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扩列!!!]qq 1724147355
期待每一个小天使的扩列啊QAQ!!!
幸会,这里沈言朝/西池菌
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故事说给你听。
我也愿意和你互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故名沈言朝。
常驻文圈/手写圈/古风圈 极少出cos
本命小曲儿。
盗笔/全职/凶宅/黑篮/魔道/勇漫/冰上的尤里/凹凸/HP
最近萌DH 德哈甜过初恋!!!!!

一个和和气气讲故事的人。

也是一个疯癫吃土少女。

[喻黄/2017黄少天生贺]我把你当老师(学生)你居然想上我?02

嘿嘿嘿打算421fo的时候开个点文

小天使们快来关注我啊(ntm


前文走主页。私设炸裂,避雷注意。

想了想还是把背景设定去掉了 但是看起来都不带感了心痛

为了避免bug(暴哭

前两天沉迷凹凸一个字也不想动(咸鱼


喻文州愣了愣,嘴角的笑容淡下去,“是吗?然后最好回家坐一会儿?”他转身走入雨中,“不必了,钱也不用还了,自己身体自己爱惜点。”

少年一脸懵逼的站在喻文州身后,看着他发送车子离开,半晌都没回过神。

“卧槽,有病吧。”他低声骂了句。

手机叮的响了一声,他打开看,“黄少,出来喝酒啊?老地方等你。”

“自己的身体自己爱惜点。”刚刚那个陌生男人的声音着了魔似的不断在黄少天耳边重复。

他一个字一个字打,“不去。”

黄少天关掉信息,看着门口连绵不断的雨,心里没由来的一阵烦躁。

他转过身,插着裤兜又走进了雨里,晃晃悠悠的,漫无目的的走着。

 

 

没过几天就是新生报到的时候,黄少天一个人拎着行李箱,站在校门口,周围来往的家长学生均是行色匆匆,毕竟刚刚入学,需要去处理的事还有很多。

他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一连串的注意事项和时间安排,皱了皱眉,径直往宿舍楼走去。

宿舍里没什么人,黄少天已经完美的错过了安排的时间。

他把行李扔到床上,打量了下环境,周围床铺铺的齐整,黄少天自言自语“这年头还有人在宿舍里住呢,怪了。”

黄少天看时间,离学生大会还有好一会儿,就干脆在一旁铺好的床上躺下了。

躺着躺着黄少天就睡着了,也许是学校的床板硌得他有点不舒服,他睡得并不安稳。

梦里杂七杂八的人和事轮番上阵,小时候父母的争吵,一个人离家的无助,三教九流的朋友,最后一个出现的,是他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陌生男人。

他梦到……那个男人撑着伞在雨中等他,最后他们两个一起并肩离开。

“你的东西我给你拿回来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整个学校第一天就缺席的就你了。”

黄少天揉揉眼睛,撑着身子坐起来,还没来得及吐槽自己刚刚做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梦,张新杰就甩过来一叠资料,“这里生活没那么紧张,但也不能这么放纵。”

他的同学,张新杰,一个生活风格自律到变态的人。

见张新杰有把这次注意事项再复述一遍的趋势,黄少天赶忙道“懂了懂了,知道了。”

“有什么事可以找我,也可以找辅导员,这是他的手机号,你可以联系他。”张新杰一丝不苟的把号码报给他,“我们辅导员叫喻文州。”

黄少天记下号码,唔了一声,并没往心里去。

他怎么会有主动找老师的一天?那真是见了鬼了。

张新杰没再说话,坐在桌边,翻起了刚发的教材。

闷死了,这种宿舍怎么睡啊。黄少天一翻身坐起来,“我出去走走。”

张新杰点了点头,“门禁十点,看着点时间,我九点就睡了。”

黄少天插着裤兜,晃晃悠悠的把一层宿舍走了一遍,里面群魔乱舞,他有点不忍直视的扫了一眼,低头迅速往宿舍门口走去。

“恩,对,我来看看他们,您辛苦了。”喻文州笑着向宿管打了个招呼,签了名就往宿舍楼里走,一抬头连人也没看见,就结结实实和对面的人撞了正着。

“我去。”他退开两步,“干嘛啊。”

喻文州愣了愣,“是你?”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啊了一声,看了他一眼,不知怎么的想到了他之前做的梦,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落在了他之前签的名字上,一句不受控制的卧槽脱口而出。

“喻文州!?”

这男人是喻文州?!黄少天怀疑自己之前记辅导员的名字的时候听错了,拿出手机一看,喻文州三个字散发着一圈圣母的迷之光环。

“你……你你是喻文州?”黄少天惊恐

喻文州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个没几天前还一脸中二和不耐的少年,点了点头“是啊,怎么了?我又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人。”

黄少天咳了一声,决定卖点乖,以后方便搞事情“没有,看不出来你已经工作了。”

喻文州表情有点复杂,想笑又忍住,这年龄段的小孩儿他怎么会不知道在想什么。

“去哪?”喻文州挑了挑眉,脸上写着明晃晃的你少来。

黄少天闷声思索了一会儿,也不甘示弱的挑眉,“出去玩,怎么?一起?”

喻文州内心哟了一声,还和老师卖起骚来了,表面不动声色的不按套路出牌,“嗯……等我一会儿啊,我上去一趟就好。”

黄少天“……”
这时候是不是要求他的心里阴影面积?


评论
热度 ( 52 )

© 沈言与君朝——每天都在求扩列QAQ | Powered by LOFTER