一旁坐着休息,强忍着抽烟的冲动,看青年动作熟练的忙碌背影,第一次滋生了名为怀念的情绪。
分手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在双方都是男性的情况下。
少了一哭、二闹、三上吊四还钱的把戏,分手不过一句平淡的“我想分开了。”“好”这样简单的应答。
他本身并不是个念旧的人,分开就分开了,不多花无用的心思去怀念,号码存着,好友加着,动态也随时开放访问。
但不再联系了。
偶尔在各自的同学聚会上碰到,也只是简单的点头,招呼一下而已。
叶修在两年后,心底忽然浮出了怀念,也许是好久没看见青年温和又带着恰好耐心的笑容了。
 


大学的学生会向来是个争名夺利的组织。
这就是叶修在面试应职学生时一眼看到蓝河的原因。
在一堆五月八门的简历,舌灿莲花的自我介绍,精挑细选的发型服饰中,蓝河穿着一件款式简单的黑T一条有些泛白的旧牛仔裤,一双普普通通的NIKE运动鞋,他略低着头,挑染成深棕色的发丝柔顺地贴着前额,偶尔有人来搭话,他也谦和的一一应了。
周围的人自来熟的聊着热火朝天,好像恨不得当场拜把手。
叶修清楚,这是在为以后的人脉做铺垫,毕竟放在何时,熟人总是好办事的。
他不屑于这些人情世故,但不是不会,只是不屑。
“可以开始了”苏沐橙拉开门,笑着向吵闹的学生们道。
叶修不知道蓝河应职的是哪个部门,所以他漫不经心地翻着一个接一个学生的资料,问大同小异的问题,听大同小异的回答,不时抬头瞟着蓝河的动作。
当蓝河冲着他走来,并向他露出一个笑容的时候,叶修心跳快了那么一下。
这是蓝河第一次向他微笑,如此简单干净。


“叶修?我好了,走吧?”蓝河在叶修眼前挥挥手。
叶修站起身,大脑有些供血不足,他晃了晃。
一旁的青年眼疾手快地扶了他一把,十分自然接近脱口而出一般嗔怪,“小心点。”
语音一落,蓝河就后悔似地抿了抿唇,局促地笑了下。
有些习惯,琐碎的日常,并不是时间与距离能磨灭的。
也许不再喜欢了,只是......很难改变而已。
蓝河说服着自己,随意地问,“去哪儿?”
叶修懒懒地应,“随便吧。”

