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扩列!!!]qq 1724147355
期待每一个小天使的扩列啊QAQ!!!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常驻文圈/手写圈/古风圈 极少出cos
本命小曲儿。
盗笔/全职/凶宅/黑篮/魔道/勇漫/冰上的尤里/凹凸/HP
最近萌DH 德哈甜过初恋!!!!!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DH]影子 05

前文走主页
战后设定 ooc属于我 有私设
好久不见呀qwq



“愚蠢的——”Draco嗤笑了一声。
“Gryffindor……”Potter懒洋洋的接道,“我想你可以换个词。我可是听你这句话听了快七年。”
“那很不幸,你可能还得忍受——”Draco不怀好意的道“我想想,可能得忍受到我死为止,而你还孤零零的飘荡在这个世界。”
Potter沉默了一会儿,“可能吧。”他没有嘲讽回来,只是带着点迷茫的接下了他的话。
“一个Harry Potter的灵魂,”Draco眼底似乎划过了一道后悔,他抿了抿唇,“在Hogwarts飘荡,真是……很刺激啊。”

战争其实没有改变他很多,至少Draco是这么认为的。
只是懂得怎么选择自己想要的,学会了将所有的情绪都藏在高傲面具下的本领。
战争后期他和Potter的关系就变得有些微妙了,不能很快意的恨,又不能拉下脸来讲和,一直不温不火的相处着。
Draco也不记得到底是什么时候,自己的眼光会情不自禁的跟随着Potter,只要是他出现的场合。
Potter能做到的,他也会不服输想要做的比他更好。魁地奇是,课堂上是,战争时也是。
但他总是比不上那个黑发巫师——让他恨得牙痒痒的Gryffindor!

Potter这个人的存在简直是噩梦,简直是灾难。
有时Draco会恶意的想着,他为什么不早点消失掉——直至这一刻真的来临。
直至葬礼结束,直至魔法部走上正轨,他的生活也恢复正常,他才后知后觉的像个Potter一样反应过来——
他早已沦陷在名为Harry Potter的诅咒里,无法解脱。
无数次他对着Malfoy家族的公事文书筋疲力尽的睡过去,梦里全是叫嚣着要奔出脑外的绿光。
有邓布利多的,有伏地魔的,有Harry的,还有许许多多他见证了死亡却无能为力的傲罗和DA成员。
可最终定格的,永远是那双空洞的,绿眼睛。
第二天早晨再披上Malfoy的外衣,光鲜亮丽的走进公众视野——即使是恶意的。

“死要面子活受罪啊Malfoy”Potter用Malfoy才有的语调对着他说。
Draco狠狠地翻了个白眼,“你什么时候才能消失呢Potter?”
“消失?”HarryPotter眨了眨他的眼睛,“不不不,这儿还有个精神萎靡的可怜虫要我拯——”
“闭嘴。”Draco抽出魔杖,威胁似的挥了挥。

Blaise最近觉得不太妙。
问题出在Draco身上。Blaise深知这个Malfoy的脾性——绝不是一个阴郁的人。
前段时间Draco的消沉阴郁,Blaise是一眼不落的看着,其实他非常清楚原因所在。
他的压力大过战后所有人,谁都不可否认。
但Blaise清楚得很,Potter的死给了他难以承受的打击,即使他对此只字不提,还颇加嘲讽。
但他最近忽然又……混蛋了起来。
那种熟悉的Draco专属的调子不再是浮于表面的,而是真正的——和Draco契合了起来。
“早上好,Blaise。”Draco懒洋洋的说道,“今天的牛肉三明治看起来用Potter的臭袜子泡过,令人作呕。”
Blaise咀嚼了一半的三明治,忽然失去了所有食欲。
Draco带着说不清意味的微笑,从头至尾都写着金光闪闪的“春风得意”,从他走路的姿势,到他说话的腔调。
这简直是……灾难。
Blaise丢下半个三明治,愤愤不平的拿起松饼——腻的他连喝了两杯南瓜汁。
Draco慢条斯理的给他的牛奶加上糖,优雅的小口吃着早餐。
Blaise哀怨的看着他吃完了松饼喝完了奶,施施然站起身,“一会儿课上见,Blaise。”
淡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这没可能,除非Potter死而复生。”Blaise小声嘀咕着。

二刷完HP 心疼死小龙 又有点担忧他的发际线(闭嘴

评论
热度 ( 11 )

© 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