蓝河怎么可能忘记这一段话。
在他奇迹般地当上会长助理之后,(当时他也不知道叶修的心思),他们之间最常见的对话,“叶神,怎么办?”叶修闻言,挑挑肩,“你看着办。”
混熟以后,“叶修这个烦死了,你自己不会看?”
叶修呵呵一笑,“培养你能力啊。”
他们在一起之后,“老叶,拿着,滚。”
叶修无赖似地蹭在蓝河身上,“不滚,小蓝帮我看。”
无论哪一个阶段,都是蓝河忍气吞声帮叶修处理他的事务。
有时蓝河也好奇,叶修就不怕他篡权夺位,自己坐上会长的位了?
叶修对此的回答很简单,“你有那心就好了。”
蓝河只能无奈地笑笑,他确实没有那样的心思。
他喜欢现状,也不想打破。
后来和苏沐橙闲聊到这些事儿,她狡黠地笑了笑,“他当初选你可不仅仅贪图你的美貌,他也有自己的心思啊。”
“他让你的做到,都是清楚你知道怎么做,才让你去做。”她垂下眼睛,“真正棘手或者带有恶意的,他自己会搞定。”
苏沐橙笑盈盈地看他,“他很了解你。”
了解他......什么?不愿意接触那些勾心斗角一般的竞争?不想用歪门邪道来保住他的职位?
蓝河想,叶修未必不明白这样了解对他毕业后的发展不是一件好事,但他却尽可能地,想要留住他初见时那样平静纯粹的笑
“又不理我啦?小蓝?” 叶修无奈的拍了拍身边青年的肩。
蓝河回神,抱歉地耸肩“我想你也欣赏不来咖啡厅的格调,前面有个公园,边走边聊吧!”
“你不是已经混的蛮好了么?怎么还忍不了上流人士的调调?”蓝河随口调侃。
叶修故作恶心的摸摸手臂,“我实在没法理解,对我来说,够吃能住就可以了。”
大学那两年多亏蓝河帮他打理,才没让他穿着大裤衩,工字背心示人,或者连手机也不要活的像个与世隔绝的高人。
“那你这可得累死了,社交场合穿正装,举酒杯,笑一整天”蓝河掰着指头算,“你可别过劳死了”
叶修笑嘻嘻“怎么会呢,撑不住还有我弟吗?”
蓝河“……叶修你老实说,你又怎样压榨你弟了?”
末了,他还补充一句,“就和我似的”
叶修不经思考,脱口而出,“哪能啊!我哪能啊?我哪能欺负蓝桥大大?”
蓝河沉默了两秒 ,以一种无奈的口吻道,“你这人……怎么还这样呢。”
叶修笑了笑,忍住了他的回答。
因为习惯,真的如同烙在了他的身体里,只是不曾想起,但从未遗忘。
叶修承认自己是个很抗压的人,内在外在因素种种,归根结底还是小蓝骂他的话一针见血,他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只要目的达成,过程如何,他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只要目的达成,过程如何,他没功夫细想说过的垃圾话数不胜数,但他能记着的,只有蓝河。
他的存在,一直,到永远都是无法替代的。
“这里风景还蛮不错的,如果忽略天气因素的话。”蓝河插着裤袋,有汗珠从脸颊滚落,他悠闲地在叶修身边走着,颇为惬意地看叶修惨白一张脸。
“小蓝,你也不是不知道哥的体质,是吧!”叶修意有所指地暗示。
蓝河笑“这里不远有个便利店,冷气供应”他看着叶修放松下的神色,忽然道“沐橙姐应该出来了吧!。你不在没问题吗?”
叶修耸肩,“小丫头主意多呢,”还是依言看了下手机
苏沐橙的消息安然躺在未读列表里
“老哥好样的!前两天我和云秀出来游泳遇到你家蓝桥了!动作挺快!加油!我和云秀去买东西了,你玩儿你的。”
叶修内心啧啧了两声,他说那死丫头怎么忽然要拉着他出门了。敢情心怀不轨。
他有些无奈地笑起来,把手机放回口袋。
蓝河在一旁看着叶修的笑,眨了眨眼睛。
果然......还是在一起了?毕竟是当年公认的校园“情侣”。
“沐橙姐的消息?”蓝河懊悔着不该说出口。
叶修却不在意地点头,“嗯,是的。”
蓝河等叶修的下文等了两秒,只等到了叶修推门进便利店的一声,“啊,真爽。”
“吃冰淇淋不?”叶修指着招牌,笑呵呵地问他。
蓝河,“......吃,怎么不吃。”
几分钟后,两人在便利店的一小桌边坐下,默默啃着冰淇淋,没怎么说话。
“沐橙怎么说?”蓝河问道。
叶修想了一会儿,道,“她和云秀一起出去了。”
“她......”蓝河似乎很想用一种调侃的语气问,但他掩盖不了声线中的紧张。
叶修明白了蓝河心中所想,勾起一点笑,按话,“追她的人海了去了,哪能轮到我。”
看到蓝河眼里划过一道失望......还有一种叶修不敢定名为难过的情绪。
他是想解释的,但似乎越描越黑了。
可他却不知如何继续解释。说他不喜欢沐橙,只把她当妹妹看?或者他有喜欢的人?


大四是叶修最累的时候,他的公司创立之初,要他管理的事有很多,每天忙得东倒西歪,学生会也退了,接任的是黄少天。蓝河就帮着他继续做事。
蓝河自己也比较忙,但他依然抽出时间去看叶修。
“累吗?”蓝河静静地站在叶修办公室门口,后者正满脸疲惫地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揉着太阳穴。
叶修睁开眼,眼中布满血丝,本就虚浮的脸色更是苍白得厉害。
“小蓝来了?”他站起来,一下没用上力又摔回了办公椅。
“小心点。”蓝河帮他收拾着文件堆得山高的桌子,轻车熟路地分好类,摞好,零碎的东西放进收纳盒,贴好标签。
叶修从身后无声无息地抱住蓝河,脸埋在青年的衣服里。
是轻薄的汗味儿还有青年身上特有的一股说不上好闻却又令人心安的味道。
他是他的。叶修想到这点,就忽然精神了不少。
但出于惯性,叶修还是耍赖般地用脸颊地蹭蹭青平的后腰。
蓝河有些痒,佯怒地回身想打叶修,却被臭不要脸的拽了下胳膊,他就顺势坐到叶修身边。
叶修吻了他。
那是他们最后一次亲吻,所以蓝河记得很清楚。
只是唇与唇的相融,不带丝毫情欲。
有阳光落在他轻颤的睫毛上,温暖不小心就顺着他的眼睫倾斜下来,给他一种错觉,他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


“你有后悔过吗?”蓝河脱口而出。
叶修愣了下,没有对这个不着边际的问题感到疑惑。
“没有”叶修道,“从没有。”
他从来不后悔遇到他,或者是选择和他分开。
和蓝河在一起,做的每一件事,他都没有后悔过。
“是不是从没想过我?”蓝河一脸“我就知道”“真伤心”
“小蓝不伤心,不伤心。”叶修笑嘻嘻“来,哥给你抱抱。”
他说着站起了身,向蓝河张开双臂。
蓝河嘟嘻着,“旁边还有人呢........”但还是搂住了叶修。
不再是大学时期有些虚胖的体型,蓝河抱着叶修的腰几乎可以说是瘦削了,戳不到软软的小肚子,只有硌手的骨骼。
叶修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他身上,蓝河却不觉得吃力。
“你瘦了好多”蓝河说,最终还是收回了手。放开了叶修。
作为朋友,这个拥抱已经足够了。
叶修耸耸肩,“我只是没有再胖回去。”
他和叶修的关系一直都是保密的,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像苏沐橙,楚云秀,黄少天。
“叶修大神与其小助理的缠绵情事大爆料!”
这个在校园论坛上的帖子以疯狂的速度传播。
配图是他们在办公室亲吻,拥抱的照片。
留言是最伤人的,当以最纯粹的”热闹”“事不关已”的心态添油加醋,这对当事人的伤害无法估量。
在他们那个时候,同性虽然被接受,但更多的还是厌恶与质疑。


蓝河还在校读书,每天承受着无数来自外界的异样眼光,和校园帐号中汹涌而至的唾骂。


他当时怎么选上这个职位,有许多人不服,但在后来他逐渐显露的管理手段中显出些端倪,也就渐渐没人提起这茬。


一夜之间那些恶意揣测又重新出现,蓝河那段时间压力无比巨大,必须整天端出令人厌烦的外交面孔,将那些恶意言辞一句一句挡回去。


叶修在校外也被骂的体无完肤,这么四年,他得罪的人不少,想踩他两脚的,更是数不胜数。


他彻查出发帖人及照片持有者,学校依规定处罚了二人。


然而流言不是简单的处分就可以制止的
即使许多人并不反感同性,但出于私心或是看热闹的心态,都必须往炉里加把火。


蓝河觉得很累,也很无奈,他退出了学生会,也不再去找叶修,两个只是通过少得可怜的信息交流


到了六月,叶修毕业后去了他的公司,两个仿佛默契般地不多联系,直到毕业典礼那天,蓝河最后抱了抱叶修,提出了分手。


谁也没有疑议,联系一断就是两年,蓝河偶尔从以前的朋友口中打听到只言片语,“他混得可好了”“好像和校花在一起了吧!”


而叶修,只知道蓝河投入了学习,也陆续交了几个不在意他过去的女朋友,但都无疾而终。



阻隔的记忆,至今终于明晰了起来。


“那时候,谁肩上的担子不重呢!”蓝河笑着说:“你还是胖一点抱着有肉感。”


叶修耸耸肩,看向窗外:“忙起来通宵三四天都可能,哪顾得上吃饭。”


蓝河示威性地夺过了在他指尖旋转的烟:“烟少抽点吧!我不管就没人管了!沐橙不说你?”


“我和沐橙没在一起。”

叶修突然道,“事实上……”他停下,望着蓝河。


蓝河被盯得有些心跳加速,他咽了咽口水:“这时候电视剧都说,你要结婚了!”


叶修笑了下,低头“任何人……
都代替不了你。”


你永远是无可代替的,无论在心里,还是生活上,无论分开多久,相隔多远。


蓝河忽然笑起来,“烟盒,打火机给我,现在立刻马上滚去吃饭。”
他顿了顿,“然后我去帮你收拾一下办公室,有什么要做的就说,我反正闲。”


叶修愣了一下,也笑了,勾着蓝河不撒手,“哎,好嘞,小蓝你真好!”


写完啦!!!整篇写下来挺顺畅的!!就是有点狗血……orz
决定退全职文圈了……希望这个故事能让大家满意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4 )
热度 ( 40 )

© 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